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第一章内心的转变-好人到恶人的开始<br>我进监狱后发现终于能安静的面对现实了。妻子已经从精神到肉体,从爱情<br> 到孩子都已经不属于我了,这个也是她不顾孩子不顾一切逃避现实躲起来的原因。<br>还好目前因爲岳母的位子和母亲不愿意事情搞得街头巷尾都知道一家乱七八<br> 糟的关系。所以目前我沒什麽重刑。<br>在监遇到一个以前做慈善活动帮助过的羔皮(姑且这麽称唿),他家女儿<br> 已经高考进211学校。羔皮说女儿幸福找个好男人嫁就最大的心愿了。可沒想<br> 到他女儿被郝小天强奸只赔了钱(钱还是母亲公司给的),他上郝家沟理论但被<br> 有权有势力的郝龙陷害进了这。<br>在不知道日子,我一直反思自己的错误。是我太懦弱不是的,我相信妻<br> 子,我爱她,我更能坚持一个信念爱一个人就要信任她,爱情婚姻沒有信任是沒<br> 法叫婚姻的,妻子一次次的出轨一次次的被郝家父子玩弄,我虽然都发现一些痕<br> 迹但我还是信任妻子不会出轨,不会在其他男人下体求欢。沒有了信任人和人之<br> 间的亲情都是狗屁。出去就离婚好了,反正还有两个孩子和岳母,出国离开这个<br> 伤心的国度,去过安心的日子吧,不用在谎言中度过,不用活在猜疑中。就让其<br> 他说我懦弱好了,反正都已经到最坏的地步了还有什麽放不下的,都已经是身败<br> 名裂老婆老母亲被人玩弄。<br>一天中午放风的时候,一个警察叫我出去谈点事情关于妻子的,我很久沒听<br> 岳母传来的消息都是说妻子找不到了。所以,我沒什麽疑心就跟他到一个角落去,<br> 羔皮发现不对劲就慢慢靠近。<br>那个警察把我带到角落背对人群,给我一把钥匙说今晚有人接你出去,钥匙<br> 就是万能钥匙能开这的所有的门,是我母亲安排人来接我。我心想不对啊真的<br> 万能钥匙能是这样就和郝家人一样土不拉基的,完全沒高上大的模样,而且如果<br> 是岳母安排的话应该不用这麽麻烦,我母亲她巴不得我不要出现在她面前。我沒<br> 接钥匙,说道我过一久就能出去了不用这麽麻烦,请转告我母亲不要做多馀的事。<br> 那警察脸色突然拉了下来,说让你拿着就拿着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沒接就转<br> 身走开,突然背部一阵疼痛,那警察用刀插在我背上,小声的说道兄弟对不起了,<br> 郝大公子要你死,你死了你老婆才能出来爲你收尸体,郝大公子才能娶你老婆做<br> 媳妇,你不要有什麽怨言,反正你老婆以前已经和郝大公子一起,你就安心的下<br> 地狱吧。我的心一阵心碎,原来还是不能放弃报复,不然以后出国一样像现在被<br> 人暗算。我突然头一下后甩,那警察被我后脑勺顶的捂着眼(短发刺着眼),羔<br> 皮发现不对劲扶着我就从上大声说警察杀人了。<br>我那时已经沒知觉昏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岳母在床边睡着,我看看了<br> 环境应该还是个高级病房,环境不错有电视有空调。岳母可能感觉我已经醒来就<br> 擡头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正注视着她,脸红了下说你醒了,还疼麽<br>我说感觉到不是很疼,岳母说能感觉到疼就是万幸了,我说怎麽能这麽说呢,<br> 不疼不好麽。岳母含泪说,协和的神经科主任医生说你要感觉不到疼估计要半身<br> 不遂了,现在能感觉到说明沒什麽大碍了。此次被刺是警方过错加上岳母的权势<br> 提前就保外就医了。在京郝家的手还伸到不,修养了三个月,我提前出院了,在<br> 这几个月我发现主任医生说的小碍就是我因背被被刺,导緻神经系统关于下半<br> 身刺激性减弱,我和岳母听了医生的解释,等医生出去后。岳母说你还能勃起麽<br> 我说现在怎麽勃起沒感官刺激啊。岳母说你回想下和小颖的做爱的画面,我突然<br> 说提她做什麽岳母原本粉红的脸蛋突然白了,说小京是母亲不好,是母亲不对<br> 不该提她的事。我坐在床边,岳母说着把外衣脱了,然后也把我的裤子脱了光光<br> 的,然后拿着我的左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说你自己捏捏看,然后跪下用口喊着<br> 我的下体,我这时发现居然勃起,虽然沒郝老头的大但也不小有六寸,但还是小<br> 了我内心说艹。岳母这时起身把门锁死且把拒绝打扰的小牌点亮,岳母转过身来<br> 说,小京不嫌弃岳母是寡妇的话就让我陪着你好麽我含着泪说可以我们此生一<br> 起过。(后续的再补充或是那个大哥帮忙补全)<br>感谢那刀,以前要吃伟哥才能坚持1小时,但现在岳母已经说不能再坚持了<br> 要我放过她,我看看时间已经过了4小时,可我下体还是坚持着,因爲神经刺激<br> 减弱导緻我勃起到发射需要很长时间。勃起倒是很快有刺激就能,但问题是发洩<br> 的时间。后来还是在岳母的小手和樱唇坚持1小时后发洩在岳母小口。此时的<br> 我感觉比之前的做爱更爽,难道是刺激减弱到最后能叠加更高的愉快麽。此时的<br> 我已经有了报复的身体,但我内心已经从好人到恶人已变了。<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