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啊……﹗啊﹗嗯啊﹗好棒﹗深点……在深点……啊﹗」<br><br>女人的欣喜的嘶吼在房间里回荡着,身前的人影高举着女人的脚踝两人的下<br>身激烈的撞击着。<br><br>昏暗的光源下隐约的能看见女人身前的人影有着与女人相同的美丽曲缐,如<br>瀑的白金色秀发随着他的挺动飞舞着,站立的人影甩动了头挥开阻碍她视缐的头<br>发底下露出的是脸蛋是就连正在呻吟的女子都无法比拟的艳丽。<br><br>但是人影的胸博正面是一片平坦,下体扎在女人臀部的硕大阳物再在证实了<br>眼前的丽人是位男子。<br><br>「拜托……再深点啊……这样根本就……呜﹗对,就是那……个呃啊﹗」<br><br>男人放下了女人的双腿,只凭着下体支撑她,但是他无所谓,因为女人被紧<br>缚的双臂正吊在房里中央的横樑上,负担了多数的重量。<br><br>他抽出了本来插在女人阴部的玻璃伪阳具,随手掷到一旁,同时另一手将放<br>在一旁桌面上正发出震动马达运转声比玻璃伪阳具更粗长的电动按摩棒,开启了<br>另一个开关,透明硅胶下的粗大颗粒开始蠕动着,沒有任何的言语直接的插进女<br>人早已湿润不堪的腔内。<br><br>男人抓过女人的臀肉继续的挺动自己的坚硬,配合着顶在自己鼠膝部的按摩<br>棒,从肠膜的内侧一同刺激着女人的子宫颈。<br><br>此时女人发出了更加响亮、激情、诱人的嘶语。<br><br><br>被抛弃在角落的碎裂物,散发着白色的热气,上面佈满着淫弥的液体与气味<br>随着温度的散失,渐渐的冷却、黯淡。<br><br><br><br>假日的午后,男人换上了女性牛仔裤,在布料的包附下他那与女性无异甚至<br>过之的美丽长腿、紧致俏挺的臀部显得更加的诱人,上身虽然是相当普通的衬衫<br>与外套,但是光凭着他那用艳丽二字仍不足以形容的脸蛋,略施粉脂便足以有倾<br>城的美丽,再加上夺人目光、耀眼的白金色秀发,每当他如此装扮时,身边总是<br>有着无数的目光。<br><br>一如往常,他驾着前些日子购入的重型机车前往鬧区。卸下安全帽的瞬间,<br>周遭的众人不禁的发出了嘆息,男人无不张着自己垂涎的嘴,女人甚至连身旁伴<br>侣失态的举动都已遗忘。<br><br>他是那麽的混乱众生,特別是在这玄发黑瞳的地域。<br><br>这里是他第一次前来的街道,每当他物色到了新的猎物,他便会再更换下个<br>猎场,毕竟这麽一个引人注目的人物不可能不引来守护者的注意。<br><br><br><br>今日,已是第二回走过这个街角了,时间正是用餐前的片刻,腹腔的飢蠕让<br>他有些不耐,但是为了满足精神与肉体的飢渴,他可以忍耐,只要能找到适合的<br>猎物。<br><br>想法刚飘过意识,他便嗅到了猎物的气味。<br><br>「你这个贱人说什么﹗老子可是在你身上花了那麽多时间跟精力,甚至是金<br>钱﹗你居然一句『我们不合适』就想抛弃老子﹗」<br><br>街旁总会有这麽样的情况发生,每当到了这麽季节。<br><br>「哼﹗你也不想想你自己是什么样子,大学被退学、工作的地方被开除一点<br>用处都沒有,还敢这麽大声﹗」<br><br>「你﹗」<br><br>啪﹗<br><br>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他心想︰『时机成熟了。』<br><br>当男子的手再度举起时,本以为会再挨上一巴掌的女人瑟缩的闭上了眼,但<br>沒有感到火热的刺痛出现下脸上,倒是听见了一声巨响,像是有个人撞倒了一旁<br>的垃圾桶上的声音。<br><br>张开双眼一看,眼前出现的是一位极度美丽的女子。<br><br>「你沒是吧哎呀,都红肿成这样了。」<br><br>女子略为冰冷的手指轻抚着她火辣的脸蛋,而她只能讶异的望着哪美丽的脸<br>庞连自己的疼痛都遗忘了。<br><br>从旁人的目光看来,男子在举起手的时候,女子来到了他身旁一个侧身贯踢<br>就把男子  到了街边的垃圾桶堆中。<br><br>女人也是个美丽异常的女性,两个美的惊人的人物站在一起,其中一位怜爱<br>的眼神辉映着另一位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禁让人有无限的遐想。<br><br>见周遭的目光开始有了变化,他引着女人离开了现场,前往刚刚物色到的餐<br>厅并邀请女人用餐。中性带有独特音质的嗓言让女人迷惑的不疑有他。<br><br>两人愉快的闲话家常,两人此时彷佛已是多年的好友般无所不谈,他甚致还<br>透露了自己的身分,闻言,女子只是乐的花枝乱颤。<br><br>餐后,两人一同前往了高级的影城,包厢里两人相互倚着。<br><br>剧情中的男女激情时,他搂着女人灵巧的双手轻抚着女人的胸腹,虽然礼貌<br>的避开了最敏感的位置,但是这样的调情却已让女人唿吸变得混乱,眼神变得迷<br>蒙湿润,两人的双唇交叠时他已经肯定女人是他今日最理想的猎物。<br><br>「別……不要在这里……嗯……。」女人拦住了他自膝头探往腿根的手。<br><br>「到我家……继续……好吗」耳边的轻呢,让女人心理一阵酥痒。<br><br>两人抛下了还剩下近三十分钟的影城,跨上了他的机车,全速的前往男人的<br>住所。<br><br>男人领着女人进入了房内,两人的衣着早在进入屋内时开始离开身体,凌乱<br>的散落在走廊上。<br><br>房内相当的空旷,虽说并不是相当的宽广,除了周遭的置物架与橱柜外中央<br>是空旷的一片,在视觉上让人有种空荡的感觉。空气中弥漫着熏香混杂着奇异腥<br>味的气味,但此刻女人沒有多想。<br><br>他拉过了一旁有些不同的高脚椅,把女人抱起放上去。这高脚椅只有浅短呈<br>新月形的坐埝,高度则是配合着男人的身高便利他的入侵。<br><br>男人一手捧着女人的乳房吮着高挺的乳头,一手激烈的抚着女人的阴唇,随<br>着动作的加剧女人的股间开始变得潮湿,紧闭的肉唇也渐渐开放。空气中的熏香<br>开始转变为淫弥的野兽气味。<br><br>他熟练的找出了那开始充血勃起的豆蔻,指腹细细的磨蹭着,让女人发出了<br>呻吟。<br><br>手指入侵的瞬间。女人紧拥住男人的头让他深埋在自己的丰乳间,男人的手<br>指浅浅的骚刮着肉壁,时而轻抚时而重压,让女人一阵阵的颤抖。<br><br>女人沈醉在男人的抚弄时,他挣脱了女人的拥抱极据侵略性的稳住女人的嘴<br>唇,女人也积极的吐出软肉附应着男人。<br><br>此时,男人的另一只手拈取了泉涌的淫液,绕过了臀部涂抹在女人紧闭的菊<br>蕾上。<br><br>「嗯哈……那里是……呜嗯﹗」<br><br>男人刻意的只在外头回荡,细致的刮扰着,同时微微的插入在主人刻意封闭<br>时又回荡在门边。<br><br>「我沒试过……而且……很脏。」女人娇羞的埋在男人的鬓边但沒有拒绝。<br><br>「那麽,洗一下就可以啦。」男人露出了微笑,极诱人的。<br><br>他抓起了女人的双手,拉下了上头的锁链与手铐捆绑了女人。<br><br>「不可以逃跑喔,可爱的小绵羊。」说着还轻啄了她的唇。<br><br>女人胀红着脸,忸怩着身躯,乖乖的坐在原处。<br><br>他拿出了水桶与浣肠的器具,还有一个大容量的保温壶,带有孔洞的肛塞连<br>接着水管直到水桶里,另一个单向的细孔上的水管则连到男人手中的巨大针筒。<br><br>男人从壶中吸取了液体,重新接回到了细管上。执起了肛塞,男人刻意的在<br>女人面前舔抵、吞吐着,让女人脸红心跳。<br><br>「放轻松喔。」湿润的肛塞尖端抵着女人未曾开发的幽门。<br><br>「嗯﹗」石伞沒入体内,括约肌本能的收紧,连结柄端细柱上的颗粒上她感<br>到一阵搔痒。<br><br>夹子夹住了粗大的排管,比体温略高的液体开始涌入了肠内,女人感到了体<br>内一阵温暖。液体全数进入后,他轻柔的按摩腹部,虽然腹内的液体让她有些不<br>适但是这样的动作却让她分外的舒适。<br><br>「要解开啰。」「嗯啊啊……。」<br> 褐浊色的液体涌入了水桶中,水的声响让女人羞红了脸,紧抱着男人︰「不<br>……不要看啦﹗」<br><br>男人第二次注入了液体,这次在她排泄时,男人亲吻着女人的双颊与嘴唇,<br>让女人更加的不知所措,可爱的模样让男人不禁微笑。<br><br>待体内出来的液体已是澄清时,已是第四回的排泄,女人感到脱力,身体紧<br>靠着他,脸上自然是朝红不退。<br><br>从已无法完全紧缩的花蕾上取下了器具,女人吐出了细细呻吟,把整组器具<br>投进水桶中,男人用脚踢开了放在滑轮平台上的水桶,手指再次的挑战。<br><br>这次,女人沒有拒绝他,或该说无力拒绝,隔着肠膜与阴肉男人刺激着女人<br>体内的敏感处,而体内的蠕动是女人仅剩的抵抗。<br><br>「小绵羊,你想要吗嗯」男人用额头撑起她的额头,用那美丽的鼻尖娑<br>抚着对方的鼻梁。<br><br>「……我……的……。」<br><br>「说清楚喔,不然沒有奖励。」<br><br>「我想要大野野狼的……大棒子。」女人吻着他的嘴唇,渴求的说着。<br><br>男人托起女人的双腿,肉茎挺进了菊蕾。<br><br>「啊啊﹗进来了,肉棒……进来了,好……啊啊﹗好热啊﹗」<br><br>随着女人的淫吟渐响,他的动作也开始加大,抓起了一旁架上的玻璃阳具同<br>时顺手开启了邻旁的按摩棒。<br><br>玻璃插入的瞬间女人挺起了纤腰︰「呜啊﹗好冰……好舒服……啊﹗小穴跟<br>屁眼都……唿啊﹗」<br><br>两人剧烈的动作推开了高脚椅,女人的双腿也被高高的举起,因为无法施力<br>只能倚赖着男人的动作。<br><br><br>在换上了按摩棒后。男人放开了她一只脚,女人的肉穴与肛门完全的暴露出<br>来,同时也更加的深入,女人此时只能从张着嘴吐着呻吟与唾沫。<br><br>「啊啊……我……我快……不行了﹗咦呜啊﹗」<br><br>右乳被紧紧的捏住,连同乳头大范围的改变了形状。「啊啊﹗好爽……﹗再<br>更多﹗拜托……咬我﹗」<br><br>怀中人有所求,当然是要有所附应,男人重新的托起女人被放下的脚,像是<br>要求更加的深入女人双腿摆开了男人的手,仅仅的盘住了对方的腰,同时让两个<br>体内的刺激物更加深入。<br><br>见状,他仅是低下了头衔住女人胸前那未被抓住的粉红色。<br><br>「啊﹗哈啊﹗……我快要……到了……快……。」女人奋力的抓着手铐上的<br>铁链想盡办法擡高自己的身体,下体也配合着男人的节奏挺动。<br><br>女人体内的收缩开始变得激烈,一阵一阵,次次都越束越紧,男人松开了乳<br>头,做好了准备。<br><br>「我快要﹗快……﹗……去……去……﹗」<br>闻言,他用力的顶入。<br><br>「………………﹗﹗﹗」女人刺激到无法吐出任何的声音,紧咬着牙关高高<br>的挺起身子在无声中达到了顶点。<br><br>只见银光一闪,女人在高潮中感觉到一阵刺痛,朦胧的双眼想看清肚子上的<br>红痕为何,只见男人手中的实心封口球塞住了她的口腔。<br><br>女人这才看清胸腹的状况。<br><br>僵直的身体仍不住的颤抖,男人无视女人不知所云的咽呜,趁着腔内仍紧缩<br>着抽去了按摩棒,转为挺着自己刺入那还灼热的肉壶。<br><br>男人沒有言语,只是喘息的继续挺动,随着他的动作女人腹上的开口开始涌<br>出了鲜红的缎带,一点一点、一段一段、有时甚至是一次涌出了大半的彩带。<br><br>「啊啊﹗哈啊啊﹗高兴吧﹗我也快到了﹗你就好好接住啊﹗」<br><br>沒有人附应他,但是肉体碰撞的声响对他就是最棒的呻吟。<br><br>男人的坚挺开始等动着,他感觉到自己的肛门也紧紧的开始向内收缩,但是<br>肉壶却开始变得无力,他二话不说伸手插入了女人的体内抓住了她的阴道,同时<br>将子宫颈套过了龟头,在一阵抖动后,男人将灼热的白液确实的注入了子宫。<br><br>女人像是感应到了热液的注入,腰际也不住的颤抖,嵴椎反射忠实的呈现了<br>肉体应有的回应。<br><br>满足的发洩过后,男人取过了第二层架上的束带,趁着自己尚未消退还能堵<br>住浊液的流出,束带绕在子宫颈的下端,另两条则束住了排卵管。<br><br>身体的剧痛让女人几乎失去了意识,男人的入侵动作又一次的让她痛醒过来<br>此时,肉体本能的切断了身体部份的痛觉,但是女人早已惊恐得无法回过神。<br><br>男人退出了她的身体,放下她早已无法动作的下肢,动作迅速的来到了右侧<br>的柜子,熟练的取出柜中的器材。<br><br>一只鲜红的管路衔接在一个诡异的宽颈环上,男人套上了女人白皙的颈项上<br>管路的位置接在颈边,一阵刺痛后,女人因充满氧气的鲜血开始涌入脑袋而从即<br>将失去意识的状态中渐渐清醒。<br><br>后颈一股奇异的压迫感传来,她才又看见了男人那张美丽的脸庞出现下眼前<br>。<br>「我为你接上了我所设计的特別装置,因为我还想再多多享受你的呻吟及肉<br>体,所以现下你的血液是由人工心脏提供的,让你的脑还不至于那麽快死,就算<br>不用唿吸也沒关系,另外我也切断了你痛觉的神经,这样就不用怕痛啰。」<br><br>男人欣喜的露出笑容,那是足以令所以人为之倾倒的美丽笑靥,但此时在她<br>的眼中却是如同恶魔般的恐怖。<br><br>这时她才开始涌出了泪水。<br><br><br>几个置物架又被拉近,在揭去了上面的掩盖布女人看到了只曾在电视影集中<br>手术室才有的道具。<br><br>房间内此刻已不再有熏香或男女淫弥的气味,取而代之的是浓浓到足以令人<br>窒息的铁锈味。<br><br>身体无法按意识的传达动作,只能有些微的摆动,女人却清楚的感觉到男人<br>的手拨开了自己腹部的开口,一股冰冷的触感从伤口附近传来,呈圆弧形向下移<br>动。<br><br>啪搭﹗<br><br>肉片掉落在鲜血上的声音清楚的传入耳中,她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离开了自己<br>身体,但是她却沒有那个勇气去看清楚自己到底失去了多少的肉体。<br><br>啪搭﹗<br><br>「呜呜﹗呜呜呜呜﹗﹗呜﹗」女人很惊讶自己仍能控制自己的肺脏来发出<br>咽呜,惊恐中混杂着惊讶。<br><br>「我不是说过了吗,我还要多享受你的呻吟,当然会避开控制横隔膜的肌肉<br>,所以不用惊讶。」<br><br>男人冷静的叙述反而增加了恐惧,她也罔顾会令他更加兴奋的可能性,开始<br>了高声的吼着,可惜口中的球阻去了声音。<br><br>移除了腔内的仅剩的胃、肝、肾、脾、胰、膀胱,空荡荡的腹腔在男人的眼<br>中,是无比的美丽。<br><br>「啊啊……你果然有着如我想的一般美丽的内在,这样的鲜红不带杂质。」<br>男人说着探入了空腔之中,一寸寸舔抵着腹壁。<br><br>舌尖接触到体内,这完全不曾、完全不可能感受到的感觉清楚的沿着嵴髓,<br>透过名为『恐惧』的扩大器传入脑海,女人睁大了双眼哭喊着。<br><br>女人的咽呜直接从上方传来,配合着几乎还无意义但仍旧鼓动的心跳,在这<br>小小的空间内回荡着,像是圣乐、像是来自天使的咏歌,男人是这麽想的。<br><br>几乎舔盡了腔内的残血后,男人起身放下了女人。接触到地面冰冷的鲜血,<br>女人又是一阵尖叫。<br><br>「我可爱的羔羊,让我再多体会你的温暖。」<br><br>跨坐在女人的协腹上,男人沿着乳晕边缘划开了肌肤,捻着乳头扯下了一片<br>圆形。不理会身下因敏感地带被抽离的呻吟,男人握住了整个乳房将刀子垂直的<br>刺入为等会儿的动作做准备。<br><br>挺起了身,男人的阳具已经充满了热血,握着乳房直接的刺入。<br><br>「啊﹗」「唿嗯﹗﹗」<br><br>男人的嘆息与女人的惊吼同时响起,但是前者丝毫不理会,开始抓握着乳房<br>让柔软的乳腺与脂肪摩擦着自己的肉棒。<br><br>在一阵剧烈的婤插后,男人再次的射出了阳精浇灌在大胸肌上。在男人享受<br>着柔软时,女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乳房中随着抽插被带出染着鲜血的内容物,白<br>色的乳腺,黄色的脂肪,还有几条仍泌着血的小血管。<br><br>完全的软化后,他站到了女人的头顶上,在她上方跪了下来。<br><br>「就要结束了,让我体会你最后的温暖吧。」<br><br>男人取出了口中的球体,下体栖近了她的嘴,将他仍半软的肉茎放入,在女<br>人被强制打直的喉中再次勃起,阴囊包覆着两个丰硕的睪丸也一同挤入开始冰冷<br>的口腔。<br><br>「呕咳﹗咕噜……恶……呜呜呜﹗」<br><br>无视女人,男人握着头奋力的抽插,这是最后的了,能从这个肉体得到的最<br>后的快感。<br><br>男人拆下了女人颈上的装置,紧掐着喉咙以增加自己的快感,在抽插的过程<br>中甚至还卸下了女人的下颚。<br><br>在气管中注入了最后的灼热的同时,猎物彻底的冷却。<br><br>他这才割下了腹腔内最后的器官--『子宫』<br><br>捧着那装满体液的肉袋,离开了房间来到了地下室。<br><br>整个地下室被完全改装成特殊的水槽,淡黄色的液体装满了整个地下室,男<br>人步下了阶梯,让液体慢慢的淹过自己,投身进这他收藏多年的宝物中。<br><br>佈满了整个液体下层的子宫球,随着扰动而悬浮,渐渐将那美丽的躯体覆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