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1)<br>「他回来……他不回来……他回来……他不回来……」慢慢地撕扯着眼前的<br> 花瓣,我默默地数着数,眼睛确不自觉的瞟向手机。<br>「他回来……他不回来……数完了重数!」<br>「哼,不回来……不回来……不回来……怎么都是不回来呀臭老公你要是<br> 今天敢不回来,明天就休想在和我上床了,人家都穿了那么羞人的衣服了,今天<br> 要是再不回来,我就……我就要那个按摩师……那个了哦!」<br>「他回来……他不回来……他回来……」我赌气似的继续数着花瓣,想到刚<br> 才的气话,忍不住就想到了那个按摩师,他的手、他的唇、他的那个……哎呀!<br> 又湿了!呜嗯……<br>我懊恼的看着自己下体,对自己刚才精神上的出轨感到深深的自责和愧疚。<br> 『不行呀,不能想那个按摩师,一想到他,就忍不住流……』我摇了摇自己的小<br> 脑袋,试图把有关他的东西都摇到脑后,可是越想忘掉,越忘不掉。<br>「我要忘了他,忘了他的手指、他的唇、他的那个……哦……嗯……」听着<br> 自己不自觉发出的娇吟和越来越粗重的鼻息,我感觉自己的慾望好像都要溢出自<br> 己的身体了!<br>不行,不能再想了……我的身体怎么越来越奇怪了老是想着那个傢伙,而<br> 且更奇怪的是,一想到他,一想到那种被射到肚子都撑住的满涨感,我就又……<br> 又流水了!<br>「嗯……啊……」我委顿的趴到了桌子上,把磙烫的小脸深深的埋进自己的<br> 手臂。感受着自己小穴的骚浪,我的双眼顿时一阵迷离,回味着第一次被人无套<br> 中出的快感,第一次被人……不停灌精的爽快。<br>『讨厌!讨厌!讨厌!都是那个死嘉蓉,非要那天一起去叫鸭,我也是昏了<br> 头,居然陪她一起胡鬧,第一次给老公以外的人……用口……想想都害羞的恨不<br> 得立即昏过去!当时我怎么了,为什么受不住诱惑的吃他的那根呢本来开个玩<br> 笑不许他那个的,谁知道嘉蓉那个疯丫头居然……居然趁我不备,让那个按摩师<br> 插进了我的……那里!』<br>一想到那种初次被老公以外的人插入的心悸感,我的小心脏就「扑通扑通」<br> 的直跳,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尺寸,另一方面……我可是沒有戴套呀!每次和老公<br> 爱爱,我可都是戴套的呀!可是那天……按摩师死死地压着我,还把人家摆弄成<br> 那种淫荡下流的姿势,自己就像一匹小母马一样被一个陌生男人骑乘着,可恶的<br> 嘉蓉还把我的大腿死死地固定住了!<br>那一刻,我哭了。委屈、害羞、屈辱……我感觉自己的尊严都被这个可恶的<br> 男人压在了身下,大力的「啪啪」声提醒着我这个贞洁的人妻已经不再纯洁了。<br> 我高声的哭泣着,可这个男人,简直像安了一个电动小马达,我的屁股就这么被<br> 他撞呀、撞呀、撞呀,撞得我的芳心都快碎了,下体也传来一阵火热,我感觉自<br> 己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他狠狠、狠狠的挖掘了出来。<br>从那一刻起,我的身体不再挣扎。是知道反抗无望的认命,还是被他那个的<br> 沒有力气了我不知道,不知道。<br>我的哭泣声渐渐小了下来,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代表舒服的羞耻声音,我<br> 不愿让这个男人知道自己的身体出卖了自己,死死地咬着下唇,却依旧无法封锁<br> 住每个畅爽音节的逃离,我只能把自己羞红磙烫的脸庞埋得更深、更深、更深。<br>是呀,好深!好深!好深!即便是现在回想起来,那种深入灵魂的感觉依旧<br> 羞得我的下体一阵火烫。太深了!太深了!那是我的老公从未达到过的深度,那<br> 是不怎么热衷房事的老公从沒光顾过的地方!<br>「呜嗯……呜嗯……哦∼∼」再一次,我轻声的哭了出来。<br>『臭老公,我这个人妻的身体最深处,居然连你都沒来得及探索,就被一个<br> 陌生人给……』一想到这里,我全身都不可抑制的颤抖了起来。天哪,他要骑我<br> 到什么时候呀!<br>渐渐地,我的小屁股不顾羞耻地随着他的挺动运动着,每一次的抽插都好像<br> 把我的魂也给抽出去了,我已经被他插得头昏脑涨,不知不觉中,我的小屁股不<br> 停地向上翘高,翘高,再翘高……<br>渐渐地,下体里的硕大开始膨胀起来,我这个已经不再贞洁的人妻,心底里<br> 居然有了一丝期待,我的下体居然……居然就这么张开了!呜嗯……我怎么……<br> 这么……淫荡<br>「美丽的小姐,我能无套中出你吗」<br>「中出」<br>看着我略带迷茫的眼神,嘉蓉「噗嗤」笑了出来。<br>听到「无套中出」四个字,我已经感觉到这不是一个什么好词匯,尤其是看<br> 到嘉蓉戏谑的眼神时,我突然感到自己好像一只落入了狼窝的小绵羊。<br>「中出,就是把他腥臭白浊的精液灌进你的人妻骚屄子宫里哦∼∼」嘉蓉一<br> 脸淫荡的解释着。<br>「不要……不要被灌……中出……求求你……不要啊!」感受着他那里的热<br> 度越来越高,我的小脸顿时一阵煞白:『他要射精了,他要中出我了,他要强行<br> 灌注我的贞洁人妻子宫了!』<br>「求求你……不要射……不要灌……我……我给你钱……不要啊!」我不停<br> 地摇晃着自己丰满的小屁股,试图从他有力的钳制中挣脱出来,可我却不知道,<br> 我这不停抖动的小屁股,让本来就快要射的他一阵舒爽。<br>「小骚屄,让我给你灌精,让我射满你的骚屄子宫!」<br>「不要……你磙……无耻……射……灌……啊……进来了!」<br>「噗嗤!噗嗤!噗嗤……」<br>「啊啊啊啊啊……」我的小脑袋不停地向上擡起,我那香香软软的小舌头就<br> 这么不知羞耻的往外伸长着,口水不可抑制的滴落了下来,我的眼眸已经失去了<br> 焦距,全身的触感全都集中到了自己的下体。<br>「呜呜……不要……射……射……呜嗯……射进来……」<br>我知道,从这一刻起,我的肉体已经沦陷了,毕竟,我已经有三个月沒和老<br> 公爱爱了。<br>感受着他的浓精在我的子宫里肆意地荡漾,我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呜呜呜<br> 呜……啊……哦……唔唔……嘶∼∼」我像只小母马一样全身小幅度的颤抖着,<br> 子宫里的精液热烘烘、火辣辣的,烧得我的小腹暖暖的。<br>男人的下巴蹭着我的肩膀,我的心重重的跳了一下。那是老公每次和我欢好<br> 后的习惯动作呀!按摩师的舌头舔着我的耳垂,刚刚聚起来的力量瞬间又消散了<br> 开去。<br>感受着按摩师的粗大慢慢、慢慢地从我的阴道里抽了出去,我全身的力气好<br> 像把也随着他的粗长离我而去。「咕唧!」这股淫荡的声音瞬间让我的脸红得像<br> 煮熟了的虾子一样。<br>「噗嗤!」<br>「哦∼∼」他……他又……插进来了!<br>「我辛辛苦苦给你灌进来的补品,怎么能流出去呢」<br>「嘻嘻,我来帮你吧!」看着嘉蓉巧笑焉兮的对着按摩师一边说着,一边和<br> 他一起把我扶了起来。<br>「小Loli,试过旋转烧烤沒」<br>听着嘉蓉沒头沒脑的这一句,我一阵莫名的看着她,可想到之前的遭遇,我<br> 的脸上瞬间一阵惊恐。<br>就在我好像明白过来时,按摩师抱着我的身体,以他的那个为圆心,让我的<br> 身体旋转了起来,「啊!啊……啊……」我被插得密不透风的小穴,粗长的棱边<br> 在我的穴肉里无情地碾压、刮蹭、摩擦着,我被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性刺激爽得快<br> 要发疯了!<br>就在我雪白的身体被翻了过来时,强烈的性刺激让我的身体再也憋不住了,<br> 一阵晶亮的液体从我小穴上方的孔洞里激射了出来。「唔唔唔……唔唔唔……好<br> 丢脸……好羞耻……」我像一个小女孩一样无助的哭了起来,这种在好友和陌生<br> 男人面前排泄的情景,终于让我再也不堪忍受,我只能用哭的形式诉说着心中的<br> 悲苦和委屈。<br>而就在这时候,按摩师却赶紧将脸靠了过来,用他的嘴接着我排泄出来的尿<br> 液!看着这惊人的一幕,我吓得都忘记哭泣了,望着这个男人一脸满足的喝着我<br> 的尿液,我的喉头顿时「呜呜」作呕。<br>当我「淅淅沥沥」的尿完后,按摩师一脸满足的擦了擦嘴巴:「骚屄美女的<br> 尿又香又骚,真好喝!」听着他着露骨变态的赞嘆,一抹异样的羞红出现在我的<br> 脖颈上。我沒有驳斥或者阻止他,默默地接受了这变态的赞美。<br>「骚屄小姐,让我们继续吧!」<br>还……还来<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