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我杀破狼<br />字数:7363<br /><br /><br /> 美丽的地中海港湾,刘健一家人在命运号游轮的餐厅里正在举行着会餐。今<br />天来的人不多,其他人都跑去赌场玩去了。距离刘健重生已经七年的时间,在重<br />生前今天是他毕业找工作的日子。不过这辈子,刘健的大学生活,根本没有留下<br />什么深刻的痕迹,因此为了纪念这个有意思的日子,刘健难得的将刘福张环夫妇<br />邀请到游艇上,进行环球旅游。<br /><br /> 抵达义大利后,刘健的那些女人闲不住,结伴出去旅游了,只剩下刘健,刘<br />福夫妇。<br /><br /> 「爸妈,喝酒,这是我好不容易搞到的五十年陈酿茅台!」刘健端着酒杯道。<br /><br /> 刘福正当盛年,今年四十六岁,是一个男人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加上儿子出<br />息,这几年他跟张环在国外那过的真叫一个神仙般的日子,笑哈哈的道:「喝,<br />还是你小子有办法,这么好的茅台我还没有喝过呢!」<br /><br /> 张环在一旁撅着嘴道:「喝,喝,你们父子两个就知道喝!」<br /><br /> 刘健跟刘福哈哈笑着都没有理张环的抱怨。<br /><br /> 「妈,今天是高兴的日子,你也喝点吧!」刘健还是给老妈面子,给她倒了<br />一杯酒。<br /><br /> 张环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虽然钱越挣越多,可是她感觉一家人的距离越<br />来越远,不说别人,就说刘福吧。上一会出轨被自己处理后,表面上改好了,背<br />地里还不是老样子,只是现在隐藏的更加深而已。<br /><br /> 三人正喝的热火朝天的时候,一个美丽的女船员走了进来:「老闆,外面来<br />了一个叫做戴安克鲁格的女人,她想要来见您!」<br /><br /> ‘戴安克鲁格’刘健皱了一下眉头,义大利女影星,自从刘健将好莱坞六大<br />电影公司当中的三个收购后,有越来越多的女明星主动找上门来。刘福闲着无聊,<br />硬生生从刘健手里要走了一家电影公司,从那之后,刘福是如鱼得水。而这个戴<br />安克鲁格,根据唐奕提供给刘健的消息,不是一个演员那么简单,想到这里,刘<br />健有些头疼的看向刘福。<br /><br /> 果不其然刘福有些尴尬的坐在那里,而张环眼神当中闪过一丝痛苦的光芒。<br /><br /> ‘老爸也是的,玩什么女人不好,偏偏玩这些女明星!这些骚货,最擅长的<br />就是这个!’刘健感觉到牙有些疼,不知道该怎么说好。<br /><br /> 餐厅里安静成一片,女船员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br /><br /> 终於沉寂被张环打破:「老公,这个戴安克鲁格是你新拍电影的女主角吧,<br />有可能是电影的事情,你去处理一下吧!」<br /><br /> 「这不好吧!今天我们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刘福道。<br /><br /> 刘健不想在这么继续尴尬下去道:「爸你去忙吧,咱们一家人喝酒的机会多<br />得是!」<br /><br /> 刘福这才起身道:「那好吧,我过去看看!」<br /><br /> 女船员带着刘福离开餐厅,剩下刘健跟张环两人。<br /><br /> 「妈,你要是生气,我明天就找人将这个女人沉到地中海里!」刘健看到张<br />环痛苦的样子,怒气上涌拍着桌子道。<br /><br /> 张环苦涩的道:「全世界那么多女人你杀的过来吗?」<br /><br /> 刘健说不出话来,其实刘健对於刘福的风流早就心知肚明,没办法有钱之后,<br />男人都会出轨,男人嘛就那么点爱好而已。何况刘福还在刘健跟张环的要求下,<br />做了结紮手术,永远不会再有孩子,这也是刘健对刘福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br />的原因。<br /><br /> 这是这么做,受伤害的是刘母张环。<br /><br /> 要知道张环今年也不过四十出头而已,都说了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吸<br />土,张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是刘福对她早就没有兴致,将目光集中在那些小女<br />人身上。张环本身还是一个传统的女人,做不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情,只能一个人<br />忍受着生理跟心理的双层痛苦。<br /><br /> 「妈,我陪你喝酒,一醉解千愁!」刘健找不到好的办法举起酒杯道。<br /><br /> 张环苦涩的笑笑道:「对,一醉解千愁!」<br /><br /> 母子二人在餐厅里喝着五十年的陈酿,吃着世界上最好大厨做出的鲜美海鲜。<br /><br /> 过了几分钟,刘健受到一条短信:「儿子,帮帮忙,爸爸今晚不回来了!」<br /><br /> 刘健无语的放下手机,看了看张环醉眼朦胧的样子,第一次心疼起母亲对刘<br />福的风流有所反感。同为男人,刘健也是风流成性,可是刘健对於自己的女人还<br />是比较关照的,不让自己的后宫出事。可是刘福在这方面就差得多了,他完全不<br />能摆平张环,这可能也跟刘福的大男子主义性格有关。<br /><br /> 心里有事的刘健也不知不觉的多喝了几倍,虽然他的酒量不错,可是五十年<br />的陈酿茅台喝多了,还是让刘健的脑袋迷迷糊糊的,而张环更是不堪,抓着酒杯<br />迷迷糊糊的在那里自言自语。刘健趁着自己还有最后一丝清醒,摇摇晃晃的站起<br />来,走到张环的身边,将她的酒杯夺下来:「妈,别喝了,再喝你就喝过了!」<br /><br /> 「别管我,我没喝多,我没喝醉!」张环推着刘健的胳膊。<br /><br /> 刘健总喝酒知道人醉了,就是这个反应,明显张环这就是喝醉了,他不顾张<br />环的挣扎将她拽了起来,道:「妈,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屋睡觉!」<br /><br /> 张环撒上酒疯:「别碰我,我还要喝,我还要喝!」<br /><br /> 母子二人在餐厅里撕扯起来。<br /><br /> 刘健就不是一个有耐心烦的男人,几次拉扯都被张环挣脱,有些生气的道:<br />「妈,这是你逼我的!」<br /><br /> 说完刘健伸手将张环懒腰抱住,放在自己的肩膀上。<br /><br /> 刘健一米八十多的身高,张环呢只有一米六十多,不到一百斤的体重,抗在<br />肩膀上根本不费任何的力气,抗好后,刘健摇摇晃晃着朝卧室走去。<br /><br /> 醉酒的张环那是那么好制服的,趴在刘健的身上,挣扎着:「放我下来,你<br />个小混蛋,放我下来!」<br /><br /> 「给我老实点!」刘健恼火了,伸手照着张环的屁股就是啪啪几巴掌。<br /><br /> 打完了,刘健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br /><br /> 自己刚才在打妈妈的屁股?<br /><br /> 不会吧!<br /><br /> 张环呢依然处於醉酒的状态,生气的伸手拍打着刘健的后背:「你竟然敢打<br />我!」<br /><br /> 刘健本来有些慌张,可是张环这么一挣扎,又让他本已迷糊的脑袋,又一次<br />陷入到迷糊当中,又一次拍打着张环的屁股道:「骚货,让你不听话!」<br /><br /> 可能是在刘健强烈的刺激下刘母有所感觉,缩了缩腿,想要翻身,刘健赶忙<br />放开刘母的脚,拿过早已准备好的乙醇毛巾,来到刘母床头,轻轻地呼唤道:「<br />妈妈,妈妈,该吃药了。」<br /><br /> 刘母没有醒来。<br /><br /> 刘健轻轻的推了推刘母,见到刘母依然沉睡还是没有醒,长舒一口气,内心<br />一阵高兴,计画就要实现了。刘健的计画就给刘母喂下强效春药,趁刘母熟睡侵<br />犯没有恢复意识,和妈妈做爱,彻底的佔有这个跟他有着最亲密关系的女人。要<br />说刘健玩过的女人可够多了,还没有哪一个让刘健这么心虚,这么紧张,这么兴<br />奋,而又这么具有成就感。<br /><br /> 此时刘健已经陷入癫狂的状态,面前的女人在他的眼睛里已经不只是他的亲<br />生妈妈,更是一个张开大腿,将阴道向他完全敞开的一个女人。而只要是一个有<br />着丰满乳房,有着动人阴道,有着纤细腰肢,有着动人脸庞的女人,都可以操。<br /><br /> 而且这个女人还躺在他的床上,他更加不能放过了。<br /><br /> 刘健轻轻的抬起刘母的上身,让刘母重新偎在他的怀里,先壮着胆子吻了吻<br />刘母的嘴角,一股带有茅台的酒香味差点令他控制不住。<br /><br /> 刘健收摄了一下心神,用力推了推刘母。<br /><br /> 刘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她的双眼已经迷离,勉强能认出面前的男人是她的<br />儿子,刚刚升起的警惕心又一次放了下来。<br /><br /> 刘健道:「妈妈,你没事吧,喝口水吧。」<br /><br /> 刘健端起一个水杯放到刘母的唇边刘母感觉到浑身火热,正想喝水,温顺的<br />张开口,将水服下,刘健轻轻的在刘母小巧的耳边说:「妈妈,您喝太多了,今<br />晚我同您一起睡吧,顺便好照顾您!平时我可没有这样的机会,而且是你一直照<br />顾我,爸爸又不在,你身边总需要一个男人的!」<br /><br /> 刘母本来想拒绝,可是听到刘健最后说的一句话,莫名心中一痛,看到骄傲<br />的儿子,一脸关心自己的表情,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说:「其实没关系的,别<br />累着自己,妈妈明天就好了。」<br /><br /> 刘健微微笑着道:「我不放心你。再说妈妈,爸爸也让我好好照顾你,他离<br />开的时候,还特意给我发了短信。」<br /><br /> 刘母尽管知道这么做不好,毕竟刘健已经是一个成年人,可是虚弱的她,不<br />知道是因为酒精的作用,还是心中有报复刘福的想法,莫名的点了点头同意了!<br /><br /> 刘健心中狂喜,终於能和妈妈光明正大的躺在一起睡了!能和妈妈亲热的梦<br />想已经可以实现了!<br /><br /> 而只要两人谁在一起,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最后都可以用醉酒的名义搪塞过<br />去,就算刘母清醒后,也只能咽下这个哑巴亏,如果能在床上在征服刘母,那就<br />更加好了。<br /><br /> 刘健以最快的速度脱光衣服,只剩下内裤紧挨着刘母躺下,先将手臂穿过刘<br />母的粉颈,将刘母搂到自己的怀里。刘母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有紧贴着刘母的刘<br />健能清楚的感受到,刘母的身体在瑟瑟发抖,她并没有睡熟,能感受到儿子的行<br />为,只是身为刘健的妈妈,她不知道该作何反应。<br /><br /> 刘健轻轻的抚摸着妈妈的脸,将嘴贴在妈妈的脸上,热气喷在刘母的脸上,<br />她的脸越来越红了。<br /><br /> 刘母仿佛还在熟睡。<br /><br /> 刘健这时已经不在乎她是真睡还是假谁了,他要做的就是品味美味的母亲。<br /><br /> 刘健轻轻的亲吻着刘母的脸、鼻子、眼睛、耳朵每一处地方,最后轻轻的贴<br />上刘母的樱唇,舌尖轻轻的抵开妈妈的双唇,轻舔妈妈洁白的贝齿,吸吮着妈妈<br />口中的津液。<br /><br /> 这是刘健第一次与妈妈接吻,跟其他所有的女人不同,这不仅是生理上的兴<br />奋,还有着心里上的,打破禁忌的感觉,让刘健沉醉了!<br /><br /> 刘母口中的清香让刘健迷醉,手不知不觉的攀上了刘母高耸的双峰,只觉得<br />掌中满满的都是柔软,在峰顶还有个可爱的突起,脑中哄的一声,热血涌到了头<br />部,急促的呼吸起来,想不到妈妈的乳头竟然这么大,乳房这么软,这真的是一<br />个四十岁女人的乳房吗?<br /><br /> 这么迷人的女人,爸爸怎么就视而不见呢?<br /><br /> 好吧,老爸,既然你拿我赚的钱去玩其他的女人,那你这个女人就交给我吧!<br /><br /> 要不然在这么下去,我这个迷人的母亲,早晚要便宜其他的男人。俗话说的<br />好,肥水不流外人田,我这也是为了稳定咱们家里和平安定的局面!<br /><br /> 刘健给自己找出种种侵犯刘母的理由,将自己说服。<br /><br /> 刘健终於伸手揭开薄被,轻轻地解开刘母内衣的纽扣,分开衣襟,刘母洁白<br />无暇的乳房,呈现在他的眼前。如玉的肌肤、圆润洁白的双乳高耸,如同少女一<br />般一丝也没有下垂的迹象,平坦的小腹不见一丝赘肉,纤细的小腰可爱的小肚脐<br />半遮半掩。刘母双乳上那可爱的乳头,还保持着如同处女般的粉红颜色,淡淡的<br />乳晕浅浅的围绕着乳头,整个身躯在月光下好像散发着圣洁的光芒。这就是我美<br />丽的母亲,这就是我美丽的母亲的身体,这圣洁的娇躯在今晚就完全的属於了我<br />——她的儿子刘健。<br /><br /> 粉木耳啊粉木耳,想不到被爸爸干了这么久,还是一个粉木耳,这么看,老<br />妈还真的是贤良淑德的家庭主妇!<br /><br /> 刘健刚刚发誓,如果有能让他亲近妈妈的机会,他会吻遍妈妈娇躯的每一寸<br />肌肤,他要品尝妈妈娇躯的每一个地方,现在这个机会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他<br />不会放过。刘健轻轻的褪下了刘母的丁字裤,可爱的小内裤啊,今夜你将失职,<br />你的主人将感受来自她自己最亲爱的儿子的爱,在今夜已经不用你来保护你的主<br />人了。<br /><br /> 刘健贪婪的嘴唇从刘母的额头开始缓慢的向下移动,洁白的额头、细嫩的脸<br />颊、小巧的鼻子、紧闭的眼睛,娇小的耳朵,娇嫩的樱唇,精緻小巧的下巴,他<br />火热的唇没有放过每一个地方。<br /><br /> 这时候刘母身体发抖的越发厉害,她早已经从醉酒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可是<br />醒酒过后不仅没有帮助到她,反而令她更加的难受,她感觉到自己的阴道无比渴<br />望阴茎的到来,身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需要一个男人,哪怕这个男人是自己的<br />的儿子,如果不是她还有足够的毅力,她现在就会叫出声,会紧紧搂着刘健的身<br />体,求他来操自己。<br /><br /> 就是因为她超强的意志力,她还在忍受着,可是光是抵抗这种生理感觉,已<br />经耗费了她极大的心里,她已经无力抗拒来自于刘健的魔爪,刘健的舌头,刘健<br />炽热的呼吸!<br /><br /> 刘健恋恋不舍的滑过刘母的脸和修长纤细的脖颈,来到刘母的娇躯,他发狂<br />的吻着刘母洁白娇嫩的肌肤,吻着刘母每一寸肌肤,甚至连刘母腋下的黑毛都没<br />有放过,每一根手指,每一根脚趾都让刘健伸进嘴里用舌头细细的品尝。此时刘<br />健就仿佛一个最癫狂的色魔,两世加在一起,他都没有这么狂乱过。刘健已经不<br />在乎是否会将刘母惊醒,也不在乎她现在是真睡还是假睡,他甚至将刘母翻过身,<br />在刘母娇嫩的后背上一寸一寸的品尝着。鲁姆的粉臀更是让他留恋忘返,因为今<br />晚一切的冲动,都来自於这个无比诱惑人的屁股,刘健忍不住在上面咬出四个牙<br />印,啧啧的亲了几口,又狠狠的拍了几巴掌。<br /><br /> 「妈妈,你的大屁股实在是太有爱了,看到她们,我要是不操你,那就是最<br />大的犯罪!」刘健在刘母的耳边吐出一句令刘母面红耳赤的话。<br /><br /> 终於刘健品尝遍了刘母的每一寸娇嫩的肌肤,开始品尝刘母身体最神圣最圣<br />洁的地方——他出生的地方。<br /><br /> 刘健轻轻的分开刘母修长的大腿,刘母的花蕊不可阻挡的露了出来,在这期<br />间,刘母的双手曾经有意无意的挡在那里,可是被刘健直接拨到了一旁。<br /><br /> 两片粉红色娇嫩的花瓣随着刘母大腿的打开,慢慢的张开了,可爱的小豆豆<br />半遮半掩,刘母的阴毛并不浓厚,整齐而柔顺,看起来应该是被刘福有意的修剪<br />过。刘健凑到近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里并没有腥臊的气味,只有一股浴液<br />的清香,伴随着刘母诱人的体香钻进他的鼻孔。<br /><br /> 刘健伸出舌头不停的舔弄粉红色的花瓣,慢慢地发出了阵阵的水声,刘母随<br />着刘健的舔弄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娇喘声。<br /><br /> 而身体就好像配合着刘母的喘息声而不停的漫出水,液体不停的从入口处涌<br />了出来,而刘母这时感觉全身内心空虚彷佛等待着某种东西的到来。<br /><br /> 「差不多了……妈妈准备好了吗?我要回到我出生的地方了」这时刘母忽然<br />清醒过来……<br /><br /> 「小健!不可以啊……我是你妈我不能和你这样子,我是你妈阿!」刘母这<br />时开始挣扎想要从儿子的身上爬起来,可是刘健用大腿把母亲的大腿给撑开不让<br />她的大腿阖上,再怎么挣扎也无法离开儿子的侵犯,刘健这时用着他火热热的棍<br />子不停磨蹭着母亲的粉红木耳。<br /><br /> 「不要阿……小健恩……不可以恩……喔喔小健……」随着刘健不停的磨蹭<br />刘母的挣扎越来越无力了,似乎在等待他进一步的动作。<br /><br /> 「妈……我要进去了」刘健的肉棒慢慢地挺进刘母的身体内,明明才刚进去<br />而已刘健身体就兴奋的颤抖差点射出来了。<br /><br /> 刘健这时缓了一口气才终於憋住想要射出来的冲动,这时刘健慢开始慢慢地<br />抽动起来。<br /><br /> 「喔……好爽好紧好舒服,妈……你的体内怎这么温暖,好想一直待在里面<br />不出来……你跟老爸结婚这么多年还这么紧? 妈!!我要把你征服让你成为我<br />的女人!!」刘健开始加快抽动的速度,随着刘健加快速度……刘母努力想要憋<br />住声音……可是还是没有什么用。<br /><br /> 「恩……喔小健……小健……喔……恩恩妈妈的宝贝儿子」随着刘母的呻吟<br />声使得刘健的性欲快来越高胀,刘健越插越用力越插越深,不停的往刘母体内前<br />进,那傲人的肉棒不停的磨蹭着刘母的花心,刘母被磨到不停颤抖,下体更是跟<br />水龙头似的不停溢出水来。<br /><br /> 刘母不知不觉开始沉浸在儿子带给他的快感中,双手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勾住<br />刘健的脖子,身体也慢慢地配合着刘健的节奏扭动。<br /><br /> 随着刘母的配合,刘健的动作也越来越卖力……刘健低头看着刘母性感的双<br />唇,舔了一下舌头后就用力的吻了上去,不停的伸出舌头在刘母的嘴唇里不停的<br />搅动,不知道是否刘母已经很久没跟人这样子接吻,刘母的舌头反应非常迟钝就<br />好像这是她第一次跟人这样接吻似的。<br /><br /> 只能被动的迎合。<br /><br /> 刘健不停的吸允着母亲的口水,彷佛着喝着世上最好喝的饮品一样,用着舌<br />头不停挑弄着刘母的迟钝的舌头,随着刘健不停的吸吮着,刘母慢慢的也开始配<br />合起来……用舌头开始回应着儿子的舌头,慢慢的就缠绕在了一起,二条舌头彷<br />佛本来就是一体的不停的纠缠在一起,彷佛好像要把自己给融入对方的身体内似<br />的,而舌头的搅动使得刘母的身体越来越敏感。<br /><br /> 刘母的花心不停的颤抖着……<br /><br /> 忽然刘健感觉到一股滚烫的液体烫在他的肉棒上,原来刘母迎来了他跟儿子<br />的第一次高潮。<br /><br /> 和儿子交合所带来的背德感,以及刘健在许多女人锻炼出来的技巧下,以及<br />傲人尺寸的阴茎征服下,刘母才没多久时间就被儿子带来了人生中第一次的高潮。<br /><br /> 原来……虽然刘母跟刘父结婚这么多年,可是刘父一直以来都是老实人,所<br />以在做那种事情的时候,都只是很单纯的姿势彷佛做功课一样草草结束,不像是<br />刘健不停的变换着姿势,而且还不停的用着傲人的肉棒不停的撞击着出生的子宫,<br />不停磨蹭着。<br /><br /> 「这是什么感觉……我从来没有感受过,我好像快死掉似的,好舒服阿……」<br /><br /> 「小健……不要再一直动了,好酸喔……恩……不要了……我快死掉了阿阿<br />阿」<br /><br /> 随着刘母的高潮到来,刘健还是不停的用力抽插……刘母就彷佛不停身处在<br />天堂和地狱间徘徊着,刘健这时空着的双手慢慢的往上攀上刘母的双峰,双手握<br />住刘母傲人的双峰用力的搓揉,二指不停的挑弄着粉红色的乳头,随着刘健的挑<br />弄后刘母的乳头高高的挺立着。<br /><br /> 「妈……真的好大阿,为什么你的奶还是这么的挺啊?」原来刘母随着经济<br />的改善后,开始注重了个人的身材保养,时不时就跑去给人全身按摩,所以皮肤<br />状况都保持得彷佛30岁左右的妇人,刘母经过仔细保养的身体就彷佛宝石一样,<br />深深着吸引着刘健使他一秒也不肯放手,不停的伸出舌头舔着母亲的双乳,彷佛<br />品尝着最好吃的食物一般,嘴巴卖力的工作着,刘健的下面也不停的抽插自己母<br />亲的身体。<br /><br /> 「妈……」随着低低的怒吼,刘健抽插得越来越用力越来越深。<br /><br /> 阴茎疯狂的顶着刘母的子宫口,不停用力的撞击着,刘健的阴茎慢慢的挤进<br />了宫颈口,前端挤进一个狭窄温暖的地方,从没体验过的感觉让刘健疯狂了,刘<br />健哪怕尝过无数了女人,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感觉……进入子宫后刘健有如回<br />到大海的鱼儿一般,他也回到了他的出生地了,这种感觉让刘健更是疯狂的抽插<br />着,想要在母亲身体内留下他来过的证明。<br /><br /> 「妈……我要射了,我要把你的子宫灌满,我要让你的体内充满我的精华」<br /><br /> 说完后刘健抽插的越来越快,听到刘健的话之后本来安份的刘母又开始用力<br />的挣扎起来。<br /><br /> 「小健!!不要阿……我今天危险期,我还有月经阿……你射进来的话我会<br />怀孕的,快拔出来啊!!」听到了刘母的话之后……刘健兴奋得发抖然后更用力<br />的抽动着。<br /><br /> 「妈……我要你怀上我的孩子,我要你为我生一个属於我们的孩子」<br /><br /> 「小健……不可以阿这样的话我要怎么面对你爸恩……喔喔……小健」<br /><br /> 「妈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属於我一个人的女人了,我要你生一个属於我<br />的孩子」<br /><br /> 「小健……恩……喔……呀我受不了了……不要阿」刘健的分身被刘母的子<br />宫口疯狂的吸允着,刘健这时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全部集中在阴囊,接着滚烫的精<br />液激烈的射了出来,强而有力的撞冲撞着子宫,随着滚烫的精液直接射入了刘母<br />的子宫内,刘母被烫到受不了身体又再一次的颤抖起来,身体彷佛被电到一样,<br />刘母也喷射出滚烫的阴精淋在刘健的阴茎上,随着刘母的阴精淋在阴茎使得刘健<br />的反应更加激烈了,抽插的更猛烈精液也射得更多更猛……还一边射一边不停的<br />抽插着。<br /><br /> 「小健……喔喔……嗯嗯嗯……阿阿阿好热阿……我要怀孕了……我要怀上<br />儿子的孩子了」<br /><br /> 「妈……怀上我的孩子吧,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的女人了」刘健再一次快速<br />冲刺后更用力的射了出来。<br /><br /> 「嗯……嗯阿阿呀!阿小健!!呀……」随着刘母一声尖叫之后,刘母再一<br />次迎来更激烈的高潮之后……就晕了过去。<br /><br /> 看着全身被蹂躏后昏过去的刘母……刘健用力的吻着刘母的嘴唇。<br /><br /> 「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属於我的了」说完后刘健就抱着刘母睡着了。<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 注:据说是我杀破狼本人所写<br /><br />[<i> 本帖最后由 绫城幻雪 于 2020-10-24 15:31(GMT+8) 编辑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