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本篇最后由 ptc077 于 2016-5-9 08:38 编辑 <br>(一)<br>这事得从13年6 月说起,6 月中旬出差到韶关,之前一直住在郊区的A 酒店,<br> 那天因爲下雨就在市区的另一B 酒店入住了,入住后习惯性的打开附近的人看美<br> 女,结果还真別说,同楼休閑会所小妹素质还挺高(至少朋友圈看是这样),<br> 本人向来闷骚,有贼心沒贼胆,过过眼瘾,看看朋友圈照常吃饭办差睡觉。<br>晚上的时候事情有了点变化,有个小妹子加我微信(住同一酒店,但不知是<br> 不是在休閑会所上班),一般情况下小弟对于送上门的肉,即使带毒也得过过<br> 嘴瘾,然后出差完毕立马拉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小妹刚出道还是咋地,不按套<br> 路出牌,当然也有可能是演技天赋点加满,反正给人的感觉是跟一般小妹不同<br> (经常出差,住的酒店一般情况下都会有附近小妹加,所以勉强也算见多识广),<br> 反正第二天下午壮着熊胆一起去泳池游了会泳,老实说,身材100 ,样貌95,22<br> 岁的妹子那皮肤真是嫩出水来,游完泳晚上又约了出去看电影,穿的那露脐装小<br> 蛮腰晃眼。前面说了也算见多识广,一般这种情况下最多牵牵小手搂搂小腰也就<br> 撤了(沒办法,与女友相识于微末,就算有贼心也沒贼胆),可是那天鬼使神差<br> 竟有点沖动,爲什麽呢吃饭看电影小妹子居然抢着结账,你们见过这样的小妹<br> 麽是不是不按套路出牌不过僞君子还是当得的,吃完夜宵回到酒店就各回各<br> 家各找各妈了。<br>后面两三天要办差再沒见面,不过每天依旧閑聊,得知小妹子不是休閑会所<br> 上班的(哈哈哈,这年头地上有个钱包也不敢轻易捡不是到了这个年纪凡事都<br> 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揣度。),大学刚毕业,日资医疗企业的,跟我一样在经常<br> 在省内出差,结婚了,老公是退伍军人,反正相聊甚欢。<br>前面说了,一般出差时候发生的事情小弟一般就留在出差的时间了,出差完<br> 该拉黑拉黑,该删人删人,不过这妹子回来前想了想,沒舍得删。一般狼友都懂<br> 的,当你荷尔蒙泛漤又不想后院着火的时候,一个懂事的妹子比财帛更动人心,<br> 回来后照常朝九晚五,灵性的事情发生了,有天下午她微我,问在哪,我说在广<br> 州哪哪哪,她问下午方便吗她今儿出差在广州,想去大夫山爬山。我一想,这<br> 种情况不方便也得方便啊,跟老大高个假直奔大夫山。要说我这也是贱骨头,一<br> 般看看电影泡泡吧或者到附近市县泡泡温泉啥的也算装逼装的高大上一点,那天<br> 傻愣愣地直奔大夫山跟着妹子蹬了俩小时自行车,蹬完一身臭汗,回城路上小妹<br> 子问要不去她住的地方洗个澡休息一下,好吧,按套路接下来该发生点什麽大家<br> 都懂的,我正挣扎要不要按不按套路出牌豁出去一次,小妹子的朋友来电约晚上<br> 泡吧,她问我去不去,哥前面说过,有贼心沒贼胆是特色,不想那麽复杂,就婉<br> 拒了。她似乎有点不高兴,一路无话,送她回酒店就撤了。<br>之后两周沒怎麽联系,一方面是忙,一方面那天之后小弟感觉似乎有点危险,<br> 不想陷太深,当然,僞君子也不希望小妹子陷进去,毕竟已经结婚的,淫人妻女<br> 笑呵呵,妻女人淫意如何,哥自觉当时还hold得住。<br>第三周的时候在惠州出差,小妹子微我问在哪,我说在惠州,她说哦,她明<br> 天要去广州。好吧,因爲之前的事小弟已经暗自给自己提了个醒,不能陷进去,<br> 所以回了惠州这边比较忙,这几天回不去。她回了一句「呵呵」。我一想你妹啊<br> 咱又不是熟人你特麽怎麽能随便骂人呢就沒再回。晚上办完差回到酒店正洗澡<br> 呢,她发了个facetime过来,她窝在被窝露出个小背心的肩带,说明一下,见<br> 多了日本爱情动作片女主角的各式情趣内衣跟那些会所小妹的性感内衣,乍一<br> 见这麽复古的小背心小弟当时就硬了。当时就裹着浴巾沖出浴室跟她聊了起来,<br> 期间沒说在洗澡,只逗她让她摆摆性感姿势,我准备去洗个长时间的澡(你懂的)。<br>要说这妹子不一般呢,这年头就算是你相好也不会轻易让你拍照是不还真<br> 就摆了几个舔唇,酥胸半露的姿势,完了我说不行了,我得去洗澡了,就挂断了,<br> 结果沖进浴室撸到一般她发来两条微信,点开一看是她的私房照,鼻血长流啊,<br> 舒爽撸完。洗完澡我问她你咋还真敢发照片啊,她说怎麽了,你还能把我卖了<br> 好吧,我想想也是,我连你真名儿还不知道呢,想卖也不知道上哪找买主啊。<br>回广州后照常朝九晚五,偶尔微信联系一下,出差的时候有时候她会发来Fa<br> cetime,大多时候家长短的,什麽婆婆难伺候啦,同事间耍心机啦什麽的,就<br> 这样一直持续到年底,本来想着就这样吧,不香艳,不讨厌,有这麽个避风港也<br> 不错。事与愿违,事情在回家过年前发生了点变化。<br>13年年前一直都在忙年终总结,又得张罗七大姑八大姨嘱咐带回家的东西,<br> 光香水都买了5 、6 瓶,那天正好在桂林的表弟过来,跑到远景路的水会打牌呢,<br> 小妹子微我问在哪,我说跟表弟在水会,她说她下午到广州,晚上一起吃饭我<br> 说行啊。晚上她到了水会,仨人斗了半宿地主,说实话我本来跟表弟说一起去见<br> 识下严打之后的泰式推油的,结果小妹子来了我自然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表弟一个<br> 人去了。表弟去推油的时候我俩吃了点东西就在水会边聊边逛,额,说出来不<br> 怕大家笑话,以前我真不知道水会还有出粗给客人的单间,除了休息区我以爲<br> 就推油啊啥的地方能幹那事呢,结果那天逛了会小妹子说有点困,我说那就去休<br> 息区,她说有人吸烟(额,我一天一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说那就去无烟<br> 区,顶多我忍忍不抽,她说小孩太多太吵了,那边有单间。好吧,人家小妹子都<br> 这麽说了,再沒贼胆这时候也血脉喷张了。租了个单间,进去我点了根烟正抽呢,<br> 她白我一眼,幽幽地问,你听说过禽兽不如的段子吗MD!士可杀不可辱!果断<br> 掐了烟扑了上去……<br>之前说过,个人觉得小妹子身材100 ,长相95,我对妹子的尺码什麽的向来<br> 不懂,不过这小妹子真的丰乳蜂腰,之前视频的时候穿着小吊带只露冰山一角,<br> 抓上去才知道料有多足,可惜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小弟观赏了太多岛国爱情动作片,<br> 总觉得大的就得是那种软绵绵,跳起来一抖一抖的,结果小妹子的大是大,就是<br> 摸起来硬挺挺的,感觉跟预期不太一样(沒有隆过,这个我还是摸得出来的。)。<br>小蛮腰第一次见面出去看电影的时候就见识过,垂涎已久,堪堪一握。腰一<br> 细屁股都显得更大(特別是老汉推车的时候,你们懂的),而且年轻妹子那叫一<br> 个滑。<br>之前聊天猥琐她的时候她说过下面就几根毛毛,我以爲她说笑,结果一摸下<br> 去才知道是真的,稀疏两三根,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白虎当时就有点怂,<br> 怕撑不住,沒办法,兇名在外啊。不过想想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都这时候了,<br> 硬着头皮上吧……<br>帮我口的时候小妹子略显生疏,只是含舔,深喉旋转什麽的一概不会,沒辙,<br> 那就含含舔舔吧,长发加95顔值,沒有深喉旋转也舒爽万分,我要帮她口的时候<br> 她护着小妹妹不让,说尿尿的地方,髒。我心说那你以爲我怎麽尿尿的不过既<br> 然小妹子不愿意我也不强求,说实话,来广州这麽久吃惯清淡了,我也怕咸。<br>前戏的时候她一直压抑着沒出声,只是喘气,进去的时候她才长长地『嗯』<br> 了一声,老实说,小弟一直是音控,觉着沒声音再好的戏它出不来,还好随着情<br> 绪积累,她忍不住开始哼哼,声音压抑婉转,抑扬顿挫,此道中人应该都懂对于<br> 男人这才是最好的X 药。沒那个运气,小弟长到现在还不知道处是啥滋味,觉着<br> 小妹子虽然年轻但是结了婚的下面应该也松了,结果刚进去差点沒射出来,不是<br> 说紧得跟处一样,而是跟之前见识过的不太一样,她下面口窄而内弯,曲廊回转,<br> 水润而且带着一股吸力(懂名器的兄弟可以给个鉴定结果不),刚深入半截就<br> 已经舒爽难以前行,缩了缩菊花提了提脚跟定住了气才敢一杆到底,船渐入港,<br> 小妹子咿咿呀呀的叫得欢畅,抽插了百来下感觉有点忍不住,就出来想让妹子换<br> 到上面,结果小妹子害羞不愿意,最后答应她在上面我闭眼不看她她才坐上去,<br> 小妹子的小妹妹在上面更显得威力十足,感觉都顶到子宫口了,战了三百回合小<br> 妹子音调忽变,说想尿尿,我一想这还得了,握住妹子小蛮腰勐沖勐打一阵,两<br> 人同时达到生命的大和谐(语出梁羽生,这个梗一直很好笑)。<br>跟妹子休息片刻洗澡的时候又闻敌讯,樱桃小口大军不断挑衅,再次拔枪上<br> 马大战五百回合,鸣金收兵。睡到半夜带着妹子跟表弟汇合去饭厅吃了点东西,<br> 回程又战一场,一夜无话。等待早上起来准备再战的时候,发现头有点晕,腿都<br> 开始打摆子了,小妹子笑出声,「你这是要一顿撑死啊」只好讪讪打消念头。<br>买单之后离开水会三人大排档吃了个中饭,分道扬镳。<br>经过这事之后跟妹子互动更频繁了,只是及于乱的再未发生,一方面过年回<br> 家家老人殷殷嘱咐婚期该提上日程了,另一方面工作上的事情也开始繁忙。而<br> 且女友搬来同住也让联络开始不方便,跟小妹子说了情况,她问我看过《在云端》<br> 沒我当晚看了下,居中男女主角原来彼此都是对方的避风港,有大风浪或者偶<br> 尔同港相遇,缠绵一段,待到风和日丽,各奔前程。如果想要更多,太难,船太<br> 多,暴风雨也不会长久不散,而且他们的偶遇已经让彼此的关系定了性(Cheap<br> relationship),何况那是在开放的米国,国内,小妹子和我,从小的教育,家<br> 人朋友的价值观,都不可能要求更多。<br>后来某一天晚上她给我打电话,正跟女朋友在看电影,当着河东狮的面我沒<br> 接,女友说谁啊怎麽不接问问什麽事只好回了短信说在忙,有什麽事估<br> 计小妹子懂了,沒回复。<br>以前自觉有贼心沒贼胆、当面认怂背后数钱那些标签是我装出来让人给我贴<br>上的,这事之后我忽然发现这麽多年来装着装着不知不觉中我真的怂了,斟<br> 酌良久,给小妹发了条微信说我要结婚了,你知道的。等了一天她沒回复,第二<br> 天我拉黑了小妹。<br>事已至此,故事似乎该结束了。然而13年3 月公司公派又去韶关出差,鬼使<br> 神差地沒住公司合作的A 酒店,又去了B 酒店,沒有开附近的人,办完差回到酒<br> 店吃饭洗澡,窗台边站着抽烟,夜色不错,6 楼泳池配灯的光随着水波起伏,春<br> 寒料峭,似乎还沒到游泳的时候,忽然就想起了小妹子,然后就下了楼,在泳池<br> 边的椅子上坐着抽完了半盒烟。<br>13年6 月表弟过来这边给他领导办事,约我出去吃饭,席间说到小妹子,说<br> 她上次出差到桂林去请他吃饭了,问了我的近况,我心是有点欣喜的,然而既<br> 然已经道了別,就应该向前走了。<br>8 月的某天正在家窝着看电视,电话响了,陌生号码,当时就有预感,接通,<br> 是小妹子,她问,最近还好吗我说,还好,沒问「你呢」,她又问,婚期定了<br> 沒有我沈默了,忽然有点不知道该怎麽回答,我笑笑,说你又查户口呢,又不<br> 打算收你红包。都沈默,然后听到啜泣声。良久她说,我又在看《在云端》,我<br> 说,嗯,她说,我打算去继续念书,学英文,我说,很好啊,年轻多学点东西好。<br>祝福一番挂断了这个沈默居多的电话,继续看电视抽烟,一包烟抽完,已经<br> 不记得看的是什麽电视剧。<br>日子依然不紧不慢地过着,朝九晚五,出差,依然偶尔有贼心沒贼胆地撩妹,<br> 开始健身,学听戏,跟女朋友的婚期也提上了日程,一切似乎都回到了从前慢悠<br> 悠的轨道。<br>14年年后韶关张罗着成立分公司,广州这边要派人过去,我之前那边跑得多,<br> 上头打算让我过去张罗,3 月中旬资料什麽的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动身那天路过<br> 远景路的水会,看到两男一女正说笑着走进去,一时间竟有些恍惚,车窗关着,<br> 似乎却依然有沙子迷了眼睛。<br>去年6 月收到一个包裹,西藏寄来的,未署名,很多照片,都是些庙啊喇嘛,<br> 还有一只灰土狗,一个太阳底下熟悉的身影。<br>婚后的生活似乎跟预期的沒什麽两样,举案齐眉,甜甜蜜蜜,沒有磕磕绊绊,<br> 沒有江湖狗血。依然不紧不慢,默默向前。<br>去年5 月份的时候韶关分公司成立周年,过去庆贺,饭局很巧地订在B 酒店,<br> 站在窗边抽烟的时候,看着楼下泳池的灯光依然未变,忽然决定去游泳,池子边<br> 一个勐子扎下去,冻得不轻,感觉救生员小哥看我的眼神都不对了,肯定觉得我<br> 是神经病。好吧,我自个儿觉着也有点。<br>表弟8 月份又来了,又去了远景路水会,只不过四个人去的,打了一宿麻将,<br> MD,不让用钱脸上纸条都贴满了。<br>猴年伊始,某个周三正在办公室开小差看电影,那个曾经的陌生号码发来一<br> 条彩信,一张模煳的照片,一个坐在泳池边抽烟的男人。我拨通了这个号码,电<br> 话通了,我问,你还好吗沒人说话,我说,想不到你居然还是个特工。电话那<br> 头沈默了一会儿,小妹子骂道「你臭美!」我笑了,她也笑了。<br>我们又开始联系,三月的某一天她微我说要去惠州出差,我说那我去找你,<br> 第二天去的时候天正下雨,本来出门前还专门拾掇了一阵,两年未见,再见应该<br> 精神点,结果下车后打不到车淋了半路雨,跑到酒店的时候跟落汤鸡似的,本来<br> 让小妹子等着我先洗个澡拾掇下再见面,结果澡还沒洗完就有人敲门,裹着浴巾<br> 去开门,她扎着马尾,穿着一件淡绿色的短裙,拎个小纸袋,就那麽傻兮兮的笑<br> 着。<br>吃完她带来的煲仔饭,两个人就坐在阳台上晒太阳,我抽烟,她喝茶。我问,<br> 毕业了吗她说,嗯。我问,这两年还好吧她说,嗯。我问,伯父伯母还好吧<br>她说,嗯。我问,我是不个更帅了她说,………<br>我说,你去洗个澡吧她端起茶来喝了一口,看着我,我也看着她,直到一<br> 杯茶喝完,她这才起身,转身进了浴室。<br>时光仿佛回到了两年前,她身上那种淡淡的香味依旧,丰乳依旧坚挺,蛮腰<br> 依旧堪堪一握,帮我口的时候动作依旧生疏,只不过这次她含了我的蛋蛋,她含<br> 住我丁丁的时候我按住她的头往上顶了一下,她白我一眼,沒有反抗,配合地让<br> 喉头裹着我的龟头,好舒服。进入她的时候她颦了颦眉,我感觉白虎更紧了,水<br> 依然很多,煳在白嫩的两瓣阴唇上,看着小丁丁进进出出,摸着她不再那麽硬邦<br> 邦手感舒适的丰乳,我吻了她。抽插百回合,我让她到上面,她脸红着不幹,我<br> 说,沒事,我喜欢你想要尿尿的样子,她轻揍我一拳,顺从的爬了上来。右手握<br> 住我的小丁丁,慢慢的坐了下去,快要盡根沒入的时候,我顶了一下,她「啊」<br>的叫出声来。打我一拳就开始起伏蹲坐起来,哼哼啊啊的叫声依旧压抑婉转,<br> 她在上面蹲坐起伏片刻我忽然感觉她小妹妹一紧,我知道她快来了,让她趴在我<br> 胸口,双手握着她的两瓣丰臀开始勐烈抽插起来,她叫得更欢实了,「啊啊啊」<br> 的叫着,摇着头,马尾随着摇晃起舞,双乳顶在我的胸口波动着。终于,随着一<br> 声高亢的「啊」声,她抖了起来,我知道她来了。等她缓了缓,我让她趴在床上,<br> 上次在水会沒有后入,今天要来一发,她的丰臀在细腰的衬托下更显硕大,粉红<br> 的菊花下白嫩的大阴唇上还粘着刚涌出的淫水,阴道口微微一张一合翕合着,我<br> 扶着阳根,对着小口,菊花一紧,虎躯一震,熊腰一挺,盡根沒入。她「啊」地<br> 叫了一声,身子往前躲了躲,说,太深了,有点疼。我说那行,那我插浅点。老<br> 实说,后入虽然看不清妹子的表情跟随着抽插撞击奶子的律动,但是小妹子的蜂<br> 腰巨臀配合着两瓣紧凑的臀肌给小丁丁的摩擦,舒爽异常。抽插了百十来下,感<br> 觉蛋蛋撞击她的丰臀有点痛,就又换回传教士式,在她屁股下放了一个枕头,让<br> 她看着我的阳根慢慢插入她的阴道,她的脸更红了,开始我是跪坐着抽插,时间<br> 久了有点使不上力,就改成蹲着的了,还真別说,这样动起来更有力,她叫得也<br> 更欢畅了。看着她渐渐迷离的眼神,我抽插的更卖力了,沒有百十来回合,她的<br> 阴道又开始收缩,我一看她又要来了,一边加快节奏,一边用拇指刺激她的阴蒂,<br> 沒有一会儿,她来了,盘在我腰间的两条腿开始颤抖起来,一股淫水撞在我的马<br> 眼上,差点沒忍住。等她缓了一会儿,她眯缝着眼问我,不行了,你还沒好啊<br>有过此种经验的兄弟一定都懂,这大概是男人最有成就感的时刻了吧看着<br> 她红扑扑的脸蛋,摸着她冒汗的大白屁股,我又动了起来。一轮200 来下的急速<br> 抽插,我感觉蛋蛋一紧,头皮一麻,精关大开,射在了她面。喘着粗气开始亲<br> 吻她,她的唇,她的玉颈,她的双乳,拔出前我特地擡着她的头,让她看着随着<br> 我的丁丁拔出,精液与淫水的混合物一起流出来,她又给了我一拳。<br>接下来的一夜一天,我们就在房间沒出去,期间给惠州的同事打了几个电<br> 话,安排了一下工作事宜。不爱爱的时候,两个人搂着在床上说着两年来的种种,<br> 她说现在在一家外资医疗设备公司上班,家还是老样子,什麽都要管的婆婆,<br> 刻闆的男人,一成不变的生活。我问她那张照片怎麽来的,她说,其实那天她也<br> 在B 酒店,24楼,断了联系之后她给家说是出差,在这住了一个星期,去上学<br> 之后去了一趟桂林,见了表弟,问了我的联系方式,后面又去了西藏,呆了一个<br> 月,我笑,你要出家爲尼也得去峨眉啊她说,去死,我是想着要忘了你。我说,<br> 拉黑你之后我连着看了5 遍《在云端》,她说,真的啊我说,嗯,5 遍,看一<br> 遍抽一包烟。看电影都看进医院去了。她眼红了,说,你就是一个闷骚的二傻子。<br>我说,你还不是一个骚兮兮的傻白甜。说完,她一把握住我的丁丁,我右手<br> 覆上她的嫩白虎,不好意思了各位,我又硬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