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梦如韶华易逝难返<br />字数:5880<br />首发:Pixiv(id=13510181)<br /><br /><br />              第十三章玩弄<br /><br />  「啧啧啧,真是恶心啊这副模样。」林庸看着少姜肛门整个外翻,外阴无法<br />闭合,子宫垂在体外,浑身精液的惨状,没有丝毫怜悯,该怎么说呢,这种心情<br />应该就是曾经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吧,当初冲着她的立绘才玩的解神者这个狗<br />屎游戏的林庸自然把他一切愤怒的根源归咎在了少姜身上,也别说角色无辜的话,<br />他林庸穿越到这个世界来就是为了泄愤的,他想的话无限生产精液以过大的质量<br />形成黑洞就能把这个世界毁灭了,还有必要讲道理?<br /><br />  某种程度上,林庸对这两个婊子的仇恨比少昊还深,毕竟少昊只是删除了他<br />的记忆,其他部分做得倒也是勉强让人满意,就是把他当小弟看,虽说也是不可<br />饶恕,但比起这两个把他当舔狗吊着的婊子来就也居然轻微多了。<br /><br />  林庸双眸深邃,遍望无限多元宇宙,再低的可能性,在无限的样本中就变成<br />了必然,林庸甚至看到了疯狂爱着魂球的病娇少昊,一切都是为了魂球好的苦衷<br />女少昊…这样的少昊,看起来倒也没那么可恶了,林庸有机会的话说不定还会穿<br />过去透透,牛头人要有,纯爱也要有,如此才能称得上健全嘛。<br /><br />  不过这两个婊子就算了,哪怕真有她们爱着魂球的世界线,现在林庸看到她<br />们的脸就恶心,绿茶婊和破鞋的标签生根难去,一看到就难以压抑心中那股毁灭<br />的冲动。<br /><br />  林庸眼神冰冷,不知不觉握紧了拳头,他看着少姜脱在体外的子宫,心想要<br />不要一拳他妈就推着这子宫打爆她的婊子逼…<br /><br />  一番权衡后,林庸还是放弃了,拳交还是太重口了,而且都是精液林庸也嫌<br />脏下不了手,林庸随即念头一动,握住了一把烙铁,只是这烙铁有点别致,手柄<br />末端本应是平底,好最大面积接触受刑者皮肤的铁片却是呈现镂空状。<br /><br />  林庸瞄准一番,然后就狠狠地把铁片向少姜屁股上方,即腰椎到尾椎区域的<br />腰骶部按去。<br /><br />  烧红的烙铁印在白皙的肌肤上,柔软细嫩的皮肉几乎从镂空中溢出,白烟和<br />焦味升腾,昏厥的少姜直接醒来,双手双脚像癫痫似的狂颤,她试图挣扎,但只<br />是加深痛苦——林庸用烙铁死死地把她按在了床上,挣扎只是徒增烙铁在血肉里<br />深入的程度。<br /><br />  少姜仰头惨叫,泪水鼻涕狂涌,然后她低头咬住床单,小脸扭曲,一股淡黄<br />的尿液激烈射出,全部打在软塌塌的子宫上,陡然迸发出一种难言的快感,少姜<br />外翻的菊穴也猛的收了回去,然后像在被人抽插一样扩张收缩,噗噗噗地把肠道<br />里的精液排出,少姜小脸苍白,只觉得浑身又冷又热,又痛又爽,大汗淋漓间感<br />知已经紊乱,少姜呜呜地似哭似笑,咬着床单翻了白眼。<br /><br />  「啧,脏死了…」眼看着少姜前后门尿液淫液精液都几乎排尽,林庸干脆利<br />落地把烙铁一拔。<br /><br />  滋。<br /><br />  是粘连的皮肉被撕下的声音,少姜又被痛得惊醒,冷汗潸潸,咬着没有血色<br />的唇,瑟瑟发抖着,原来白净无暇的腰骶部出现了一道恐怖的烫伤。<br /><br />  以被烫的焦黑凹陷的皮肉为主色,从铁片的镂空中逃过一劫的白皙肌肤为底<br />色,周围轻微烫伤的粉红色皮肉为描边,呈现子宫形状,这竟赫然是一道淫纹,<br />想来以后只要少姜翘起屁股,就会将其展现出来,使人兽血沸腾。<br /><br />  林庸都快佩服自己的创意了,烙铁烙淫纹岂不比纹身更快更省事更刺激?建<br />议恶堕本作者也尽快跟上嗷。<br /><br />  见少姜虽然疼痛难忍,但意识大致上还是清醒,林庸也不提裤子就走下床,<br />手中本已冷却的烙铁再度凭空加热,变得滚烫发红,那些黏连的皮肉燃烧消失,<br />林庸来到沙发上已彻底沦陷在快感地狱里,淫水都淌到了地上的初玖旁边,毫不<br />怜惜地就把烙铁印在了她的小腹上。<br /><br />  「呜嗯嗯呜呜!」初玖翻白的双眸刹那归位,然后剧烈转动,她想要挣动手<br />脚,但因为被铁棍拴着,她只能做推拉的动作,而这个动作无非就是让她更加抬<br />高被大小按摩棒抽插小穴和尿道的阴部罢了。<br /><br />  滋。<br /><br />  类似的景象上演,林庸拔出烙铁,同样的淫纹出现在初玖肚脐下的软肉上,<br />初玖两眼再度翻白,双手成爪,双脚足趾张开,甚至抽了筋,大脚趾僵住,抽插<br />着小穴和尿道的两个按摩棒有一瞬间被紧缩的肌肉排出,令穿过按摩棒底部紧缚<br />在胯部的皮质束带都不堪重负地拉长,陷进软肉之中,但紧接着就以良好的弹性<br />回复原状,把按摩棒顶了回去。<br /><br />  叽噗。<br /><br />  本来才因为排出按摩棒的巨大刺激而同时潮吹和失禁的初玖被这一插,淫水<br />尿液被堵回去,顿时便舌头顶得口球咕噜噜转,唾液眼泪鼻涕狂流,脑袋和肩背<br />都离开沙发往前探,肥腻的双乳跳动,她心脏也狂跳,紧接着骤停,居然也直接<br />爽死了。<br /><br />  林庸暂时也懒得复活她了,把烙铁收了,看向已经心有所感朝他看来的少姜,<br />虽然她的眼神还是和之前一样莫得感情,但那副惨状却怎么也没多少说服力,甚<br />至她小脸还带着红晕,喘着粗气,完全没从高潮余韵中脱离。林庸笑笑,开口道,<br />「其实我一直好奇一件事,你作为天书活过了无比漫长的岁月,也换过了好多任<br />主人了,为什么,偏偏对少昊这个前任如此执着,以至于认我为主后还仍然一口<br />一个少君念念不忘呢?」<br /><br />  似乎是牵扯到伤口,少姜痛得眨了眨眼,然后用尽可能的语气道,「那是因<br />为…」<br /><br />  「呵,其实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历代天书之主都是天下之主,得天书者得天<br />下,这就是你的设定对吧?而在当世,因蚀之降临而惊醒的你选中的具有天下之<br />主资质的人就是少昊,你称他为少君,其意便是年少的君主…<br /><br />  但认我为主后你却总是说什么少君,啊,抱歉又叫错了,还老是把少君一词<br />和少昊挂钩,呵,言下之意其实就是认为我没有君主的资质,你真正认同的主人<br />只有少昊,只有少昊才配做天下之主,做这个天书的主人!而我,只不过是一个<br />暂时接盘的,你迟早还是要回去他身边辅佐他得天下,即便他死去了你也坚信他<br />一定可以复活,甚至,作为天书,你预见了更深层次的命运,认为少昊才是真正<br />拯救世界之人,而我这个人类灵魂的残次品,虽然被冠以解神者之名,却也不过<br />只是众神的棋子玩物罢了。「林庸笑眯眯地道,目光转向少昊。<br /><br />  少昊一直醒着,只是放弃思考闭眼装死了而已,眼下感受到林庸的目光,又<br />听到他提到自己,便不由睁眼,看向少姜,等待她的回答。<br /><br />  「嗯…确实如此…」少姜沉吟道,如果不看她肛门大开,子宫外脱的样子倒<br />也挺高深莫测的。<br /><br />  「确实…如此吗?」林庸笑起来,忽的,少姜和少昊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压力,<br />就像是蝼蚁见了天龙,贱民见了皇帝,这是一种生命层次和地位的巨大差距所导<br />致的本能畏惧,两人战战兢兢,脑袋都快要炸开了,趴在床上的少姜脸直接埋进<br />被褥里,被固定在椅子上的少昊aa尖叫着,拼命挣动着失去四肢的身体想要滚<br />到地上蜷缩起来却失败,情急之下他牙关打战,胯下一湿居然直接尿了,但他一<br />时间却没有因此而羞愧,也没有因被伤到自尊心而暴怒,他心里现在只有一个想<br />法,藏起来,藏起来!不要让这怪物发现自己,否则会发生比被杀掉更恐怖的事!<br /><br />  林庸抱着胳膊,铁塔一样健壮的身体站直了,黄发无风自动,深邃的眸子里<br />像是有混沌开天,宇宙生灭,阴阳转动,日月交替之景,周身如山如海如狱如渊<br />的气息扩散开,林庸淡淡地开口,「少姜,你再好好感受下回答我,谁,才是你<br />真正的主人?」直到这时候,他散发出的威压才略微降低。<br /><br />  少姜艰难地抬起头,脸上闪过畏惧,迷茫等复杂之色,好久,她挪动着手脚,<br />做出跪伏的臣服姿势,以平淡的声音低头道,「您才是我真正的主人,应得天下<br />之人。」<br /><br />  「哈哈哈哈哈哈,所以说天书真是有趣啊…」林庸随即狂笑起来,像听了什<br />么最好笑的笑话似的,威压也随之散去。<br /><br />  相对林庸的愉悦,从林庸威压中摆脱的少昊却是茫然无措又愤怒,他既愤怒<br />于自己刚才居然被林庸吓尿了,也更愤怒于少姜居然背叛他,转眼就认了林庸为<br />主,这并不是口头上的认主,而是一种心悦诚服,代表了某种气运的转移,少昊<br />可以感觉到,一刹那间,他失去了天命,这比之前的肉体折磨更加让他痛苦,让<br />他有种从本质上被人否定,一直以来的骄傲和坚持通通被碾碎的荒唐感,他不由<br />红了眼,厉声问,「混蛋,你,你对少姜做了什么?!」林庸却是很是时候解开<br />了他的禁声,似乎就是为了听这句无能狂怒。<br /><br />  「做了什么?呵,只是稍微展现了下我的实力而已,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少<br />姜彻底抛弃了你这个前主人而选择我,无外乎就是因为我比你更强,更适合做这<br />天下之主罢了。」林庸像是看虫子那样看着少昊,满脸的不屑道。<br /><br />  「不可能!这不可能!」看着跪伏在床上,小小的白净身子像个糯米团子,<br />却有了淫纹,还沾满了精液,两腿之间还脱垂着子宫,低着头恭顺至极的少姜,<br />少昊大脑好像炸开,疯了似的大喊起来,恰好林庸也解除了他在椅子上的固定,<br />他一下子就跌落在地上,好像蛆虫似的翻滚,俊脸扭曲如恶鬼,血泪都流下来,<br />像是输光了一切的赌徒。<br /><br />  可怜,又可笑。<br /><br />  PS:下一章诸天透批城就来了,作息太乱,先睡了<br /><br />                ——<br /><br />  第十四章好耶!<br /><br />  「有什么不可能的?」林庸掏出高尔夫球棍两发打下去就让少昊吐血掉牙闭<br />了嘴,「虽然少姜作为天书预见了你才是真正拯救世界之人,但实际上你注定拯<br />救不了这个世界,未来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最大可能是走向开放的悲剧结局,啊,<br />别这么看我,这又不是我说的,是你们这个世界的那个傻逼造物主说的。」<br /><br />  这倒不是林庸瞎编乱造,而是确有其事,是那个所谓带资进组空降修改百万<br />字文案的二刺猿美女傻逼猫浮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洋洋自得地说「我想写的不是说<br />一个少年拯救了世界,而是想写一个少年通过拯救世界但未必成功的这样一个故<br />事,因为我现在在考虑把最终的主线结局做成一个开放式的」。<br /><br />  真是没了老虚的本事得了老虚的病,整个就劣化冈田麿里,啊,不对,这么<br />说还侮辱了冈妈,至少冈妈还是写过一些名作诸如未闻花名朝花夕誓之类,和大<br />大大河内一楼一个水平,就算是写了像铁血孤儿这样的屑作,至少也贡献了团长<br />之死这样的名场景,至于猫浮?<br /><br />  在晋江写个垃圾耽美文都没人看罢了。<br /><br />  啊,不行啊,明明杀人不好的,但这种杀人的冲动却抑制不住…傻逼文案策<br />划还有他们背后的资本家,我真想杀了他们血妈,再把他们凌迟吊路灯…<br /><br />  甩掉这个黑暗的念头,林庸继续慢悠悠地中二道,「而我不同,别说这个世<br />界了,就是这个无限多远宇宙,过去现在未来,一切的一切都由我掌控,我就是<br />无上的主宰者,有形与无形,初始与终结,即便是注定的结局,也能轻易改变。」<br /><br />  噗。<br /><br />  少昊吐出口鲜血,艰难地用缺牙漏风的嘴巴问,「你,你打算怎么拯救这个<br />世界?」他是带着某种期待和好奇问的,希望能就此问倒林庸,令他挫败,好挽<br />回自己的一点自尊心。<br /><br />  「怎么拯救?很简单啊,」林庸张开双手,「把所有的神能透的留着透,不<br />能透的全杀了,再一拳打爆蚀之世界,一念复活我的人类同胞们,迈向无边无际<br />的星辰大海乃至其他多元宇宙,不就算拯救世界了?」<br /><br />  「你,你要弑神?」少昊好像听到了什么疯言疯语般,不可置信地颤声道,<br />「你不是自称神上之神吗?得到了如此强大能力的你,的确已经从人类晋升为神<br />明,可你为什么要弑神?」<br /><br />  「啊?这很难理解吗?我想杀谁就杀谁,想透谁就透谁,就是把这世界一几<br />把透成虚无都没所谓,和对象是神还是人有关系吗?再说神就很高贵吗?我从来<br />就没把自己当成神,说自己是神上之神,只是为了让你们这些自认高贵的神格持<br />有者容易理解罢了,<br /><br />  而且说到底,就这种等热度褪去,没多久就要无人问津的缝合了fgo崩坏<br />之类游戏的垃圾世界,诞生于其中的你们不过是垃圾中的垃圾,是盗取了诸天神<br />话之名的窃贼,一群掌握了些许超自然力量,窝在地球内卷还沾沾自喜的低贱非<br />人生物也敢自称为神?开什么玩笑?简直要吐了!「林庸一口唾沫吐在少昊脸上,<br />无慈悲地道,」所以比起你们来,我还是更愿意把人类当做同胞,更别提我本来<br />就是人类。「<br /><br />  「人,人类,也能和神明相提并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真是滑天下之大<br />稽!侮辱神明,你必…」少昊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竭力想要辩解,但紧接着<br />就被林庸一高尔夫球棍打塌了半边脸。<br /><br />  「哈哈,不能相提并论?那为什么你们这些神明大人却被我肆意玩弄而不能<br />反抗呢?你得知道,人类的潜力远在你们之上,比起你们这些只会内卷的傻逼,<br />人类可以征服星辰大海,建立横跨星河的帝国,繁衍出辉煌璀璨的文明,甚至就<br />算是神,在我的故乡也不过是人类的附庸,是人类帝王敕封或者人类自己晋升成<br />的,<br /><br />  在口口相传的故事中,只有大功德之人才能被民众拥趸为神,而神若是不公,<br />也没必要继续尊敬崇拜,直接他妈的杀了就是,呵,亏你是东方神明,整个脑回<br />路都是费拉不堪的西方亚伯拉罕教神明至高无上,神明降下惩罚人就该受着,老<br />老实实赎罪,更狂热地跪拜神明,祈求神明宽恕的傻逼思想…「林庸轻蔑地笑,<br /><br />  「怎么?还不服?那就看看我吧,我就是最好的例子,我以一介人类之身成<br />功在极度愤怒之下觉醒了无所不能的力量,岂不就是人类超过你们这些傻逼神明<br />的最好证明?」<br /><br />  虽说,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就是了…<br /><br />  林庸在心中补上一句。<br /><br />  少昊被说得哑口无言,理性告诉他林庸说的是对的,但感性却在疯狂否定林<br />庸的歪理邪说,他可是西方日出之天帝,东方日落之少君,居然不如一个人类?<br />而且他居然还说什么是在极度愤怒之下得到的这种可怕的能力,这简直太匪夷所<br />思了,随手把他复活,稍微认真就能把他吓尿,甚至可以操作时空,自称一几把<br />就可以透爆宇宙的能力居然可以通过极度愤怒这种玄学的方法获得?!<br /><br />  少昊不信,也不想信!他还是坚持认为林庸是走了狗屎运获得了什么超强的<br />神格,但其实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强大,如此狂妄迟早是要吃瘪,蚀之世界,两<br />大学院,黑暗神子,总会有人治得了他…<br /><br />  林庸也懒得再和少昊理论,念头一动就复活了初玖,然后任由她在那里一复<br />活过来就被按摩棒抽插得继续不断高潮——经过这么久的锻炼差不多也该有点适<br />应性了,而且也恢复了体力,应该不会再短时间内就猝死…林庸忽的发现了华点,<br />算是知道为啥这俩婊子这么容易被玩死了,原来是他把她们的力量给封印了啊。<br /><br />  感情是我自己给自己增加工作量…<br /><br />  林庸腹诽一阵,念头一动,就把初玖和少姜的封印松动掉,让她们恢复到超<br />过人类女孩的体质,不再那么容易被玩死,虽说估计对她们来说被玩死可能更爽<br />快点…<br /><br />  林庸走向床边,提起少姜的头发让她抬头,把胯下肉棒一顶,整根拍在少姜<br />一塌糊涂的小脸上,发出啪的轻响,溅开些许鼻涕眼泪精液鲜血的混合物,油腻<br />腻地发亮,林庸命令道,「给我清理下。」<br /><br />  「是,主人。」少姜无喜无悲道,似乎已经认命,变成了只会听从林庸意志<br />的机器。<br /><br />  「少姜,你真的…屈服于他了吗…」爬在地上的少昊含糊不清地出声问,语<br />气绝望。<br /><br />  少姜神情闪过一丝复杂,就要说些什么,却忽的心中响起了林庸的声音,是<br />心灵传音,林庸神神秘秘地道,「你这样回答他…」<br /><br />  在少昊希冀的目光中,少姜一边用粉嫩可爱的脸颊上下左右地摩挲着肉棒,<br />一边冰冷地对少昊道,「都是主人的任务罢了。」<br /><br />  「噗!」少昊闻言,狂喷出一口鲜血就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