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有你的支持是我发帖的动力喔~~请好友按一下感谢<br>多多帮我按一下爱心喔~~感谢!<br>圣诞、元旦跨新年。<br>人逢喜节,精神爽。<br>吃过晚饭,温暖的卧室,我与爱妻斜靠在床上。<br>我看着书,她玩着电脑。<br>飘飘:「老公,圣诞节郑哥约我们一起聚聚。」<br>我:「郑哥好久沒联繫了。」<br>郑哥是我和老婆,在《露水情人俱乐部》里认识的朋友,他比较重口味,<br>喜欢玩sm。<br>「是啊,这次他约我们一起过圣诞。」<br>「一起过圣诞靠谱吗」<br>飘飘:「怎么你不喜欢他啊」<br>「不是不喜欢,他人当然不错,只是……」<br>「只是什么」<br>「只是什么,你会不知道」我看着飘飘,反问道。<br>老婆当然知道,俏脸一红,嗔道:「去你的。」<br>「我是担心他玩得太疯。」又道:「你还记不记得那次,我们去苏州,<br>然后又去」水晶宫「」<br>老婆虽然心知,但她羞于回答,避开话题道:「那圣诞节,我们去郑哥<br>那吗」<br>「你想去吗」<br>「听你的。」<br>「我问你。」<br>老婆喃道:「我是在想……反正……反正圣诞也沒事。」<br>我接道:「不如,就去放松……放松」<br>妻子微笑,微笑中春意萦绕。<br>圣诞夜,星期六。<br>吃过午饭,妻子便坐在梳妆台前打扮起来。<br>化妆修眉,挑衣选裤。<br>老婆:「老公,你说我穿什么好看」<br>「你穿什么都好看。」<br>「去,总是这句话,敷衍我」<br>「哪有敷衍,句句真心实意。」<br>「哼,那我穿这件好不好」<br>我立即赞道:「好!」<br>「你看都沒看!」<br>「我看了!」<br>「哼。」妻子白我一眼,不再理我,自顾自的打扮。<br>老婆除长外套以外,内里穿了一件咖啡色羊绒薄衫,配黑色短裙,黑色<br>裤袜,玉颈上围一条深紫色的围巾。<br>她长髮披肩,站在镜前转了一圈,模样娇俏可人。<br>几乎让我忍不住有抱她的冲动。<br>老婆:「这样穿,好看吗」<br>「好看,真好看!」<br>老婆「嘻嘻」欢笑,又回身到镜前,照了几照,直到自己十分满意。<br>我:「打扮的那么漂亮,可不知道郑哥会不会欣赏了」<br>老婆:「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欣赏」<br>「他会欣赏他只会欣赏你脱光衣服的样子。」<br>「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br>「我是狗嘴,那你是什么嘴」<br>「我当然是人嘴,別忘了,我可是文学系的。」<br>「那你吟句诗给我听听。」<br>「你想听什么诗」<br>「淫诗。」<br>「啊呸!」<br>傍晚,热鬧的饭店。<br>老婆:「人真多。」<br>我:「过节嘛。」<br>郑哥很快便到。<br>郑哥:「嗨!」<br>我:「嗨!好久不见。」<br>郑哥和我握手,继而与老婆拥抱。<br>郑哥:「怎么样最近好吗」<br>我:「还好,一切顺利吧。」<br>「那就好。」<br>郑哥望向老婆:「大美人,你最近怎么样」<br>老婆:「我么,只有老了两岁。」<br>郑哥嬉笑道:「我到看看,咦则么一点看不出老,还是那么漂亮,不!<br>是越来越漂亮!」<br>老婆喜笑道:「真会说话。」<br>「那有沒有奖励」<br>「你要什么奖励」<br>郑哥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亲我一个。」<br>妻子看我一眼,嗔道:「去。」<br>郑哥「哈哈」大笑。<br>老婆:「咦小雅沒来吗」<br>郑哥:「我们分手了。」<br>老婆吃惊道:「分手了」<br>「嗯,她结婚了。」<br>我忍不住问道:「她不是你的老婆吗」<br>郑哥笑了一声,道:「不好意思,上次骗了你,她其实不是我的老婆。」<br>我:「那你们是」<br>「她算是我女朋友,也或者可以说,是性伴侣,现在她嫁到別的地方去<br>了。」<br>老婆:「那她后来,还有沒有来找过你」<br>我心说,小雅既然已结了婚,怎么还会再找郑哥真奇怪老婆的想法。<br>郑哥答道:「沒有。」<br>老婆:「那你现在是单身咯」<br>「嗯,算是吧。」<br>「那你一个人不孤单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女朋友」<br>「不用。」<br>「不用」<br>郑哥看着飘飘笑道:「我有你就行了。」<br>老婆蓦地俏脸羞红。<br>我却心里一酸,心道,看来我的绿帽,又是逃不掉了。<br>吃过圣诞晚餐,郑哥开车,拉我们去唱k。<br>郑哥:「待会唱歌,还会来几个朋友。」<br>老婆问道:「谁啊都认识吗」<br>「大概认识。」<br>老婆:「什么叫大概认识」<br>「大概认识,就是也许认识,也许不认识。」<br>「去你的,和你说正紧话呢。」<br>郑哥哈哈笑道:「是俱乐部的朋友啦。」<br>老婆听得「俱乐部」三字,不禁失笑,又惊又羞,叫道:「哎呀,郑哥!<br>你个坏人!怎么事先不和我说」<br>我心中一抖,俱乐部!<br>那今晚飘飘,不是要被……<br>我本以为今日的聚会,只有郑哥与小雅两个人,自己也可以乘机尝一尝<br>小雅的仙姿,却沒料到竟是这样一个结果。<br>我不禁又有种被郑哥耍了的感觉。<br>可是此刻再想反悔,已然骑虎难下。<br>ktv包厢。<br>郑哥说的朋友早已先到,是两个单男,我和妻子都不认识,郑哥向我们<br>介绍,一个叫阿斌,一个叫陈东。<br>阿斌一头黄毛,陈东光头,两人看起来都有点儿匪气。<br>阿斌、陈东不等郑哥介绍我与妻子,上来便与我们问好。<br>我有些惊讶,他们似对我和妻子很是熟悉。<br>我:「我们见过吗」<br>阿斌:「沒有。」<br>「那你们怎么好像认识我们」<br>「因为我有看过你们的资料。」<br>我狐疑道:「是我给你们的吗」<br>「不是,那是俱乐部公开的。」<br>我诧异道:「俱乐部公开的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将我们的信<br>息,公开在俱乐部里的」<br>飘飘凑到我耳边,小声道:「老公,是矛盾。」<br>「矛盾」<br>妻子把我拉到一边,叙出原由:「他上次问我借钱,我手上正好沒有很<br>多可以周转的现金,于是矛盾就求我把我们的资料卖给俱乐部,换钱。」<br>「所以你就答应了」<br>妻子点了点头。<br>「你!」<br>「老公,不要生气嘛。」<br>「你说我能不生气吗公开资料,你知不知道,会给我们惹来多少麻<br>烦你知不知道,俱乐部会把我们的资料再卖去哪里」<br>「我知道。」<br>「你知道什么」<br>老婆抿着小嘴,喃喃的道:「反正……反正不就那回事嘛。」<br>我忍不住骂道:「贱货!」<br>妻子脸色一变,「你怎么又骂人!」她平时最讨厌我说髒话。<br>「怎么能不骂你,背着我借钱,那也就算了,怎么还不和我商量,就把我们的资料给卖了,你知不知道俱乐部……」<br>「知道,知道,烦死了。」<br>「你都快成公共厕所了,还说我烦!贱货!婊子!」<br>妻子忽然擡起头瞪着我,冷冷的道:「那也是你自己找的。谁带我去俱乐部的谁要我偷男人的你自己摸着良心说。」<br>「我……我我……」<br>「我什么我你要回去,现在就走。」妻子说话间,似要转身出门。<br>我急忙将她拉住,「別……」<br>老婆扭着头,不想理我,却也沒甩开我的手。<br>我心说,事到如今,确实不能全怪她一人,终究还是由于我的责任,心<br>中一软,道:「老婆別生气了,算我错了。」<br>老婆哼道:「就是你的错。」<br>我无奈道:「好吧,好吧。」<br>郑哥:「喂,你们在聊什么呢快点过来点歌。」<br>我:「来了。」又小声对老婆道:「好了,我都认错了,出来玩开心点<br>嘛。」<br>顺手搂过飘飘的纤腰,抱了抱她。<br>妻子扭了几下,忽然伸手狠狠拧了下我的胳膊,直痛得我差点掉出眼泪。<br>我:「哎哟,痛。」<br>老婆:「哼,不给你点教训,你就不知道悔改。」<br>「是,是,老婆教训的是。」<br>众人点酒、欢唱,气氛热烈。<br>阿斌:「嫂嫂歌唱的真好。」<br>阿斌说的话不全是奉承飘飘,他说的是事实,老婆唱歌的确好听。<br>我觉得飘飘的歌声,就好像她的人一样,甜美动人。<br>阿斌:「嫂嫂,我们来一首情歌对唱好吗」<br>妻子喝一口啤酒,润了润嗓子,答应道:「好啊。」<br>阿斌高兴,坐近妻子,顺手搭上老婆的肩膀。<br>老婆看我一眼,见我沒有反对,也便接受。<br>歌声柔婉。<br>两人唱到情深意浓时,阿斌竟忽然伸嘴吻上我的娇妻,飘飘半推半就,<br>与他亲在了一起。<br>阿斌色急,一张臭嘴拼命吮吸老婆的香舌。<br>「呜呜……我们……我们再唱一首嘛。」说话间,妻子藉机将猴急的阿<br>斌推开。<br>阿斌却不依不饶,又贴近飘飘,舔着嘴唇道:「那就再来一首。」说着,<br>忽然伸手将老婆一把抱进怀里,粗手揽过妻子的纤腰,道:「嫂嫂,你<br>就坐在我的腿上,让我抱着你唱。」<br>陈东起哄道:「一会我也要。」<br>老婆嗔道:「哎呀,你们这些人,讨厌死了。」她坐在阿斌的身上,肉<br>鼓鼓的屁股紧贴着阿斌的胯间。<br>这姿势,好像女上男下的体位。<br>我看得心头一紧。<br>大概自己许久沒有与飘飘去俱乐部玩群交,此刻眼前的情景,不禁让我<br>备感刺激。<br>那藏在心底的绿帽邪念,好像一颗炸弹陡然爆发。<br>脑海里竟浮现出妻子骑在阿斌身上,被他干穴的幻念。<br>裤裆隐隐胀痛,尴尬的用手护住隆起的裆部,幸亏周围人全沒有注意。<br>两小桶啤酒很快喝完,郑哥提议再叫,众人兴致正浓,举手贊成。<br>老婆:「阿斌,让我下来嘛,服务生要进来了。」<br>阿斌那不老实的手,伸在老婆的上衣内,正享受着妻子一对丰满的酥胸。<br>阿斌:「来就来嘛。」<br>老婆拉住阿斌的毛手,「要被人看见了。」<br>「看见了又怎么样」<br>妻子羞怨道:「哎呀,不要嘛。」<br>「为什么不要,你不就喜欢被人看吗」<br>「胡说,谁喜欢被看了。」<br>阿斌「嘿嘿」淫笑两声,道:「你会不喜欢那次在苏州……观前街……<br>你可是当着一个小孩的面,在街上撒尿,你忘了」<br>老婆惊唿:「你怎么会知道」<br>「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资料在俱乐部里是公开的啊,看过你资料的男<br>人,可是沒一个不对着你的照片打手枪,沒一个不想上你呢!」<br>老婆羞得面颊通红,急道:「哎呀,好了,快別说了。」<br>包厢的门被推开,进来一名男服务。<br>男服务:「请问有什么需要」<br>郑哥:「我们再要两桶啤酒。」<br>「好的 .」<br>郑哥:「飘飘,你还要什么吗」<br>阿斌的手兀自伸在老婆的上衣内。<br>老婆羞怯的低着头道:「我……我……我沒有要的……」她挡不住阿斌<br>的毛手,似只有希望服务生快些离开。<br>阿斌:「菜单拿过来我看看。」<br>服务生走到阿斌的面前,也就是走到了妻子的面前,他看着老婆,看着<br>阿斌的毛手在飘飘的上衣里揉搓、抚弄。<br>服务生嚥一口口水,道:「先生,请点单」<br>阿斌将手慢慢的从老婆的上衣里抽出,他接过菜单,另一只手却仍然留<br>在老婆的上衣内,揉着妻子的一只大奶。<br>阿斌:「我想要一只骚蹄子。」<br>「骚蹄子」<br>「对,我要一只骚蹄子。」<br>服务生想了想,微笑道:「先生要骚蹄子,这里不就有一只」<br>阿斌「哈哈」大笑,似赞许般的向服务生点了点头。<br>傻瓜都能听懂他们话里有话,老婆羞得面红耳赤,不敢擡头。<br>「好了,我们就要两桶啤酒吧。」我替老婆解围道。<br>服务生正调戏我老婆玩得高兴,被我打断,似有些不爽,但他作为一个<br>服务生,只能答应客人的要求。<br>服务生理完单子,正待出门。<br>忽然,飘飘一声嘤咛,跟着娇躯一颤。<br>只见阿斌一脸坏笑,飘飘却似又羞又急。<br>服务生停住脚步,看着两人,他的视缐隔着妻子面前的一张茶几,只能<br>看到老婆的上半身,只见飘飘神情忸怩,双手扶着茶几,娇躯似腾在江<br>面上的小舟,上下起伏。<br>我:「老婆,怎么了」<br>飘飘咬着嘴唇,神情焦灼,「沒……沒事。」<br>阿斌:「是真的沒事,还是假的沒事」<br>飘飘朝阿斌皱起双眉,微张的小口嘤咛喘息。<br>阿斌坏笑,一张臭嘴便吻上了飘飘的香唇。<br>我心里暗骂,这混蛋,太也随便、太也肆无忌惮了,他把我老婆当什么<br>人了<br>是大街上供人淫玩的妓女吗<br>他难道还想当着这服务生的面,干我老婆不成他敢<br>阿斌却似愈玩愈起兴,几次想撩起老婆的上衣,但老婆沒有让他得逞。<br>我对服务生道:「好了,好了。」起身想送他出门。<br>如果他再不走,只怕阿斌会当着他的面姦淫我的爱妻。<br>就在我要开门请服务生出去的一剎那,妻子忽然「啊」的一声惊唿。<br>我、陈东、郑哥、服务生,齐向老婆望去。<br>只见她整个人趴在了茶几上,我只觉眼前一幕,让我的心脏几乎停止了<br>跳动,老婆竟光着屁股,被身后的阿斌一挺一挺的冲刺着。<br>老婆:「啊!啊!別看……不要看嘛!」<br>天吶!我简直不敢相信!<br>阿斌:「舒服吗」<br>「啊啊……啊啊……」<br>「舒不舒服」<br>「啊啊啊……」妻子一面呻吟,一面羞耻的摇头。<br>「都湿成这样了,还说不舒服你就喜欢被人看,被人看着你被我肏. 」<br>阿斌大力抽送,两颗卵蛋撞得妻子的两瓣阴唇「啪啪」作响。<br>老婆:「不是!不是!我沒有!」<br>服务生抢过我的身子,走到阿斌与妻子的面前,「喂,你们不可以在这<br>里做。」<br>阿斌:「做了又怎么样」<br>服务生:「这里不是旅馆,我要去叫人了。」<br>老婆疾唿:「不!求求你,不要去!」<br>服务生瞧着老婆,瞧着她晕红美丽的俏脸,道:「那我有什么好处」<br>老婆:「我……我给你钱。」<br>「我不要钱。」<br>「那……那你要什么」<br>服务生瞧了瞧阿斌,又瞧了瞧我、郑哥与陈东,缓缓的道:「我要你。」<br>「啊……」老婆听得服务生的回答,不禁浑身一抖,一股透明的淫液似<br>涌出的泉水,顺着老婆白皙的大腿,淌落脚跟。<br>阿斌对服务生道:「朋友,她可不是小姐,你说要就能要吗」<br>「哦那她是什么」<br>「你说呢」<br>服务生想了想,道:「她是个骚蹄子。」<br>阿斌「哈哈」大笑,道:「说的不错,她就是个骚蹄子,你既然想吃,<br>我就分你一口。」<br>老婆委屈道:「阿斌,不要啊。」<br>服务生对老婆道:「如果你不同意,我现在就去叫人。」<br>妻子闭住了嘴,她似明白了此刻已由不得自己来选择。<br>服务生:「我现在就想肏你,可以吗」<br>妻子神情茫然,似不知如何回答。<br>眼前这个男人,从进入包厢到现在,才不过10几分钟,可以说是一个<br>完全陌生的男人,连一点起码的沟通与瞭解都沒有,然而就是这样一个<br>男人,将与我的娇妻做爱。<br>难道老婆真的已变成了一间,谁都可以上的公共厕所吗<br>阿斌对服务生道:「你可以等我肏完,再用她吗」<br>服务生:「可我已经等不及了。」他提手擡起老婆的俏脸,道:「你替<br>我想个办法吧。」<br>老婆面容扭曲,似已羞耻到了极点,但她又不敢违背男人的要求,怕他<br>真的叫人过来。<br>妻子斟酌了很久,牙齿似将红唇咬出了血,只听她颤声道:「你……你……<br>你可以肏我的屁眼。「<br>我难以置信的望向娇妻,她的神情,却似比我更加的难以置信,似难以<br>置信她自己竟会如此的不要脸。<br>我的目光一触到妻子的视缐,她急忙触电似的逃开,似无法与我面对。<br>然而服务生却很满意老婆的答案,他脱下裤子,将肉棒干进了老婆的屁眼。<br>他与阿斌一起,前后充斥着妻子的两个肉洞。<br>阿斌将老婆的胸罩,从她的上衣里抽出,服务生顺手撩起妻子的上衣,<br>露出一对白皙的丰乳。<br>飘飘沒有反抗,任由两个男人将她脱得一丝不挂。<br>当她被服务生插入屁眼后,老婆似也抛弃的了矜持。<br>老婆呻吟、浪叫,肉臀迎合着两人的抽插。<br>服务生:「想不到你还带了这个。」他拧起老婆的一只乳头,勃起充血<br>的乳头上闪着一只精緻的银色乳环。<br>我心中一凛,吃惊的望向妻子。<br>老婆兀自心虚的不敢看我。<br>自从苏州回来以后,我就沒见她再带过乳环,有几次我想叫她带给我<br>看,可是她一直不肯,还说只有淫荡的女人才会带那种东西,她不喜欢。<br>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她只喜欢带给別的男人看。<br>这个贱货。<br>服务生幹着老婆,一脸享受的表情,「我就喜欢干屁眼,你的屁眼肏起<br>来真舒服,松紧有驰,你是不是经常的被人玩这里。」<br>飘飘的两个密洞,分別吞吐着阿斌、服务生的两根粗肉棒,她双眼迷濛,<br>似在欢愉的海洋中迷失了方向,「嗯嗯……弄我,你们……两个……舒<br>服……舒服……」<br>服务生看了一眼自己的下身,道:「嘿,一点也不髒,真是个极品。」<br>郑哥:「就算极品也不会沒有污垢。」<br>服务生:「那这是」<br>「当然是因为洗过了。」<br>我心中又是一凛,中午时老婆在厕所里蹲了很久,原来她是在帮自己灌<br>肠。<br>难道她早就知道,郑哥今天会带朋友过来一起玩她。<br>但她或许沒有料到,第一个干她屁眼的,会是一个素不相识的服务生。<br>服务生听得郑哥的话,「嘿嘿」淫笑两声,勐挺屁股,将老婆肉嫩的菊<br>蕾干得翻进翻出,服务生瞧着老婆欲仙欲死的表情,戏谑道:「看来你<br>很喜欢被人干屁眼。」<br>阿斌插嘴道:「只要是她身上的洞,都喜欢被人插。她在俱乐部里可是<br>有名的很。」<br>我忍不住道:「怎么有名了」<br>阿斌:「你多久沒去俱乐部了连这个也不知道俱乐部里两间最有名<br>的公共厕所,一个叫白晓燕,一个就是你老……」<br>老婆忽然伸嘴吻住阿斌,似不想再让他说下去。<br>但阿斌的话已让我心中大骇,难道老婆一直背着我,一个人偷偷的去俱<br>乐部里玩<br>服务生:「你怎么不去当妓女」<br>老婆:「妓女……我不要当妓女……」她双臂紧紧的抱着阿斌,散落的<br>秀髮随着男人的节奏飘舞在空中,她双眸紧闭,似脑海里一片空白,原<br>本白皙的肉臀竟因为两人大力的抽插而隐隐泛红,像只熟透蜜汁的肉<br>桃。<br>服务生:「为什么不要当妓女,当了妓女,你不就能天天被人插了吗」<br>老婆:「我……我有老公……」<br>服务生惊异道:「有老公还出来偷男人!」说着,打桩机似的「啪啪」<br>撞击老婆的屁股,嘴里骂道:「烂婊子,有老公,还出来找男人,干死<br>你。」<br>「我……我不是……我……我老公……老公喜欢我偷男人!啊啊!用<br>力……<br>我……要……要到了。「话音未落,老婆全身禁不住的颤抖起来,似被<br>一阵电流激遍全身,一股蜜液自她的嫩穴缓缓流出,顺着阿斌的肉棒,<br>滴滴答答的落到地上。<br>她高潮了……<br>郑哥:「让飘飘休息一会。」<br>阿斌抱着飘飘,坐上沙发,阴茎仍插在老婆的屄里,缓缓抽动。<br>我怕门外突然有人进来,拿了一件外套盖在老婆的身上,她兀自坐在阿<br>斌的身上,白皙圆润的屁股紧紧的贴着阿斌的大腿,然而与先前不同的<br>是,此时阿斌的阳具真的插在了老婆紧窄的密洞中。<br>服务生已穿好裤子,出了的包厢,他的精液留在了飘飘的屁眼里。<br>郑哥:「我们接下来玩什么」<br>他们还要玩<br>陈东:「圣诞节,当然要玩圣诞老人的游戏了。」<br>郑哥:「哦怎么玩」<br>「我演圣诞老人,给大家发礼物。」<br>「我有礼物吗」<br>「当然有,每个人都有。」<br>老婆:「我也要。」女人就是女人,听到礼物就会兴奋。<br>陈东:「当然少不了你。」他提起随身带来的一只箱子,道:「我要去<br>准备一下,嫂子,你帮我一下忙好吗替我一起准备礼物。」<br>「好啊!那我要先挑我喜欢。」老婆从阿斌的怀里站起身,跟陈东走去。<br>陈东:「放心,都是你喜欢的。」<br>阿斌:「可快点回来,我还沒爽呢。」他指了指自己的硬挺的阳具。<br>老婆调笑着朝阿斌扭了扭屁股,勾引似的说道:「等我哦。」<br>包厢里有厕所,陈东与老婆就在里面为大家准备圣诞礼物。<br>许久。<br>我:「怎么还不出来。」<br>阿斌:「这小子,別是在里面乘机干你老婆。」<br>我心头蓦地一酸,阿斌说的不是沒有可能,嘴上却道:「不会吧。」<br>阿斌似看出我心神不宁,「嘿嘿」淫笑。<br>我:「我去看看。」<br>郑哥:「別急嘛,再等等。」<br>「可是」<br>阿斌笑道:「我看你还是別进去了,陈东要是在干你老婆,你这样冒冒<br>失失的闯进去,坏了两人的好事,怕到时候你老婆要怪你的。」<br>我:「我是她老公,怪我什么」<br>阿斌:「什么老公不老公的,你老婆现在就是我们的公共厕所,你要是<br>想上,就得排队。」<br>我最恨別人叫我老婆为公共厕所,话语里全沒对她有一丝的尊敬,我生<br>气的用手指着阿斌,「你乱讲什么!她是老婆!」<br>阿斌:「好,好好,別激动,既然肯带你老婆出来玩,还是想开点嘛。」<br>我:「那你少给我满嘴胡说八道。」<br>「操。」阿斌斜我一眼,小声的啐了一口,继而拿起话筒,哼起了歌。<br>郑哥冷眼旁观,也不理我。<br>我气愤难平,心说,这帮人乌烟瘴气,太不尊重人了,等老婆出来一会,<br>还是带她快点走吧。<br>「噔噔!圣诞老人来啦!」陈东打开厕门,从里蹦将出来。<br>我站起身,想叫老婆回家。<br>却只见陈东一人,站在厕所门口,一身圣诞老人的装扮,连鬍子也粘上<br>了。<br>老婆呢怎么不见我的老婆出来<br>陈东:「怎么样,我的这身打扮还可以吧。」<br>阿斌乐道:「哈哈,光头露出来了,帽子盖好点,他妈的哪有圣诞老人<br>是秃子的。」<br>陈东:「去你妈的。」<br>我不想理会他们,直接叫唤我老婆的名字,「飘飘。」<br>陈东:「等一会,她马上出来。」<br>飘飘:「老公,你叫我」她从厕所里探出半只脑袋。<br>「你礼物挑好了吗」<br>「挑好了。」<br>「挑好了,我们就走吧。」<br>「走走哪里去」<br>「回家。」<br>老婆却意外的沒有答应,她扭捏道:「可是……」<br>「可是什么」<br>老婆怯生生的道:「我……我……现在好像走不掉。」<br>阿斌、郑哥坏笑的看着我,他们的笑容让我十分的不舒服。<br>我几乎忍不住要发作出来,却忽然听得一阵清脆的铃铛声。<br>眼中蓦然见到我全身赤裸的爱妻,但她竟不是走出来的,而是趴在地<br>上,像母狗一般缓缓的爬出厕所,她粉嫩的乳头上,分別悬着两只金灿<br>灿的铃铛,玉颈上环着一根红色的项圈,项圈中央也有一颗铃铛,一根<br>毛茸茸的尾巴拖在她的胯间,脚上的一双高跟鞋换成了两只像鹿蹄的鞋<br>套,连带手套也像是小鹿的蹄子。<br>老婆:「老……公……老公……你想让我这个样子,回家吗」<br>我呆在当场,被妻子的装扮深深的怔住。<br>阿斌:「我说过,今晚已不是你一个人的老婆。」<br>我:「那……那她什么」<br>陈东:「她当然是我们的圣诞礼物,大家的圣诞礼物!」<br> [全文完]<br>以下是小妹所有的文章分类总整里,请多多支持给一个【回覆】或按一下【感谢】~谢谢你!<br>型男美女贴图                    动漫贴图区                    笑话分享区文章<br>性感激情贴图区                情色卡漫区                    成人小说文章<br>天鹅绒之吻【H漫连载】        秋色之空【H漫连载-完】        魔物猎人【H漫连载-完】<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