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我<br>老婆今年23岁,我们结婚3年来,我一直以为她很贞洁,沒想到半年前被我无意中发现她不但不是贞洁,而且还很淫荡,然而我和她的性生活却一直是比较传统的。<br>那个晚上我老婆说她加班回家晚,约十点多时我和朋友喝完酒回到家,看了一回电视,快12点时,因为酒喝的有些多了,觉得有些闷热,忽然想到楼顶部透透气,搬来这么久也沒有上去看一看。<br>我沒乘电梯,信步走到楼顶,刚一上来,发现电梯机房那边似乎有人声,好奇心驱使下,我偷偷上前躲在隐蔽的地方想探个究竟,却听到一男一女淫秽的对话。女的似乎求那男的幹她,但是男的却故意捉弄她,要她做种种下流的动作,并且叫女的在地上爬一圈,就答应操她。我心里一喜,想不到这么晚了还能在楼顶看到一幕活春宫,这一对狗男女准是来这里偷情的,这可要比毛片好看多了。<br>过了一会儿,看到一个男的探头望瞭望楼道口,接着看到一个全身光熘熘的女人爬出来,而且屁股后吊着一根半尺多长的软软的东西,随着她的向前爬动有趣地晃荡着,显然是一根橡胶鸡巴插在淫洞里。看样子她似乎怕橡胶鸡巴会掉出来,所以并不敢爬得太快,偶而伸手抓住屁股后露出的那一截向淫洞里塞一塞,让它更深入体内一点。那男的跟在她的后面,走几步就在那女人的翘起的屁股上用手掌很响亮地拍打一下,每拍打一下,女人就「啊————」地叫一声,屁股就往返扭几下,不时地「嘻嘻」淫笑几声。我心想,这是哪个骚女人这么淫荡爬了一圈,到了房子那一侧,好像听那男的说:「骚货,想让我日你吗」听见女人说:「看你的鸡吧有多大本事!」我听着声音有些耳熟,从那翘起的屁股和笑声,像是我老婆,不可能,她不是去公司加班去了吗但藉着电梯房里露出的微弱灯光我仔细一看,那声音、那头髮、那身材、那翘屁股,分明就是和我结了婚3年的老婆。<br>受到这一幕的刺激,我当时全身僵硬,几乎不能唿吸。因为那男的虽然我不熟悉,可是那女人竟然是我老婆。<br>我心里头反覆的问自己︰怎么会这样她是被迫的吗可是她刚刚有要求那男人幹她呀我们这栋大厦才完工不到一年而已,我们搬来这也才2个多月,他们这样有多久了现在进住户数还不满一半,楼顶算是很少有人上来。他们是不是经常在这里偷情那男的是谁我是不是要去阻止他们我该怎么办<br>我不知愣在那里多久后,脑子乱哄哄的踱到那楼梯间外,隐隐约约的听到我老婆的呻吟声,就像轰天雷一样的打击着我。回到楼下的家,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也不晓得为什么不去揭穿他们。<br>后来大约1点多,老婆回来了,看我躺在床上沒睡着,便说道︰「唉呦!累昏了,我老闆今天不知发什么疯,害得我们那一组快累翻了!」说完看我也沒什么反应就跑去洗澡了。那一晚我整晚沒睡着,阴茎却峭立着,整晚杂乱无章的想着他们。<br>上次在楼顶发现我的妻子在和她的情人幽会后,在和她做爱时我的性慾莫名其妙地高涨。之后一天晚上我操完她后,终于忍不住对她进行了审问。开始她不承认,说我看错了,等我把整个过程复说了一遍,她才不得不承认。她说那个男人是楼对面服装店的老闆,年龄不到40岁,前3个月的一天,她去他的店里买衣服时,被他上的。开始她不愿意,但他说肯定会让她非常爽的,说他的鸡巴很粗大,而且答应送她两套价值5000元的衣服,所以她就同意了。我问他们偷过几次情,妻子说好像有20多次了,有时候在他的店里,有时候去宾馆,有几次在楼顶,为的是刺激。我问那男人的鸡巴真的很大吗,妻子说是的,一插入下面就感觉实实在在的,稍微抽动几下,就爽快的要命。我说难怪这段时间我觉得她的下面有些松宽了,原来都是让她的姦夫给操的。<br>不过说来也怪,每当我妻子讲起她的情人怎样操她时,我都比较兴奋。有一天我对她说:「既然你喜欢大鸡巴,幹脆在互连网上发一个信息,约定好时间、地点,徵集一些家伙比较大的男人来,玩一次游戏过足瘾。」她说:「你同意吗不是玩笑吧」我说:「当真,这是我提出来的,不过別不让我知道。我认为看你让另外的男人操将是兴奋的。非凡确实有巨大鸡巴的人。」我妻子说:「你真好!我一想起有好几根鸡巴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就非凡激动。」 <br>过了大约一个星期,有一天下午我正在公司上班时,我妻子打来电话说她已经把一切事情搞定,今天晚上她在某个朋友住的地方搞一次聚会,我问她什么聚会她说就是上次我说的在互连网上发信息的事情。我很惊异她办这件事情如此快速。我在心里想像着她今天晚上是怎样地发骚。下班后,我去了妻子说的那个地方。一进门,发现几个希奇的裸体的男人坐在客厅。「哈哈!我们的力量得到了一些加强,」这些人其中之一说。「那个女人的骚劲真大。她在房子里正在搾幹我们每个人的精液。」我的嘴唇有一个微笑穿过,我向卧室走去,在门口暂停了一下,听见我妻子和几个男人呻吟的声音。我的鸡巴也逐渐膨胀变硬。当我进入房间时,我妻子是四脚着地跪爬在床上,<br>她的四周有四个男人。一个在操她的嘴,一个人从后面正在幹她的淫洞。当她前后耸动时,另外的二个男人抚摩她的身体。我不知道有几个男人已经操过我的妻子。一些精液从她的身体上、头髮和脸上滴下。很明显,她徵集了不少人。当我往返看她的裸体时,我难以相信她的嘴和淫洞同时被男人的鸡巴操着。她正在呻吟并且蠕动着,<br>显然非常喜欢这样。我也开始脱衣服。这些男人的鸡巴都很巨大,至少13、14釐米以上。操她嘴巴的人正弓着身子把鸡巴在她的喉咙深处慢慢推进。当我站在那里看我的妻子正在由这几个男人玩弄着,看看我的鸡巴,与这些淫贼相比则相形见绌。我感觉到有点自卑。看起来我妻子确实是喜欢让大鸡巴幹。并且这时候,我是这个女人的丈夫,在我幹她以前,不得不等这几个男人操完。但是,像平时一样,我不可思议地看到这骯髒的景象就兴奋起来。看见她的嘴巴和淫洞被几个男人填满时,让我的鸡巴更加勃起。「喂,这是一个风骚淫荡的少妇,」这个人一边操着我妻子的淫洞一边嘟囔着。「极其正确。以前沒有哪个女人能嚥下我的整个鸡巴。但是看这宝贝,她都含到我的鸡巴根了。」操她嘴巴的那个人喘着气说。我看到我妻子的喉咙因鸡巴的插入有些鼓起。我不知道她以前能深咽这么多。但是我想她从那个服装店老闆那儿已经实践过多次了。这个人慢慢地从她的嘴唇拉了他的鸡巴出来,把鸡巴在我妻子的脸上摔打了几下,注视着她的眼睛说:「你预备好了喝更多的淫液, 荡妇」<br>「是的。喂我。把你的热精液射给我,」我妻子呢喃着说。这个人微笑了,然后抓紧了她的头的后部,慢慢地把鸡巴又顶入到她的喉咙。同时她的手继续套动着旁边的二个男人的鸡巴。「天哪! 这里,它来了,」他喘着气从她的嘴唇抽出了他的巨大的阴茎。 「啊……!」<br>这个人呻吟着抖动着的鸡巴射出了的奶油色的精液,喷到我妻子的脸上。第一股精液射到我妻子的眼睛上,<br>第二股射到她的鼻子上。他盯住她的张开的嘴,把鸡巴头对准我妻子的嘴巴,我妻子张开嘴盯住他的鸡巴,第三、四条精子溪流直接射入她的嘴里。我的妻子沒嚥下淫贼起初射到眼睛和鼻子上的精液,脸上的精液顺着她的下巴往下面滴下,她把嘴里的精液吞嚥了下去。然后她用嘴不停地往返舔咂着这个人阴茎。旁边正在抚摩她的一个人也开始达到高潮,一口很粗的喘气后,他开始在我妻子的头髮射精,我妻子看着他咯咯地笑了,<br>然后,她用她的嘴给他舔咂了一会,他离开了房间。我妻子的嘴空了,她有些渴望。旁边一直在摸她的另外的一个人趁机把他的巨大的鸡巴送到她的嘴唇边,并且慢慢地推进喉咙深处。她立即开始吸吮起来。当我妻子又被两条鸡巴在前后塞满后,外面的有2个男人进入了卧室。<br>「你现在玩吗」一个男人边脱衣服边问我。我发现这个人的鸡巴绝对是可怕的,大概有十七或十八釐米长,也很粗壮,我不能相信那巨大的鸡巴能肏进我妻子的淫洞里。「不,我等一下,」我有些结巴。<br>于是这个人挤开我上前凑到我妻子跟前,我妻子嘴里含着一根鸡巴不停地发出「呜……呜……」的呻吟声,她的手又开始套动新来的两个男人的鸡巴。当她的淫洞、嘴、手被填满时,很快,发现我的妻子的身体抖动了很长一会,看样子她来了一次巨大的高潮。后面的那个人把精液射入她的淫洞里后撤退了,屄口还溢出来部分精液往下滴着。刚才问我的那个人挺着粗大的鸡巴凑到我妻子的淫洞跟前,当他的巨大的龟头慢慢地弄开了她的微小的湿屄,并且逐渐插进去的时候,我看的有点呆了。「噢……, 你有一根大鸡吧!你正在幹进我的骚逼!<br>噢……,操我!全部插进来!」当她的新情人慢慢地操她时,我妻子叫了起来。<br>当操她嘴的人又把鸡巴塞入她的喉咙里时,她淫荡的叫喊被制止住了。我的可爱的妻子再一次同时被男人用巨大的鸡巴操着她的淫洞和喉咙,并且她喜欢这样。这对我来说是一次稀罕的享受,现在,就在我面前,我妻子被几个男人幹的爽的乱叫喊。<br>「嗷……我不能相信这个荡妇的骚屄是这样的紧密。」这个人边操着边嘟囔着。<br>「不知道有多少鸡巴操过她的骚屄。」其实主要还是他的鸡巴太大了!他才感到淫洞紧。当他后退了时,我妻子的淫洞里嫩肉也随着巨大的鸡巴的抽出而翻出来。当他慢慢地向淫洞里插进时,会引起我妻子的一阵蠕动并且嘴里呻吟着。这个男人开始慢慢地插我的妻子,<br>把粗大的鸡巴在我妻子的屄里进进出出。<br>「幹得你怎么样,骚货。你爱我的大鸡巴吗」<br>「啊……爱……」当她被前后两个鸡巴操的往返摇动时,她不停地呻吟着。「宝贝……吸那大鸡巴,……你这个淫妇……预备喝精液……」看起来操我妻子嘴巴的这个人已经直接在她的喉咙食道下面射了精,听不清我妻子在嘟囔啥:「呜……姆……」,只见她的喉管那儿因吞嚥精液而翕动着。他紧紧抱住我妻子的头不让她动,<br>使鸡巴深深插在她的嘴里,她的鼻子紧紧贴住他的阴茎根部的肉里。我担心她因无法唿吸而晕倒,但看样子她控制的不错。最后,这个人从我妻子的嘴里抽出了他的已经射完精的鸡巴,她马上大口喘气着。当他用他的软鸡巴在我妻子的脸上擦动时,我妻子看着他微笑着呻吟说:「你让我喝了多少精液。」她然后舔她手上这个人的残馀精液。另一个男人然后在我的妻子的头上佔据了位置。他把阴茎在她的脸上有精液的地方磨擦几下,然后插进我妻子的嘴里。我妻子沒有犹豫又开始吹淫他。 「停止佔住淫洞不放,还沒完」在床旁边站着的人对正在操淫洞的那个人说。那个人呻吟了:……啊……我来了……」他大幅度地把鸡巴在我妻子的淫洞里抽送起来,我妻子爽快地又大声呻吟了,庞大的阴囊拍打着我妻子的拉长的淫洞。她的肥大臀部在这个人的大力抽插下疯狂波动着,她的的身体在另一个高潮下又颤抖起来。沒几下,这个人射了精,当他抽出鸡巴时,我发现我妻子的屁股还一个劲地向后错摇摆,好像高潮还未过去,只怕屄里空了,这个人用手在她的屁股蛋上用力地拍打了一下说:「別急!还有人鸡巴沒软。」说话的那个人很快就上前佔据了他的位置,两手也在我妻子的两边屁股蛋上拍打了几下说:<br>「骚婊子!我来接着操你的淫逼。」说着就「咕唧」一声把鸡巴插入到湿漉漉的淫洞里。大约过了一小时左右,这6个人才个个筋疲力盡了,每个人都好像射了2—3次精。<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