【作者:不详】<br /><br />(字数:8397)<br /><br />  第一章迷奸<br /><br />  我,今年22岁,独身的生活让我非常快乐,收入高是我玩乐的基础,但性<br />的快感却只能通过召「鸡」来发泄,更无从谈起什麽是刺激。<br /><br />  夏日的一天,为了赶作一份文件,我一直加班到了晚上,正准备收拾东西回<br />家,突然,一个打扫卫生阿姨的背影吸引了我。她弯着腰,正在用吸尘器打扫对<br />面办公桌下的地面,巨大浑圆的臀部用力的翘起,显示出成熟女性迷人的下身,<br />微微分开的双腿让我想起A片中女主角站立着被奸淫的姿势,顿时我的鸡巴坚硬<br />了起来,真想冲上去将她强奸,但办公区的监视器让我克制了欲动的心情。<br /><br />  当这个女人回过身的时候,我仍呆呆得看着她,从清秀的面庞和略带皱纹的<br />眼角估计,也就是三十多岁,宽松的工作衣掩饰不住巨大乳房的隆起,肥大的胯<br />部说明曾经生过孩子。正当我上下打量她的时候,她也感到了我的异样目光。<br /><br />  「打扰您了麽,先生?」她红着脸轻声地问道。<br /><br />  「不,不,没什麽,你忙你的,不碍事,我看你干得很认真,我想起我家也<br />需要一个打扫家务的人」我慌乱中冒然地说了这麽一句。<br /><br />  「那,如果您需要,我白天可以去您那儿干小时工」她听说有工作可以做显<br />得有些高兴,「价钱多些少些都没关系。」<br /><br />  「那就这麽说定了,你一会一起跟我回去认认路,就在这附近」我一边继续<br />用淫荡的目光扫视着他的身体,一边思索着如何能让这块肥肉成为我的玩物。我<br />又坚持了一会儿,等到她打扫完办公室。<br /><br />  在一起回去的路上我了解了一下他的情况。她姓刘,大家都叫她刘妈妈或者<br />刘阿姨,今年37岁,丈夫2年前死于工地事故,她被迫卖了乡下的一点家当,<br />带着两个孩子到城市里打工。孩子都在上学,男孩12岁,女孩11岁,学费都<br />要她来挣,所以她尽量多揽一些活计。<br /><br />  听了她的经历,我不觉产生了一丝同情,自然付的薪水也多了一些。看着她<br />感激地目光,我几乎要放弃我的计划,但看着她转身时胸部的起伏和离去时肥臀<br />的扭动,邪念终于战胜了同情,我无论用任何办法都要上了她。于是我们商定,<br />她每天上午都固定到我的家做三小时的家务,为我实施计划带来的机会。<br /><br />  在一个周六的上午,刘妈妈又到我家来干活,趁她打扫卫生间的时候,我在<br />她自带的水杯中撒入了从黑市上购买的高浓度迷药。在家务完成后,她喝下了我<br />为她「调制」的茶水,我一边和她说话,一边看着她慢慢的瞌睡,直到完全趴在<br />了桌子上,对我的推搡毫无知觉。<br /><br />  将这块美肉抱到了卧室的床上,我用最快的速度褪去了她身上不多的工装,<br />上身没有穿奶罩,也许是没钱买或许是带不惯,两个雪白的大奶子凸显在我眼前<br />,小腹有一些中年妇女常有的赘肉,两条结实的双腿间一丛黑色浓密的阴毛卷曲<br />而交错着。<br /><br />  我慢慢地将她的两腿缓缓分开,中年女人最隐秘的部位完整的呈现在我的面<br />前,中间两条黑褐色的小阴唇紧紧地贴在一起,向上汇聚在阴蒂包皮的里面,下<br />面的会阴有些伤痕,可能是生小孩时留下的印记,大阴唇的周围长满了代表女人<br />性欲旺盛的浓密散乱的阴毛,我想她一定是用传统的观念压制了自己带有本能的<br />性欲,无法发泄。拨开中间褐色的肉瓣,缝隙中露出了浅红色的肉体,上方是铅<br />笔粗细的尿道,下面的蜜穴在我不断扯拉阴唇的同时缓缓的露出了幽深的通道。<br /><br />  看着眼前昏睡的刘妈妈,表情是那麽的慈祥可亲,但全身赤裸的肉体和露出<br />的骚穴又显得那麽的淫荡。我脱光衣服,慢慢的俯身在刘妈妈的裸体之上,来回<br />的摩擦和抚摸着身下熟女的肉体,体会着清香肌肤带给我的性的刺激。在这样美<br />妙的情境之中,我将她的两腿提起扛在肩上,将已经坚硬无比的阳具缓缓的推入<br />女人身下的骚穴当中,不停的抽插起来。随着抽插节奏的不断加剧,刘妈妈的全<br />身上下的不停抖动,两个奶子也更加剧烈的晃动,我伸手抓住两个奶头,慢慢的<br />提起,连接的圆肉部分也随着在空中不定的摇摆,一个良家妇女终于让我迷奸,<br />半生的贞操被我夺走,肉体遭到淩辱,但她自己却浑然不觉。<br /><br />  我将她翻过身去并提起臀部,一个撅着屁眼的淫荡姿势再次刺激了我的精神<br />,白嫩肥硕的屁股中央,巨大的穴眼半张半和,仿佛召唤着我的大鸡巴赶紧进去<br />,顺着淫液流出的地方,我继续开始了新一轮的性交,双手抚摸着刘妈妈浑圆的<br />臀部,胯下坚挺的肉棒「啪、啪」的进出有声,每次挺到子宫深处的时候,肥臀<br />中央的肛门就缓缓的突起,而肉具拔出的一瞬,肛门又突然的收缩,仿佛配合性<br />交的节奏在翩翩起舞。<br /><br />  随着一阵抽搐我将积攒了一周的精液全部射入了刘妈妈的子宫,对这个中年<br />女人的迷奸终于完整的告一段落,床边的两台录像机从不同的视角完整地记录了<br />全部的过程,编辑之后将成为下一步计划的有力武器。小心的收拾完残局,刘妈<br />妈也慢慢的醒来,她完全无法猜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只是以为过于劳累,昏睡了<br />过去,况且我又多给了她五十大圆,让她买些东西补补身体,她便一路感谢着离<br />开了我家。<br /><br />  第二章轮奸<br /><br />  当我给我的死党小张(经常一起吃喝玩乐的单身汉同事)播放编辑好的迷奸<br />刘妈妈的影片时,他的嘴几乎不能合上,口水不断的往下流,腿间的裤子被支撑<br />的像一个小帐篷一般,不能自制。于是我又一次联合了小张这个淫棍,准备共同<br />完成我们的美妙计划。<br /><br />  迷奸过后的第二个周六上午,刘妈妈仍旧来我家做家务,只不过这次多了小<br />张。当刘妈妈在客厅擦地的时候,我打开了影碟机,开始播放上次迷奸的影碟。<br />当刘妈妈无意抬头看到两个肉体交合在一起的镜头时,猛地羞红了脸,但随着镜<br />头转向了她沈睡面庞,刘妈妈的表情骤然扭曲了,嘴唇不停的颤抖,双手僵直的<br />握着手中的墩布。<br /><br />  「看到了吧,你已经被我迷奸了,被我干了,瞧瞧那姿势,真是够淫荡的,<br />你现在的子宫里充满了我的精液」我一边指着屏幕一边说到,「没想到你的身体<br />还真够劲的,屁股和奶子真是够肥啊,哈!」<br /><br />  「你这个畜牲,我和你拼了!」说着,她拿着手中的墩布向我冲来。<br /><br />  一直站在旁边的小张伸腿一拌,刘妈妈立刻扑倒在了地板上,我们立刻冲上<br />去,七手八脚的把还在晕懵中的美肉拽到了卧室的床上,并将双手分别固定在了<br />床头的左右两个铁杆上。有些回过神的刘妈妈刚要大声呼喊,被小张骑在奶子上<br />一通猛烈的耳光打的顿时失去了反抗的意念,我也趁机扒光了她的下身。这一切<br />一直被事先准备好的两台录像机忠实地记录着,真正的强奸刚刚开始,确切地说<br />是对一个良家妇女即将体验被两个年轻的男人羞辱的轮奸。<br /><br />  趁着小张压住她的身体,我迅速将准备好的润滑液抹在了早已坚挺暴怒大鸡<br />巴上,然后一把抓住刘妈妈的两腿,向前一压,整个鸡巴迅速的没入了巨大的骚<br />穴当中。随着女人又一阵绝望的哀号,小张起身开始脱光衣服,而我也开始连续<br />大力的抽插着阴道中的阳具,双手不停的揉搓着上下晃动的奶子。<br /><br />  当小张解开刘妈妈的双手后,她似乎有一些反抗,当我们威胁将影碟的内容<br />公布于众的时候,她沈默的转过了头,默默地接受了这一事实,任我们随意摆布<br />。当小张也在鸡巴上涂抹了大量润滑剂后,我一扭身躺在了床上,同时连同刘妈<br />妈一起抱了过来。这个中年女人像狗一样骑在我的身上,我的双臂紧紧地抱着她<br />的腰,肥硕的奶子被挤压在我的胸前,鸡巴仍旧紧紧地插在肥厚的阴户当中。<br /><br />  小张看到时机已到,马上跪在了刘妈妈的肥臀后面,只见他拨正肉棍,对准<br />肥臀正中的菊花眼,身体一挺,整个鸡巴戳进了女人的屁眼。顿时我感觉身上的<br />美肉不停的颤抖,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出,喉咙中发出低沈的吼声,屁眼被张开<br />的巨大疼痛正在传遍她的全身。我停止了阴户的抽插,感觉到小张的鸡巴正在慢<br />慢的进入到刘妈妈的直肠当中,毕竟两个淫洞之间只有一层肉壁相隔。<br /><br />  之后,两根鸡巴就这样不停的在刘妈妈的两个洞中不停的抽插,一块肥美鲜<br />嫩的女人的肉体像「三明治」一样被夹在我们两个男人中央,这样的玩法一般的<br />小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只有通过这样的强奸良家妇女才能实现。随着我<br />们抽插速度的加快,刘妈妈的脸色也变得苍白,头上不停的渗出汗珠,口中已无<br />力说话,只能低声的呻吟。<br /><br />  经过一阵抽插,小张忽然猛掴刘妈妈的肥臀,发出啪啪的响声,随后我感觉<br />到直肠中小张的鸡巴一阵抽搐,应该是正在向屁眼里猛烈的射精。我也忍不住一<br />阵快意涌上心头,将全部精液一股脑射入了刘妈妈的子宫。当我们拔出两个鸡巴<br />的时候,两股精液从刘妈妈的两个肉穴中缓缓的流出汇合在一起,见证了一个中<br />年妇女被鸡奸和强奸同时发生的事实。<br /><br />  下床后,小张将躺在床上的刘妈妈拖到床边,让她的头部仰垂在床的边缘,<br />然后把沾有褐色的粪液鸡巴想女人的嘴里塞去。看到刘妈妈不肯张嘴,小张一拳<br />捶向双奶中央的胃部,趁着她「啊」的一声叫喊,顺势将鸡巴塞入了嘴中。<br /><br />  「给我添干净了,要不我就把你女儿绑了,让她给我舔。」在威胁当中,刘<br />妈妈闭上了眼睛,任由小张随意的移动着臀部,用她的唾液清洗着跨下骚臭的大<br />鸡巴。<br /><br />  当小张抽出鸡巴,刘妈妈顾不上穿衣服,光着肥大的身躯冲进了卫生间,跪<br />在马桶前剧烈呕吐著嘴中的污物。我们走到她的身后,相互对视了一下,都拿起<br />了手中的鸡巴,向着她的脑后开始撒尿,两股带着精液的尿液顿时顺着她的头发<br />向下流去。当刘妈妈反应过来刚想起身,却被我们站在两边一人踩住她的一只跪<br />在地上的小腿,动弹不得。两只鸡巴在她的左右来回摇摆,激流的尿液冲刷着女<br />人晃动的脸部和乳房,分不清身体上流下的是尿液、精液还是痛苦的眼泪,腥臊<br />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卫生间当中。<br /><br />  一个善良温顺的中年女人被我们强奸、鸡奸、轮奸和淩辱,在我们的种种威<br />胁下,她将成为我们的玩物,成为任我们随时发泄兽欲的工具。<br /><br />  第三章 虐奴<br /><br />  在刘妈妈被我和小张吃了「三明治」后第二天,另一个阿姨替她来我们公司<br />打扫卫生,对外说是病了,只有我和小张知道是那天被我们干得太厉害,恐怕需<br />要休息一阵了。但是出乎我们意料的是,第三天刘妈妈就又开始工作了,当我们<br />下班后见到她的时候,她显然是在回避我们的目光,总是背对着我们,走路的姿<br />势不像前几日那麽迅速有力,身体显得有些迟缓。<br /><br />  我收拾好桌上的物品,走到她的身旁,低声对她说:「没想到你恢复得还挺<br />快,明天中午到我家来,要不有你好瞧的!」然后我看了一眼这僵直了的女人,<br />头也不回地走了。<br /><br />  第二天中午,我和小张一期提前回到我家,刘妈妈果然准时的如约而至,看<br />来她已经在精神上已经成为了我们的奴隶了。我们威胁着让她进入卧室顺从的脱<br />去了衣服,按我们的要求像狗一样跪趴在床上,我和小张也立刻脱掉衣服,一前<br />一后开始了「隔山打牛」的工作。<br /><br />  两根巨大的阴茎在刘妈妈的嘴里和骚穴有节奏的抽插,女人丰满下垂的乳房<br />前后摇摆,肥硕的屁股被不断的碰撞,发出「啪啪」的声音。在交换一次后,我<br />们分别把精液射进了女人的子宫和喉咙中,顿时琼浆玉液从刘妈妈的嘴里和蜜穴<br />不断的流出,更显出中年女人的淫荡与风流。<br /><br />  当我们商议想再次对这个骚货进行「三明治」工作的时候,她疯狂的摇着头<br />并露出惊恐的眼神,大声乞求我们不要干她的屁眼,看来前几天的「开苞」伤痛<br />还未彻底恢复。看着时间也差不多该上班了,我和小张交换了一下眼神。<br /><br />  「不干你的屁眼也行,但你必须按我们说的做,否则我们要干的你屁眼儿一<br />辈子合不上!」我一边威胁一边拿出了一个按摩器开到中档塞入了精液肆溢的骚<br />穴当中,「这个震动器可以用6个小时呢,好好享受吧!」<br /><br />  我说完,小张同时将一个钢丝编织的软性「贞操内裤」套在了刘妈妈巨大的<br />臀部。这种「贞操内裤」由软性强化弹性钢丝制成面体,双腿和腰部的「出口」<br />用特制的粗钢丝连成一体,穿上后在腰后的锁眼一拉,内裤紧紧包住了两腿间的<br />骚穴和里面的按摩器,最后用特制的钥匙锁住钢丝,想脱都没法脱下。<br /><br />  「起来啦,骚货!」我踢了一脚这女人的乳房,「这个贞操内裤是特意为你<br />准备的,花了很多钱呢。」<br /><br />  「这,穿着这个,我怎麽出去啊?」刘妈妈痛苦的问到,「没办法走路的,<br />好痒,受不了……」<br /><br />  「嘿嘿,我看你是太舒服才不能走的吧?反正我们是不管了,要是走不动你<br />就等我们到晚上吧。」小张一边淫笑着说一边穿好衣服。我们收好摄像器具,不<br />由分说帮她穿上衣服,连拉带拽拖出了家门,然后扬长而去。<br /><br />  下班的时候办公室里人很少,刘妈妈还是准时的在单位打扫卫生,走路十分<br />缓慢,腰微微的向前弯曲,不时地咬一下嘴唇。我和小张对视了一下,会心的淫<br />笑着,看着刘妈妈肥硕的屁股,痛苦的移动着,承受的屈辱或愉快地的阴道震动<br />,同时还要注意不要再别人面前显露出异样的表情。<br /><br />  当她走到我跟前的时候,弯下腰对我低声地说:「帮我脱了吧,我想小便,<br />求你了。」<br /><br />  「那你就直接尿,内个东西是网状的,尿液可以漏下去,不过蹲下可能困难<br />点,你就站着撒吧,嘿嘿嘿!」我一边说一边想像着一个中年妇女站着小便的样<br />子,尿液顺着网状的内裤流到大腿,腥臊的味道将布满全身,不由得胯下的鸡巴<br />渐渐的硬了起来。刘妈妈还想说点什麽,我起身就和小张一起走了,留下一个骚<br />味十足的痛苦背影缓缓的移动着。<br /><br />  晚上我和小张刚刚吃完晚饭,门铃急促的响了起来,不出我们所料,果然是<br />刘妈妈,她一进门就恳求我们为她脱下「贞操内裤」。当我们除去她的外衣,满<br />身的汗水已经浸湿了里面的衣衫,「贞操内裤」依然紧紧的包裹着她肥大的屁股<br />和微微凸起的阴阜,看来进口东西的质量还是可靠的。<br /><br />  脱下「贞操内裤」后,刘妈妈迅速的从阴道中拔出了仍在工作的按摩棒,然<br />后虚脱的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看来一个下午的「淫荡」生活让她精神上和肉体<br />上都得到了充分的「享受」。我们两个人不停的用数码相机和摄像机对地上的美<br />肉进行记录,每一个角度都让人心动,这些照片说不定可以作为「贞操内裤」的<br />广告专用宣传品呢。<br /><br />  看着刘妈妈刚要起身,小张一脚踏住她的后背,让她不能动弹,我拿出冰箱<br />冷藏室的一个巨大的针管,里面装满了冰凉的自来水,对准肥臀中央的屁眼将液<br />体慢慢的注入了进去。女人的哀求和挣扎在小张的脚下起不到任何作用,当液体<br />全部注入之后,我顺势抱起刘妈妈肥大的臀部,把鸡巴也插进了刘妈妈的屁眼当<br />中,冰凉的感觉透过我的阳具瞬时传遍了我的全身。<br /><br />  此时的小张也没有闲着,他将刘妈妈上身抬起,两腿一钻躺到了下面,我顺<br />势往下一压,小张的鸡巴准确地没入了骚货肥穴当中。我们两个再次对这块肥肉<br />实施了「三明治」式的奸淫,没有五分钟的时间,我觉得包裹着鸡巴的直肠不停<br />的抖动,看来灌入的液体起到作用了。<br /><br />  「让我上厕所,我想大便,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快点儿」被夹在中间的刘<br />妈妈痛苦的哀求着。<br /><br />  「那可不行,我们哥儿俩还没射精呢。」小张假装叹息地说,「您就再坚持<br />会儿吧!」<br /><br />  「是啊,我这不是帮你堵着呢麽。」我也随声附和到,抽插之中我感到了一<br />股内力正在不断的顶撞我的鸡巴。<br /><br />  「不行了,受不了了,让我去吧!」中年女人发出了最后的哀号。<br /><br />  「没用的东西。」小张一边说一边拔出鸡巴,然后才入了她正在呻吟的嘴中<br />,「要拉屎你就使劲吧,有本事你就把他的鸡巴顶出来,嘿嘿嘿!」<br /><br />  当我又在冰冷的屁眼中抽插了几十下后,精液猛地射入了直肠当中,我用力<br />的抽打着肥大的臀部,发泄着快乐的心情,当我拔出鸡巴的瞬间,直肠中的液体<br />迅速的爆发了,从刘妈妈被干得红肿的肛门中喷射出足有一米远,黄色带有白丝<br />的粘液洒满了地板,我庆幸没有在地毯上干这件事,否则就要再次破费了。当小<br />张看到骚货屁眼喷射的情形,终于忍不住在她的口中爆浆了,当小张抽出已经松<br />软阳具的时候,刘妈妈开始不停的咳出大量的精液,而随着肺部的震动,肛门也<br />不断的一股股的涌出了残余的污物,房间内弥漫着异样的味道。<br /><br />  「好了,你来打扫一下吧,这是今天额外的工资。」说着我扔下了100元<br />钱在刘妈妈的脸上,「别让屋里留下这种味道和痕迹,这个你是在行的吧。」<br /><br />  这次虐奸之后,只要身体状况允许,我和小张每天都要在中午对刘妈妈「隔<br />山打牛」,然后在塞入按摩棒后带上「贞操内裤」,晚上的时候再对她浣肠、肛<br />交,如此周而复始,日子过的好是快活。有的时候我晚上干脆让刘妈妈对家里说<br />有事不回家,抱着她的美肉或是奸着她的肥穴共同入睡。<br /><br />  第四章生育<br /><br />  随着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刘妈妈也渐渐麻木的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开始还<br />有些反抗或哀求,后来就像木头人一样任我们宰割。在一个周末的午后,我看着<br />刚刚被我们奸淫过的肥臀,一扭一扭的自觉穿上「贞操内裤」,然后在不允许穿<br />其它衣服的命令下,刘妈妈开始打扫屋里的卫生,由于屁眼和阴道同事都塞着专<br />用的震动器,身体的姿势移动起来显得不够协调。<br /><br />  看着刘妈妈的侧影,我的脑子当中忽然有一个意识突然闪过。在我们几乎天<br />天干这女人的两个多月中,她居然没有来「例假」?显然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这<br />一点。但就女人的生理来说,她极有可能是已经怀孕了,而且不知是我还是小张<br />的种。在我偷偷留下她的尿液,送到医院化验后,化验单的「 」号证实了我的<br />判断。<br /><br />  一个良家妇女,两个孩子的母亲,被两个年轻男人奸淫,还怀了他们的孩子<br />,这样的事情怎能不让人兴奋。我和小张在商议之后决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而<br />当她得知一个孽种已经在她的腹中生长这个消息后,几乎是痛哭流涕的恳求我们<br />让她做掉这个孩子,否则她说再也没有脸面见她的孩子们了,但这样的事情我们<br />怎麽能同意,我们还从来没有玩弄奸、淫过孕妇呢。在我们进一步的威胁下,她<br />想尽办法瞒着她的孩子们,为我们两个男人慢慢的孕育着肚子里的小杂种。<br /><br />  9个月的孕妇肚子显露无遗,早已辞职的刘妈妈每天在我家做了专职「佣人<br />」,由于我和小张的工资较高,大房子是国外的父母给我留下的,养活一个「孕<br />妇性奴隶」和他两个孩子,经济上不成问题,况且还省了一笔 「召鸡」的费用<br />呢。<br /><br />  不断胀大的奶子,凸现无疑的肚子,日渐胀大的骚穴,让我和小张充分的享<br />受了和孕妇性交的快感,无论是「隔山打牛」还是「三明治」的玩法,我们都体<br />会到了与普通女人不同的快感,毕竟一个孕妇让两个男人同时爆奸是很少有的事<br />情,况且剔阴毛、浣肠、鞭打肥臀和奶子等小插曲也不断的穿插在我们的「性活<br />动」当中,为刘妈妈临产前的生活增色添彩。<br /><br />  经过我和小张的商议,产房就设在我家向东的一居室内,屋里已经收拾干净<br />,中央的舒适躺椅是专为刘妈妈生产的时候用的,我们还从没看过女人生孩子呢<br />,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的。孕妇床、婴儿床都已经摆放整齐,临产前的一周,<br />刘妈妈干脆住到了「产房」里,随时准备着孩子的降生。<br /><br />  就在这个大肚孕妇住进来的第三天下午,我和小张前后相对的奸淫着刘妈妈<br />的屁眼和小嘴,突然她吐出了小张的鸡巴,痛苦的呻吟着说要生了,我刚刚达到<br />快意,觉得她是在骗我,根本舍不得拔出被直肠紧紧包裹住的鸡巴。于是我勉强<br />的抱着她翻过身来,一起作到了躺椅上,让她半躺着靠在我的胸前,鸡巴仍旧在<br />直肠内慢慢的蠕动着,双手将她的双腿抱起分开呈「八」字形。<br /><br />  「你不是要生了麽?那你就让我干着屁眼生吧!」我不顾她痛苦的呻吟,在<br />她耳后轻轻的半开玩笑的说道,「让我的鸡巴帮你把孩子顶出来。」<br /><br />  听了我的话,小张也淫笑个不停,同时蹲在刘妈妈的两腿中间,双手揉捏着<br />两个巨乳上发涨的深褐色乳头。正当他的准备将鸡巴插入淫穴当中的时候,忽然<br />表情变得的严肃起来,两眼紧盯着刘妈妈的肉洞。<br /><br />  「我说,她不是真的要生了吧,骚屄好像张开了。」小张认真地对我说,「<br />比平时的时候要大,周围也充血了。」<br /><br />  虽然我看不到孕妇肉穴的样子,但听了小张的话,我也感觉到刘妈妈的腹部<br />在用力的收缩,屁眼不断的夹紧和抽搐,比平时肛交的时候更为异样。随着女人<br />叫声的不断急促,我的整根鸡巴被屁眼紧紧地卡在了直肠当中,令我无法继续交<br />媾,但肛门的间歇收缩和颤抖却更加刺激着我鸡巴表面上的神经,尤其是直肠的<br />不断蠕动,肠壁不断的摩擦着龟头的四周部份,让我感到下身不断的充血膨胀,<br />神经也随着刺激不断的濒临崩溃的边缘。<br /><br />  「要出来了!老屄张开口了。」小张惊叫着,赶忙把消过毒的棉布垫在了刘<br />妈妈的两腿间「然后干什麽?你在底下行麽?」<br /><br />  「我他妈的鸡巴拔不出来啊,我也没接生过孩子,估计是来不及叫医生了。<br />」我的快感逐渐的上升,但意识还算清醒,「敢紧把剪子用酒精灯消毒,一会儿<br />还得把脐带剪短了,教育片是这麽演的,还有热水……」<br /><br />  「OK!马上准备。」小张慌乱的准备着东西,我却只能指挥着他忙来忙去<br />,无法帮忙。<br /><br />  于是我抬起双臂,将双手顺着刘妈妈的腹部反复向下移动,就算是帮她助产<br />。一会儿我的鸡巴和手同时感觉到凸起的部分正在慢慢的向下移动,随着她的一<br />声低吼,只见小张在我们的面前用力一拉,又一阵肛门和直肠的抽搐把我送入了<br />快感的高潮,同时一个新的生命也钻出了女人的身体。我紧握着刘妈妈的两个肥<br />奶不停的揉搓,将鸡巴用力向上一挺,精液迅速的通过肛门射入了她的直肠当中<br />,我终于在婴儿出生的同时将他的母亲再次奸淫了。<br /><br />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柔软的鸡巴已经被肛门挤出了,婴儿的哭声响彻整个<br />房间。我抱起已经精疲力竭的孕妇,将她放到早已整理好的大床上,然后帮助小<br />张收拾眼前的残局。一滩血迹、一块胎盘、一段脐带,有谁能相信两个年轻男人<br />刚刚帮助一个被她们强奸怀孕的中年妇女生下了一个孽种呢?而且是在母亲一边<br />被鸡奸的情况下一边出生。但这样的事情竟然发生了,发生在我的身上。<br /><br />  (全文完)这个厉害,还边干边生小孩。我也开始幻想人生了。不得不说,这阵子难得的邪恶系手枪爽文,虽然作者描述的很是粗糙,很多细节都是一笔带过,但是主体情节都是很经典的文章。一边干一边生,乱伦,孕妇,虽然不是我的菜,但是偶尔看看还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