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eding for Mom<br />by MrCurrie©<br />翻译:hentaimania<br />字数:12218<br /><br /> 作者注:本虚构故事中的所有人物均已年满十八岁。本故事包含母子间以受<br />孕为目的的性行为,无肛交场景。<br /><br /> 为母育种(一)<br /><br />  十多年前,我爸爸去世了,只留下我和妈妈两人相依为命。去年,妈妈在四<br />十英里外的另一个镇上买下了一栋新房子。我十八岁生日刚过,我们就搬进了新<br />家。<br /><br />  这房子对于我和妈妈两个人来说有点太大了,但从各个方面看来它都物超所<br />值。我的卧室在二楼,视野开阔,能看到家门前面的整片景色。隔壁那间空出来<br />的房间则被我们改造成了书房。妈妈的卧室在楼下,和餐厅之间隔着一条长长的<br />走廊。客厅正对着房子背面的花园,窗外的美景让屋里也平添了不少安静祥和的<br />气氛。<br /><br />  事实上,我们搬家的决定有一半要归功于妈妈的妹妹——瑞秋。三年前她和<br />丈夫离婚后,就一直劝妈妈搬到她住的这个小镇上来,这样姐妹俩也好作伴。妈<br />妈最终被她说服了,而且搬来之后,很快就开始跟她形影不离。奇怪的是,虽然<br />单身已久,她们俩都没有对其他男性流露出任何兴趣,而是更喜欢跟我待在一起<br />。<br /><br />  老实说,她们俩在吸引男人方面绝对不存在任何问题。她们俩都天生一头浓<br />密的栗色头发,都被精心修剪到齐肩的长度,正好衬托出她们那美丽的脸庞。妈<br />妈棕色的双眼大而深邃,目光对上的那一瞬间就会让人心旷神怡。她的双腿修长<br />优雅,从短裙下自豪地展示着自己。她的胸部不算太大,可也足够在贴身的洋装<br />下撑起傲人的双峰。<br /><br />  瑞秋阿姨才26岁,比妈妈小了11岁。她有着一双绿色的眼睛,为此还特<br />意把头发染成了金色好与之搭配。我以前就觉得她非常漂亮,而她的新发色更让<br />她光彩倍增。她的胸部看上去比妈妈稍大,那双美腿则可与妈妈平分秋色。瑞秋<br />阿姨从来不提她前夫的事,但是当离婚手续尘埃落定的时候,她得到了房子,还<br />有一大笔钱。妈妈告诉我说导致他们离婚的分歧是孩子,却不肯说是瑞秋阿姨想<br />要还是她前夫想要。虽然不知道事情真相如何,但凭我对前姨夫的了解,我怀疑<br />他一定是外遇被抓了现行。<br /><br />  跟她们俩任何一个待在一起时,我的心情总能处在最佳状态。瑞秋阿姨的家<br />离我们就只有几个街区,她几乎每天都走路来我们家串门。我们三个常常一起在<br />新家的后花园里干活,再在一天的辛劳之后用大餐或者电影好好犒劳自己。<br /><br />  过去几年里一起度过的时光让我和妈妈密不可分。当我去上大学的时候,妈<br />妈给我在学校旁边租了一间公寓。她觉得这样比住宿舍来得舒适自在。我一开始<br />以为她是想让我多待在学校,好让她去开始一段新的关系。可当我假期回家的时<br />候,我发现她并没有跟任何人约会。不仅如此,她还请求我每个周末都回家,因<br />为她和瑞秋阿姨想念我的陪伴。我欣然接受了她的提议,并据此调整了我的日程<br />。<br /><br />  周末回家的那些日子里,我发现瑞秋阿姨也一直没有跟任何人约会。她和妈<br />妈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我身上,当我们一起出门的时候,我能感受到其他男人又<br />嫉又羡的目光。瑞秋阿姨的着装风格比妈妈更开放一些,这让我在和她俩一起在<br />外就餐的时候备受煎熬:我通常和妈妈并排而坐,瑞秋阿姨则坐在我的对面。尽<br />管她戴着胸罩,可依然无法遮掩她丰满肉感的双峰和那之间深深的乳沟。我盯着<br />她胸部看的时候被她抓到过很多次,但是她对此只字不提,只是一边跟妈妈聊天<br />,一边用微笑回应我眼神中流露出的倾慕。<br /><br />  大学的第一个学年很快就结束了,我回到家里,准备在这过完整个暑假。刚<br />安顿好东西,妈妈便叫我下楼吃晚饭,她精心准备了我最喜欢的大餐,庆祝我的<br />归来。当我们面对面坐下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是如此地想念妈妈那美丽的面容,<br />以至于让她问了我好几次是不是不喜欢她做的饭,因为我的心思完全不在吃饭上<br />面。我不想让她伤心,只能艰难地把注意力重新拉回到盘中的食物上。她的双眼<br />如有磁力一般吸引着我,深邃而美丽,就像直通她心灵的窗户。<br /><br />  晚饭后,我们收拾干净,便回到客厅休息,同时开始讨论修整花园的计划。<br />每年夏天的这个时候我们都会花很多时间来保持花园里的美景。妈妈还告诉我瑞<br />秋阿姨也迫不及待地想来提供帮手,这个消息根本无助于我已经开始活络的心思<br />。然而令人烦恼的是,我得找一份暑期兼职来帮助支付不断上升的学费,而这无<br />疑会大幅减少我与两位可爱女士在一起的时间。回家的漫长旅程让我早早就萌生<br />了困意,我决定把找工作的事放到明天早上。我脑中不停切换着妈妈和阿姨曼妙<br />的身姿,很快就进入了梦乡,<br /><br />  早上我醒得比平时稍早一些,便直接下楼去了厨房。妈妈依然保持着订报纸<br />的习惯,我回家的时候我们总是一起便吃早饭边看报纸。我到门口把报纸拿了进<br />来,坐到餐桌旁边读边等妈妈。<br /><br />  妈妈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随后从走廊里传来了她的脚步声。她在我的后颈<br />上轻吻了一下,「早上好,山姆。你今天起得有点早。」<br /><br />  她的双唇烧灼着我的皮肤,拉近的距离让我清楚地闻到了她的天然体香。<br /><br />  「是的,我睡得很好。我想我得开始找工作了。」我边回答边抬头看着她从<br />我身边经过,眼前所见让我的目光为之凝固。妈妈穿着一件蓝色的小睡裙,裙摆<br />短到只能勉强遮盖她那丰满紧实的屁股。虽然睡裙的布料并不通透,但却紧密贴<br />合著她的曲线,让我一眼就能看出她里面什么也没有穿。<br /><br />  当她往咖啡机里倒水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她那双修长光滑的裸腿。这不<br />是我第一次看见如此美景,可依然让我兴奋难耐。她弄好咖啡机便转过身来,我<br />赶紧把头埋在报纸里,假装自己没有偷看。当她从我身边经过走回房间的路上,<br />我迷恋的眼光一直追随着她性感的背影。<br /><br />  几分钟后,妈妈披着一件睡袍回来了。她一定是每天一醒来就先进厨房煮咖<br />啡,然后才回去换上睡袍。我以前也早起过,可总是只看见她穿着睡袍。我猜我<br />在大学的这段日子里她改变了生活习惯。<br /><br />  我在心里默默记下,以后不能让睡懒觉耽误早上的养眼时光。只希望她不会<br />又改回穿上睡袍才来厨房煮咖啡的习惯。<br /><br />  吃完早饭,我帮妈妈把碗碟收拾好。她问我今天要做什么,我告诉她我要找<br />一份暑假兼职来付学费。我们讨论了可能的工作前景和求职的方向,她拥抱了我<br />,祝我好运,便换好衣服去上班了。我回到房间开始上网找工作,几分钟之后我<br />听到了汽车发动的声音,我走到窗前看着她的车从车道开出去,等车刚一消失,<br />我就跳到床上开始捋动已经硬得像石头的肉棒,在脑海里重温着妈妈睡裙下的美<br />景。刺激的画面让我根本没法坚持太久,不一会,火热的精液就一股一股地喷到<br />了我的肚皮上。<br /><br />  找工作的事并没有什么进展,于是我决定休息一下,出门走走。我去了趟杂<br />货店,按着妈妈留在餐桌上的清单买了东西。我到家的时候妈妈已经回来了,比<br />她平时下班的时间要早。她拥抱了我,表示欢迎回家,我问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br />,她说她早回来只是为了在我找到工作之前多陪陪我。<br /><br />  我们绕着花园走了几圈,商量着接下来几天该怎么做。吃晚饭的时候我告诉<br />她我没能找到工作,她显得有些失望,但马上就又对我露出了微笑:「谁知道呢<br />?说不定就有好工作在等着你。」<br /><br />  吃完晚饭,我在客厅看电视,妈妈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透过开着的房门我<br />能听到她在讲电话,可能是在跟朋友聊天吧。她的声音很轻,我没法听清谈话的<br />内容,只听见她最后说了声再见,便挂上了电话。<br /><br />  妈妈从房间出来,在我旁边坐下。她的手臂绕过我的身体,好把我搂得更近<br />一些。我感受着她的体温和呼吸,听着她说她会想办法帮我找份兼职。我转过头<br />去,看着那双美丽的眼睛。她告诉我说她的朋友莎伦提到了一些工作机会。我记<br />得莎伦,是我们以前的邻居,她跟妈妈年纪差不多,也是个火辣的美女。妈妈说<br />莎伦有些杂活可以让我帮忙,而且也愿意给我很好的报酬。<br /><br />  莎伦很有钱,以前我们去她家串门的时候她总是会塞给我一张二十块钱的钞<br />票,说是给我的大学基金。我觉得这份工作赚头肯定不少,更何况还是在一个美<br />女身边干活?我立刻答应了下来,妈妈看上去很高兴,她微笑着亲了我一下,便<br />回房间去给莎伦打电话。出来的时候她告诉我,明天一早就可以开始工作。我跟<br />妈妈说了晚安,便回到房间定好了早起的闹钟,躺到床上不一会就睡着了。<br /><br />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起来了,一边假装在餐厅读报纸,一边焦急地等待着妈妈<br />的到来。她分秒不差地出现了,还是穿着昨天那条短睡裙。计划成功了!我抓住<br />每一个机会偷窥着她被贴身衣物勾勒出的美妙曲线。她按部就班地煮上咖啡,又<br />换上睡袍来准备早餐。我告诉妈妈我可能会很晚才回家,因为莎伦家离我们有一<br />个多小时的车程。妈妈给了我一个拥抱,祝我新工作好运。临道别时她性感的微<br />笑中透出一丝暧昧,这让我的肉棒又不争气地硬了。<br /><br />  我开车到了莎伦的家,她还是像我记忆中一样美丽性感。我们一起把她给我<br />的任务过了一遍,清单不长,我觉得我一天就能全部干完,不像妈妈说的那样得<br />花上整整一星期。然而干完第一件事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莎伦让我过来的主要目<br />的完全不在工作上,而是想让我年轻硬挺的肉棒填满她的阴户。她对我的勾引简<br />直是开门见山:带着我去了她的卧室,然后脱光了衣服让我用力干她。<br /><br />  我俩一整天都待在床上,很明显她没有从丈夫那里得到应有的满足。她告诉<br />我说,她丈夫去外地出差了,得到周末才会回来,而且很有可能是在干他的秘书<br />而不是参加商务会议。她对这种不忠倒是没什么意见,因为这段婚姻给了她富足<br />的物质生活。夫妻双方默契十足,都对现状心满意足,谁都没有离婚的想法。<br /><br />  经过一天的体力劳作,我很晚才到家。妈妈问我新工作怎么样,我回答说确<br />实有很多事情要做,可能得忙上一周。她笑了起来,说很高兴能帮我安排这样一<br />份工作。我早早就上床睡觉去了,只为不错过妈妈的晨间睡衣秀。<br /><br />  之后的几天都如出一辙:跟妈妈共进早餐,然后去莎伦家享受一整天的性福<br />。这大大缓解了我对妈妈的幻想,有一天早上我甚至都睡过了头,没赶上妈妈的<br />内衣秀。可星期五还是到了,预示着我的临时工作已近尾声。我满心希望莎伦能<br />够把我的工作延长几天,可她解释说她不想让邻居们起疑心,而且这段时光已经<br />足以让她回味好一阵子了。为了表示感谢,她又跟我做了一整天爱,然后我就带<br />着一张五百美元的钞票离开了。<br /><br />  我到家的时候,妈妈已经准备好了我最爱吃的饭菜,我们边吃边讨论周末的<br />计划,并决定在花园里种些新的作物。妈妈说瑞秋阿姨会过来帮忙,这让我对周<br />末更添期待。我在支票上签了字交给妈妈,说这钱用来帮她支付我的学费,让妈<br />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br /><br />  第二天吃完早饭,我们便开始了园艺工作,没过一会瑞秋阿姨也来了,看上<br />去还是那么靓丽动人。她的年纪跟我差不了太多,为了避免尴尬我们通常不会拥<br />抱,但她还是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胳膊表示亲热,这让我的裤裆又开始紧绷起来。<br />接下来我们工作了一整天,然后决定出去吃饭来犒劳大家的辛苦。<br /><br />  瑞秋阿姨先回家换衣服了,我和妈妈随后开车过去接她。吃饭的时候,两位<br />女士光彩摄人,俨然成为了周围所有人目光的焦点。我能感觉到周围那些丈夫们<br />嫉妒地盯着我们,我的心中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回家之后,一天的劳作让<br />我倒头就睡,几乎一瞬间就进入了梦乡。<br /><br />  一觉醒来,我们像往常一样吃完早饭,妈妈把椅子拉到我面前坐下,距离近<br />到她的腿都跟我的腿交叉挨着了。她凑过来抚摸着我胳膊,我能感觉到她睡袍下<br />光滑的膝盖贴在我的腿上,那温柔的触感如同一波又一波电流,直通向我渐挺的<br />肉棒。<br /><br />  她说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我也学她的样子抚摸着她的胳膊,这让我们<br />俩都能放松下来。我庆幸自己也穿着睡袍,能够挡住我因为跟妈妈亲密接触而勃<br />起的阴茎。<br /><br />  妈妈看着我,好像在思索该怎么把她的心事表达出来。我回望着她那双棕色<br />的眼睛,巴不得这一刻能永远定格下去。妈妈开口告诉我,她昨晚跟莎伦在电话<br />上聊了很长时间。我心中一沉,不知道莎伦到底跟她说了什么。<br /><br />  「莎伦怀孕了。」妈妈的语气平静,眼睛却仍然盯着我。我几乎能看到自己<br />脸上掠过的惊恐表情。和莎伦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没有采用任何保护措施,每次我<br />射满她阴道的时候她都紧紧地搂着我不放,我还天真地以为她做好了避孕呢。<br /><br />  「是你的孩子,山姆。」她继续说道。<br /><br />  恐惧席卷了我的全身,除了紧紧地握住妈妈的手臂,我没法做出任何反应。<br />我怎么就会白痴到忘记保护措施呢?那些把别人肚子搞大的悲惨案例在我的脑中<br />一发不可收拾。妈妈看出了我的惊慌失措,把我的手从她胳膊上拉开,又紧紧握<br />住。她开心地看着我,仿佛觉得我的反应非常好笑。<br /><br />  「放松点,没事的。她就是想要这个孩子。她把她勾引你的过程都告诉我了<br />,还说她故意让你以为她在避孕。」妈妈的语气依然波澜不惊,想让我冷静下来<br />。她伸出双手上下抚摸我的胳膊,好缓解我紧张的情绪。<br /><br />  我深吸了一口气,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哇噢,妈妈!我不知道该说什<br />么。你觉得这样没问题吗?她想要我做什么?」<br /><br />  「她只想要一个孩子,可她的丈夫没法给她。她现在很开心,也不想从你这<br />得到什么。你看,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说着,仍然看着我的眼睛。<br /><br />  「没什么大不了?」<br /><br />  妈妈继续解释:「对。有钱的女人们经常会找年轻小伙子来让她们怀孕——<br />如果他们的丈夫做不到或者不愿意的话。」<br /><br />  「她们为什么不去生育诊所做人工受孕呢?」我问道。妈妈温柔的抚摸让我<br />逐渐放松下来。<br /><br />  「因为她们不想让人知道,只能用更加谨慎的办法。大多数的丈夫不愿意公<br />开这种事情,觉得会被自己的同事看不起。莎伦让我跟你谈谈,好让你放心。她<br />也不想让你蒙在鼓里,可又怕你拒绝她。」妈妈说完,静静地看着我,等待着我<br />的反应。<br /><br />  我笑了:「没事的妈妈,我喜欢莎伦,我也为她开心。不过确实把我累得够<br />呛。」<br /><br />  「不用告诉我细节,山姆。当母亲的不想了解这些事情。」她笑了,打破了<br />紧张的气氛。<br /><br />  她把椅子拉回原位,我们换好衣服,又开始了辛勤耕作的一天。将近中午的<br />时候瑞秋阿姨加入了我们,她弯腰的时候领口露出的美景让人心旷神怡,可我盯<br />着看的时候被妈妈抓到了好几次。我意识到自己丝毫没做掩饰,脸涨得通红。妈<br />妈只是调皮地对我笑了笑,便继续开始工作。<br /><br />  吃过晚饭,瑞秋阿姨就回家了,我和妈妈各自洗完澡,回到沙发上一起看电<br />视。妈妈斜靠在我身上,挽着我的手臂,像早上一样用手抚摸着我。她抓着我的<br />手放在自己的胳膊上,示意我照着做。她又开始轻轻揉捏着我的手臂,我也依样<br />施为。我们享受着亲密的时光,互相按摩,心意相通。她皮肤的触感光滑柔嫩,<br />我只盼能整晚都跟她这样相拥度过。<br /><br />  转眼又到了该道晚安的时候了,妈妈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道:「我非常享受<br />我们一起度过的周末时光,和你在一起我非常开心。你在学校的时候,我才知道<br />我有多怀念你的陪伴。」<br /><br />  「和你还有瑞秋阿姨一起在花园工作的时候我也很开心。可惜我明天又得去<br />找份新工作了。」然而我的心底却盼望着她还有其他需要帮助的火辣朋友。<br /><br />  仿佛读懂了我的心意一般,妈妈说道:「莎伦告诉我,她的几个朋友现在非<br />常羡慕她。」她直视着我的眼睛,「你知道吗,其实有办法让你既能在暑假里多<br />陪陪我,又能赚钱。」<br /><br />  看着我毫无头绪的表情,妈妈继续解释她的计划:「莎伦说她的朋友也愿意<br />花钱买同样的服务。这要不了多少时间,而我们俩也有更多的机会待在一起。」<br /><br />  这下我明白了,妈妈想让我帮莎伦的朋友也怀上孩子。我尽量掩饰自己声音<br />中的兴奋:「妈呀,你这是要帮你自己的儿子拉皮条?听起来可不怎么合法。」<br /><br />  妈妈用力捏了一下我的手臂:「不是拉皮条。这跟性没有关系,你只是在为<br />绝望的女性提供精液。她们需要我们的服务,也愿意为此付钱。」<br /><br />  「呃……妈妈,你也知道性是这件事的一部分对吧?法律方面呢?如果她们<br />找上我要抚养费该怎么办?」<br /><br />  妈妈开始仔细解释她的方案。她向我保证这些女性并没有任何跟我扯上关系<br />的意思。整个过程中她们甚至不想看到我的脸。这不是做爱,只是一种授精的手<br />段。客户都要求保密,不想牵涉其他任何人。莎伦认识一个可靠的律师,可以起<br />草一份保护双方利益的合同。这些女人也不会是任何我们见过的人,以确保整个<br />过程天衣无缝。<br /><br />  整个计划一听就经过深思熟虑,我只好奇妈妈和莎伦在细节上研究了多久。<br />我难以掩饰这份新的暑假工作所带来的激动心情,只能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回答:<br />「当然,妈妈。我愿意帮忙,我也想在家多陪陪你。」<br /><br />  「太好了,山姆。我这周会请假,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了。」她一边<br />说着,一边重新开始温柔地抚摸我的胳膊。<br /><br />  一整夜我都在做关于暑假新工作的梦。早早起床之后,我又坐到厨房等着妈<br />妈一起吃早饭。今天早上她比平时晚得多,我都开始怀疑她因为这周休假就开始<br />睡懒觉了。可正当我准备回自己房间的时候,我听到她的房门打开又关上。进来<br />的时候,她像往常一样吻了我的后颈。今天她穿着一件深绿色的无袖睡裙,当她<br />在厨房里走来走去的时候,雪白的大腿在裙下忽隐忽现。今天还有一个新变化:<br />她没有回去换上睡袍,而是穿着睡裙直接开始准备早餐。<br /><br />  吃早饭的时候妈妈坐在我的对面,她的新睡裙前面有一条窄窄的开口,正好<br />展露出一小段乳沟。我明目张胆地盯着她双乳之间暴露出来的肌肤,她却若无其<br />事地继续用餐。直到吃完早饭,我的下体都处于坚硬状态,耳中基本没听见她说<br />了什么,我云山雾绕的脑中只隐约记得她要到莎伦那儿去讨论细节。<br /><br />  妈妈的车还没开上大路,我已经开始捋动起坚挺的肉棒来,一边想象着妈妈<br />性感的身体,一边很快就射了出来。<br /><br />  几个小时后,当我正在花园里干活的时候,妈妈回来了。吃饭的时候我们决<br />定下午和瑞秋阿姨一起去看电影。愉快的一天很快就又过去了,可我还是好奇妈<br />妈和莎伦今天都谈了些什么。回到家里,妈妈和我一起坐在沙发上,跟我说她在<br />莎伦那里见到了一个客户,还安排好了明天跟我见面。她美丽的眼睛直视着我,<br />解释道:「客户会来我们家。你得先在自己的房间等着。你跟客户不会见面,因<br />为她们不希望能在今后认出你来。我会帮她做好准备,她会躺在我的床上,全身<br />上下用床单盖好,你只需要接触到足够你完成任务的部分。客户绝不会让你看到<br />她的脸,也不会跟你说话。」<br /><br />  我点头表示明白,可马上就开始担心起来:如果没有前戏,我能硬得起来吗<br />?<br /><br />  「妈妈,我有点不明白。不能接吻,不能说话,不能触摸,我要是没办法表<br />现得很好,那该怎么办?」<br /><br />  妈妈沉默了一会,思考着我话里的意思,然后说:「这的确有些为难。我会<br />告诉她们,你可能会抚摸她们的腿来推进事情的发展,如果有帮助的话,你也可<br />以跟她们说话,但是她们不会作出任何回应。当然,她们也希望一切顺利,所以<br />我觉得她们会容忍一些必要的行为。」<br /><br />  第二天早上,妈妈还是穿着那件绿色的睡裙。吃完早饭,我回到房间等着妈<br />妈告诉我去开始服务。我没有换下睡袍,尽量不去想跟妈妈有关的一切,我可不<br />希望在诱惑下忍不住先来一发。我听到一辆车停在了门口,然后楼下传来了模糊<br />的人声。一定是妈妈在帮客户做准备。过了一会,我听见有人轻轻敲门。我打开<br />门,看到妈妈站在门口,依然穿着那件惹人遐思的睡裙。她看到我脸上的惊讶,<br />便解释说如果她穿得不那么正式,客户会觉得更放松一些。<br /><br />  对此我当然没有任何怨言,我巴不得她整天都这么穿呢!她搂着我,轻轻地<br />抚摸着我的胳膊,我也一样抚摸着她,享受着她柔软肌肤的触感。她突然问我:<br />「宝贝,我们还没谈过报酬的问题呢,你想自己留多少?」<br /><br />  「妈妈,你全部拿着吧。是你供我读的大学,这是理所应当的。而且我也没<br />什么可花钱的地方,一直都是你在为家里操心。」<br /><br />  妈妈笑了,她那几乎衣不蔽体的娇躯贴了过来,紧紧地拥抱了我一下。即使<br />隔着睡袍,我也能清楚感觉到她那没有胸罩遮挡的双乳贴在我的胸前。这让我几<br />乎立刻就硬了起来,我不得不赶紧放开她,以免让她发现。她笑着让我再等几分<br />钟就下楼,而我却开始焦虑起来,忐忑地等待着开始我的新工作。<br /><br />  时间差不多了,我紧张不安地下楼,走进妈妈的卧室,关上身后的房门。我<br />脱下睡袍,发现本来硬挺的肉棒在心理压力的作用下已经开始变软了。一条轻薄<br />的丝质床单铺在妈妈的床上,上端牢牢地固定在床头上,床单下能清楚地看到女<br />性乳房和髋部隆起的轮廓,我走过去,慢慢揭开床单,露出她膝盖以下的小腿。<br />她的皮肤颜色颇深,但不是因为人种,而是日晒的结果。这个女人是个太阳的崇<br />拜者。她的双腿并拢,肌肉在我的触碰之下开始绷紧。<br /><br />  因为日晒过多,她的皮肤摸上去有些粗糙,像皮革那样又硬又干。看到她这<br />么紧张,我开始轻轻地跟她说话,试图缓解她的情绪。我继续把床单往上移,开<br />始轻抚她的大腿。她的双手平放在身体两侧,却握紧了拳头。我开始担心她是不<br />是太过紧张,以至于没法让我完成预定的任务。<br /><br />  我已经完全软了,我的脑中只想着怎么让这个女人放松下来。一瞬间,我有<br />了主意:她喜欢日光浴,那么也应该会为自己古铜色的皮肤而自豪吧。<br /><br />  我一边称赞着她的肤色,一边温柔地按摩她的双腿。我感到她开始没那么紧<br />张了,于是让她想象自己正在太阳下享受日晒的温暖。她的意识飞到了那个快乐<br />的地方,双手也放松了下来。<br /><br />  我继续抚摸她的大腿,告诉她这是她在给自己身上涂防晒油。这让她的情绪<br />进入了一种安全舒适的状态,她的双腿也稍稍张开了一些。我轻轻地把床单拉到<br />她的腰部,将她的下体完全暴露在外,我能在她的皮肤上清楚看到比基尼形状的<br />浅色晒痕。她的腰下面垫着一个枕头,抬起了她的臀部。我好奇这到底是为了让<br />我的精液更好地留在她的体内,还是为了让我不用压在她身上就能插入。<br /><br />  她的阴户非常光洁,只在阴蒂上方有一小片毛发。我的手指慢慢地划过那道<br />裂隙,却因为她依然紧绷的双腿而无法继续深入。我只能再想办法让她紧张的情<br />绪更加缓和下来。<br /><br />  「你的肤色真是令人难以置信,完美,均匀。」我一边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br />,一边告诉她,「想想一下你正沐浴在阳光下,轻松,性感。」<br /><br />  我感觉到她的身体柔软了下来,大腿也分得更开了一些,好让我更容易深入<br />。她的反应跟我预想的一样,于是我开始推动剧情的发展:「你在后院晒着太阳<br />,但是不得不穿着内裤,因为你害怕朋友和快递员突然出现。」<br /><br />  她的臀部开始兴奋地蠕动起来,而我则继续为她编织幻想:「我希望我是那<br />个幸运的送货员,走到院子里,看着眼前这个健康性感的裸体美女。」<br /><br />  她的幻想战胜了紧张的情绪,我能感觉到阴唇间湿润了起来:「日光裸浴的<br />时候需要非常小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有朋友或者家人不期而至。」<br /><br />  直到我提到家人,她才反应过来,我正在逐步逼近她心中那个隐藏的幻想。<br /><br />  「你的女儿可能会看见你,看到她裸体的妈妈会很尴尬。或者,甚至可能是<br />你的儿子。」<br /><br />  当我提到她儿子的时候,她的臀部不自觉地向上拱起,我知道我的计划已经<br />成功了。我的手指来回抚弄着她湿漉漉的缝隙,而她在脑中回味着我的话。我知<br />道这个女人在心理上幻想着自己的儿子,这个想法让我的阳具也迅速起立。<br /><br />  「我可以想象放到发生了什么。有一天,你正在裸体晒太阳。你听到屋里的<br />电话铃响,却迟迟没有起身去接。答录机响了,你听到儿子在说话。你准备接听<br />,却停了下来,让答录机接了电话。他说她要下班了,会比平时更早回来。他以<br />为你去朋友加了,就告诉你他要去晒太阳,直到你回家。」<br /><br />  在我为她描述不伦幻想的时候,她的双腿张得更开了。我的手在她的阴唇和<br />大腿之间来回轻抚。「你知道他为什么打电话回来。他毕业后还是跟你住在一起<br />。有一次他提前回家,看到了你日光下的裸体。他惊讶地喊了出来。你抬头看他<br />的时候他跑回了屋里。你穿好衣服进去看他,他小心地不提这件事。他的脸很红<br />,但更重要的是他的裤子鼓了出来。你儿子的鸡巴因为自己美丽母亲的裸体而坚<br />硬无比。」<br /><br />  她用双手捧起自己的臀部揉搓起来,这让她的下体抬得更高,迎向我不断摸<br />索的手。她已经完全沉浸在我给她的幻想之中了。我的阳具已经整装待发,而这<br />出母子相奸的戏码也即将开演。<br /><br />  「你知道一个好母亲应该做什么。穿好你的衣服才是正确的选择。你不应该<br />让他再次难堪。可你兴奋,紧缩的小穴压倒了理智的想法。他不知道你在家。他<br />以为你出去了。你站起来调整躺椅的方向,好让自己饥渴,母性的小穴正对着门<br />口。你听到他的车开进车道,你开始就为,张开双腿微儿子表演。你戴着墨镜装<br />睡,他不会知道你也在看着他。」<br /><br />  家庭幻想继续上演。她抬起膝盖,两腿分得更开了,阴户里荡漾出一片水光<br />。我在她火热洞口周围的浅色区域来回按摩。她的皮肤光滑了许多,让我想起了<br />之前抚摸妈妈的手臂。<br /><br />  「你听到后院门滑开的声音,就透过墨镜看着他。他只穿着内裤,本来是想<br />要晒太阳。他站在那儿盯着你的裸体,轻轻地叫你。他的声音不大,不足以吵醒<br />你,但可以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睡着了。你依旧沉默不语。他继续前进,无法将目<br />光从你的小穴移开。他的裤子拉下来了。你从小到大第一次看到儿子坚挺的鸡巴<br />。」<br /><br />  她想象着兴奋的儿子站在面前的样子,臀部止不住地颤动。她的手伸到我的<br />背上,上下抚摸着。我的两根手指慢慢探入她湿润的阴道,开始温柔地抽插。<br /><br />  「你儿子一边慢慢地套弄自己坚硬的鸡巴,一边盯着自己妈妈张开的小穴。<br />他每弄几下就往下握住蛋蛋,又从下往上直撸到头。」<br /><br />  她的双手从我背上移开,伸向了我的下身。她按照我描述她儿子的动作紧握<br />着我光滑的阳具,一边轻轻地捏着我的睾丸,一边在往上套弄的时候扭动我又大<br />又圆的龟头。随着幻想逐渐成真,我们俩的下体都开始汁液淋漓起来。<br /><br />  「你感觉到他离躺椅更近了。你儿子那禁忌的鸡巴已经危险地接近了你敞开<br />的小穴。他再次呼唤你,而你的呻吟声鼓舞了他的信心。你好像在做梦,喃喃地<br />叫着他的名字。你的臀部往上翘起,仿佛在梦里跟他做爱。你低声地说出你的幻<br />想,告诉他你是多么地想要他的硬鸡巴。」<br /><br />  她的手离开了我的阳具,抱在了我的腰侧。她抓得很紧,期待着儿子进入她<br />身体的那一刻。我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油滑充血的龟头在她的穴口游走。她<br />无法忍受这种折磨,腰向上一耸,被捕获的阳具深深陷入了她饥渴的甬道。<br /><br />  「你儿子现在硬得像块石头,根本拔不出来。他本不想走到这一步的,可一<br />不小心,鸡巴还是插进了妈妈神圣的腔道。他以为你还在睡觉,但他还是告诉你<br />,他很抱歉,请求你的原谅。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再也忍不住了。他大声诉说着<br />对你的爱,把他坚硬的鸡巴插进了你饥渴的小穴里。」<br /><br />  我顺着她的动作把阳具送入她紧窄的肉鞘,里面油腻润滑,让我毫不费力地<br />一插到底,直到我的睾丸紧贴着她的臀部。我拉回来,再次插了进去,我可以听<br />到她在床单下随着我的动作喘息。我狠狠地干了她几分钟,我们俩都越发激情起<br />来。她不断向上挺着腰,扭动着屁股,完全沉浸在这乱伦的幻想之中。<br /><br />  她紧紧抓着我的腰,每一次插入时都把我用力往下拉。我意识到自己已经违<br />反妈妈之前定好的规则了,可我还是决定继续突破极限。我的手伸到了床单下面<br />,抓向她的乳房。是时候把角色扮演换成更个性化的技巧了。<br /><br />  「哦,妈妈!你的小穴好紧好热,我都想了好多年了。我要抓住你的奶子,<br />它们太完美了。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我的声音都哽咽了。我捧着她的乳房<br />左右把玩,下身却继续冲击着她的阴户。她的头在床单下扭来扭去,呻吟声也越<br />来越响。<br /><br />  我跟别的女孩一起的时候,很多次都幻想着是在跟自己的妈妈做爱,但都小<br />心翼翼地没有叫出妈妈的名字,也没跟任何人谈过我对妈妈的感情。现在我终于<br />能够完整地实现我的幻想了。我疯狂地干着她,此时此刻她就是我的妈妈。<br /><br />  我捏住她充血的乳头,拉扯玩弄着这对敏感的蓓蕾。我们俩沉浸在自己的角<br />色当中,也都坚持不了多久了。她的腔道不断地痉挛紧缩,每一次抽插她都把腰<br />抬起,好把我拉进她身体的最深处。<br /><br />  「哦,妈妈,我不行了。我快射出来了。我坚持不住了。我不知道你有没有<br />保护措施,也许我应该先拔出来,然后……」<br /><br />  我根本没机会说完。她一把抓住我的臀部,把我紧贴在她的身上。我叫道:<br />「妈妈,我要射在你身体里了。我要用精液填满你的阴道。」<br /><br />  一股股精液从我的阳具顶端射入她渴求已久的膣穴里。在我射出第二波的时<br />候,她的高潮也来了。同时到来的高潮让我们母子相奸的激情更加热烈。一切结<br />束的时候,我的阳具继续插在她紧缩的阴道里,直到好几分钟后我终于软下来的<br />时候才拔了出来。我伸手塞进她的洞口,想把尽可能多的精子留在那里。<br /><br />  「你身体里的精液真多啊,妈妈。我猜我的精子们正在为你的卵子争先恐后<br />呢。我真幸运能有你这样性感的妈妈,还能和你有这样美妙的乱伦做爱。」我缓<br />慢地抽出手指,而她紧紧并拢双腿,把我的手指夹在她满溢的阴道里。这是她表<br />达赞许的方式,也是她尽可能留住更多精子的尝试。<br /><br />  我退到床下,把床单拉下来给她盖好,再穿上睡袍。我知道自己违反了不止<br />一条妈妈的规定,不禁开始担心这会不会是我最后一次工作。回到房间后,我进<br />了浴室洗掉身上性爱的味道。<br /><br />  擦干身子的时候,我听到车离开的声音。我下楼看到妈妈穿着工作服,她笑<br />着告诉我,我们该去花园干活了。对于我的表现她一个字也没提,我们都装作刚<br />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br /><br />  晚饭后,妈妈坐在我身边的沙发上搂着我。我们一边看电视上的戏剧,一边<br />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胳膊。她打破了沉默,问我今天早上怎么样。我告诉她这几乎<br />就是一场灾难,在没有任何前戏的情况下,很难有所作为。她露出失望的神情,<br />紧紧抱着我以示安慰。<br /><br />  享受了一分钟的拥抱之后,我继续解释:「抚摸她的双腿没多大用,她的皮<br />肤晒太阳晒得太久了,又硬又糙,不是很性感。我想她的年龄跟你差不多,但是<br />我敢打赌,她看上去至少比你大十岁。」<br /><br />  妈妈惊叹道:「哇,你猜得还真准。她和我一样大,我也确实注意到了日光<br />浴对她的影响。可惜女人们没有意识到太阳能造成多大伤害。所以最后你还是成<br />功了?」<br /><br />  我一边抚摸着妈妈的手臂,一边告诉她:「是的,我只能在抚摸她的时候去<br />想象更光洁的肌肤。」<br /><br />  妈妈的手伸向我的手,制止了我对她的继续抚摸。她的声音有点尖锐:「你<br />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想着自己的妈妈?」<br /><br />  「没有啦妈妈,那样就会太奇怪了。我只是想着你肌肤的触感,是那么的光<br />滑柔嫩。我那时候必须做点什么,不然就真的进行不下去了。」我告诉她。妈妈<br />放开了我的手,让我继续对她的爱抚。<br /><br />  「我的确也有意这么做,如果真的有帮助的话,我倒没什么可抱怨的。」妈<br />妈承认了。<br /><br />  「我希望她对结果满意,我已经尽力了。」我小心地措辞,看妈妈会有什么<br />反应。<br /><br />  她的回答不太客气:「我告诉她我不想知道任何细节,但是她确实告诉我你<br />表现得很好,也很守规矩。她还说你很贴心,你说的那些话让她感觉很轻松。她<br />挺满意,我觉得我们的第一单生意是完全成功的。」<br /><br />  我回味着与第一个客户相处的时光,不知不觉又硬了起来,还好妈妈换了个<br />话题。听起来这个女人并没有透露我们一起谱写的幻想,这是个好消息。让妈妈<br />知道太多应该不是个好主意。我好奇这个女人是不是已经跟她的儿子上过床了,<br />或者她是不是有一个儿子。如果她真的有一个儿子,他可能会在不久的将来收到<br />一个相当大的惊喜。<br /><br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