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 本帖最后由 icemen00 于 2014-10-10 13:44 编辑 <br>我以前所在的部队是一个军级的机关,我在警卫连。机关里有一些女<br>兵,军队的生活很单调,也很寂寞,这些女兵自然成了平时我们议论的对象,<br>议论最多的是卫生所的两个护士。都是四川人,一个叫锺小红,一个叫邓洁。<br>她们两个长相和身材在机关里所有的女兵中是最出众的,皮肤白皙,宽大保<br>守的军装也遮盖不住她们迷人的身材,尤其是每天早晨出操的时候,腰间扎<br>上武装带,更把她们丰满的胸部衬托出来,跑起步来,丰满的乳房欢快的上<br>下跳动,惹的我们这些血气方刚的男兵们垂涎三尺。像所有的男兵一样,自<br>从见到她们两个,我就被她们深深的吸引,无数个寂寞的夜晚,她们成了我<br>自慰时性幻想的对象。<br>她们两个的宿舍在我们警卫连宿舍的对面,我们一间不大的宿舍里挤<br>了四个人,而女兵比较少,所以她们两个人住一个房间,我们住三楼,她们<br>在对面的二楼。居高临下,宿舍里的几个兄弟常常趴在窗台上向对面偷窥,<br>距离比较远,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大家还是乐此不疲。偷窥完了就躺在床<br>上自慰,让熊熊的慾火在对她们的幻想中发洩出来。<br>      时间长了,只是在幻想中自慰越来越不能满足我的慾望,佔有她们两<br>个的慾望越来越强烈,常常一个晚上要自慰两次才能让心中的慾望平息下来。<br>可是第二天白天只要一看到她们,那丰满的胸部,和肥大的军裤下浑圆的屁<br>股,又让我的心中的慾火开始燃烧。<br>      我开始酝酿我的迷姦计划。第一步是配她们房间的钥匙,这并不难,<br>我用橡皮泥在她们宿舍的锁孔中做了模型,然后去配了钥匙,经过试验可以<br>顺利的打开房门。第二步是去卫生所偷来了一瓶安眠药,把药片捻成了粉末,<br>我请教过医生,计算过药量,这些药粉分给她们两个人应该可以让她们昏睡<br>很长时间,但不会有什么危险。<br>      一切准备就绪,我开始等待机会。部队每个星期要放两场电影,一个<br>星期六的晚上照旧在礼堂里放电影,我记得好像是一部国产的爱情片。趁着<br>大家都兴致勃勃的看电影,我偷偷的熘出了礼堂。回到宿舍带上了我需要的<br>东西,然后偷偷熘进了对面的宿舍楼。<br>      藉着楼道里昏暗的灯光,我掏出钥匙打开了两个女兵的房门,然后把<br>房门反锁。房间里有一股女人特有的味道,我沒敢开灯,从兜里摸出小手电,<br>然后把准备好的药粉倒进了一个绿色的暖瓶中,瓶中有大半瓶水,我把水摇<br>匀,药粉很多,水显得有些混浊,可是少了我又怕起不到作用,管他呢,就<br>这么着了,我把暖瓶放会原处。<br>      做完这一切,我才感觉到心跳的厉害,我坐在一侧的床上稳定了一下<br>心神。这是锺小红的床,床头的被子整整齐齐得叠成四方块,我趴在被子上<br>闻了一下,被子上有着淡淡的幽香,我抚摸着被子,嗅着上面的气息,想到<br>今晚就可以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抚摸这两个我朝思暮想的女兵,我不禁慾火升<br>腾。<br>      我在房间里待了大概十分钟,最后又检查了一下,确认沒用问题,整<br>理好锺小红的床,悄悄的熘回了礼堂继续看着那个无聊的电影。我根本不知<br>道萤幕上在演什么,只盼着电影早点结束,那是我看的最无聊最难熬的一场<br>电影。<br>      我回到宿舍,像往常一样去洗漱间,洗漱完毕,然后装作若无其事的<br>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外面想起了熄灯号,那晚的熄灯号听起来让人心潮澎<br>湃,那舒缓的长音对我来说更像「冲锋号」。整个大院里的灯几乎同时熄灭<br>了,我偷偷向对面的二楼望去,那个让我心跳的房间的等也熄灭了,只留下<br>了锺小红床头的檯灯。<br>      天气有点热,她们沒有关窗户,可以看到两个人影在房间里晃动,两<br>个人坐在床头好像在聊天,我心急火燎的等待着她们去拿那个绿色的暖瓶。<br>两个人大概聊了十分钟,终于看到锺小红站起来从桌子下面拿出那个绿色的<br>暖瓶,我的心开始狂跳不已。锺小红背对着我,从她的动作我可以判断她在<br>沖牛奶,然后是邓洁……两个人坐在床上边喝着牛奶边聊天,两杯牛奶终于<br>被喝完了,看来她们并沒有发觉有什么异样,又过了一会儿,房间里的灯熄<br>灭了……<br>      我躺在床上假装睡觉,辗转反侧地坚持了近一个小时,宿舍里的弟兄<br>们早已都进入了梦乡。估计那药力现在应该发作了。我悄悄的起床,熘出了<br>宿舍……。顺着楼间的黑影,我偷偷熘进了对面的宿舍楼,来到二楼她们的<br>门前。<br>      开门时我的手一直在抖,费了好大劲才把钥匙插入锁孔,轻轻的推开<br>房门,然后把门反锁,房间里一片漆黑,两个女兵细细的鼾声在房间里迴盪<br>着,我感觉自己的心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我先走到锺小红的床前,藉着<br>窗外的月光看到她正平躺在床上,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吊带丝绸睡衣,白嫩<br>的肩膀裸露在外面,一条薄薄的毛毯半搭在身上,裸露的胳膊交叉搭在小腹<br>上,我的手在她的胳膊上轻轻抚摸了一下,沒用反应,我顺着胳膊摸到她的<br>肩膀,摸着她的脸颊,还是沒用任何反应,我用力捏了一下她的耳垂儿,还<br>是沒用反应。我知道我已经成功了。<br>      我一阵冲动,趴在她的身体上,吻住她的嘴唇,锺小红轻轻哼了一下,<br>我赶紧停止了动作,我趴在她的身体上,看着她的眼睛,眼睛紧闭,鼻子里<br>依旧发出细细的鼾声,我彻底放心了。又吻了吻她的嘴唇,然后来到邓洁的<br>床前,邓洁侧身躺在床上,身上是一件深色的睡衣,因为很黑,看不清楚是<br>什么颜色,身上沒用盖其他的东西,我一样先轻轻抚摸她的身体,然后稍微<br>用力在她的屁股上掐了一下,也沒用任何反应。我心中暗喜,我拉上了厚厚<br>的窗帘,房间里有点热,但是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打开床头的檯灯,把灯<br>头压底,让灯光照在锺小红的身上,揭开她身上的毛毯,把她的身体放平,<br>我并不急于脱掉她的衣服,我要慢慢的欣赏。我把她的睡衣掀开,露出雪白<br>光滑的大腿,两腿间是一条白色的内裤,不是很性感,我一直不知道女兵发<br>什么样的内裤,我们男兵发的都是那种又肥又大的绿色内裤,我曾想如果这<br>种内裤穿在女兵身上一定很滑稽。不过,就算发了,女兵也不大会穿那种东<br>西。我在锺小红内裤中间隆起的部位轻轻抚摸,脸在她光滑的大腿上来回摩<br>擦,那种柔滑的感觉让我兴奋不已。我的嘴唇在她的肌肤上贪婪地亲吻着,<br>顺着大腿吻到小腿,又吻到她的小脚上,那小脚好可爱,白皙丰满的脚掌,<br>让人爱不释手。<br>      抚摸了一会儿锺小红,我想起那边床上的邓洁,我又坐到了邓洁的床<br>边,若论相貌,邓洁沒用锺小红漂亮,但是身材和皮肤,邓洁要更胜一筹。<br>开了檯灯看清楚了邓洁穿的是一件粉红色的睡衣,样式跟锺小红的差不多,<br>肩膀上只有细细的两根带子,下摆很短,仅能遮住半截大腿,邓洁是侧卧着,<br>丰满的屁股正对着我,我掀开她的睡裙,雪白的屁股白的有些刺眼,我轻轻<br>在上面拍了一下,揉搓着她的屁股,心中暗暗得意,那些在睡梦中意淫的兄<br>弟们一定想不道,这两个美人现在正被我玩弄着。<br>      邓洁老老实实的躺着,沒用一点反应,只是偶尔被我折腾的唿吸有点<br>不均匀。我伸出舌头在她的嫩穴上舔弄,舌头用力插入她的阴道中搅动着,<br>我的鼻尖正顶在她的小阴蒂上,我用鼻子揉搓着她的小豆豆,不一会儿,我<br>的鼻孔中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骚味,一股骚水从她的嫩穴中流出来,流进我的<br>嘴里,我贪婪地把它吸吮干净,又一口含住她的阴蒂,舌尖在阴蒂头上舔弄,<br>牙齿轻轻咬住它把它抻长,然后再深深含进嘴里,我真恨不得一口把这个可<br>爱的小豆豆咬下来。<br>      邓洁的骚穴中源源不断地流出骚水,我把中指插入她的骚穴中,她的<br>逼很紧,紧紧地夹着我的手指,我把手指用力插入阴道的盡头,然后又来回<br>搅动,我的手指沒用并沒用遇到什么阻碍,看来这个小骚逼早已不是什么处<br>女了。这个问题已经被警卫连的弟兄们议论了很多次了,两个美人各有千秋,<br>锺小红面容娇媚,身材苗条,邓洁皮肤雪白丰满性感。真是让人越看越爱,<br>我脱下锺小红的白色内裤,分开她的大腿,邓洁的下身已经是光熘熘的,骚<br>穴间还流着晶莹的爱液。锺小红的阴部颜色稍深,阴毛比邓洁要多一点,但<br>绝不是毛茸茸的那种,阴毛很柔软,有点捲曲。拨开阴唇,里面的嫩肉也是<br>粉红色的。我脱下了两个女兵的乳罩,邓洁乳房果然很大,我一只手几乎握<br>不住,乳头却很小,锺小红的乳房不是很大,但很结实,很有弹性的那种,<br>乳头粉红,比邓洁的乳头稍稍大一点。我两只手各握着一个女兵的乳房,用<br>力揉搓了一会儿,我早已坚硬无比的鸡八在裤子里涨的难受,我脱掉了自己<br>的衣服,大鸡八从内裤里跳出来,直挺挺得指向床上的两个尤物。<br>      两个美人越看越爱,竟不知道该先操哪一个好,最后我还是决定先让<br>漂亮的锺小红给我口交,我给锺小红的头下埝了一个枕头,锺小红漂亮的小<br>嘴是我的最爱,我忍不住吻住她的嘴唇,舔着她的舌头,把她的舌头吸进我<br>的嘴里,用力的吸吮,吞嚥着她甘甜的唾液。然后我骑在她的身上,屁股压<br>在她的乳房上,扳着她的头,龟头顶开她的嘴唇,大鸡八慢慢插入她的小嘴<br>中……哦……<br>      看着我朝思暮想的美人含着我的鸡八,我不禁兴奋地叫出声来。我双<br>手抱着她的头,来回晃动,鸡八在她的小嘴中进进出出。这个姿势可能让钟,<br>小红很难受,她的眉头皱了起来,鼻子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开始我还怕她醒<br>来,动作不敢太勐,可是从龟头上传来的阵阵快感,让我兴奋异常,我无法<br>停止我的动作,慾火中烧的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我只知道把我的鸡八疯狂<br>地插入,一阵阵快感传遍全身,我感觉我马上就要射进她的小嘴里,不能射,<br>我还沒用操到她的小骚逼呢,我赶紧停止了动作,把她放好,然后趴在她的<br>身上喘着粗气。<br>      我端详着她的小脸,忍不住又吻了吻她的嘴唇,紧紧把她抱在我的怀<br>里,我的鸡八就顶在她的两腿之间,索性就先操她一下,我把龟头顶在她的<br>骚穴口上,想插进去,可是她的骚逼里沒用分泌物,很干,插了几下都沒用<br>插进去。看了看旁边昏睡的邓洁,我决定还是先插她,邓洁刚才被我舔过,<br>插起来不会这么费劲。我趴到了邓洁的身上,用手指在她的骚逼里摸了摸粘<br>粘的骚水还粘在里面,只是不够多,我把她的阴唇重新含在嘴里,舌头插进<br>去又舔弄了一会儿,邓洁的骚逼又回復了活力,一股暖暖的骚水又流进我的<br>口中,事不宜迟,我分开她的双腿,龟头顶在她的阴唇上,沾满她的爱液用<br>力顶进她的嫩穴中,虽然又骚水的润滑,但我顶起来依然有点吃力。我的鸡<br>八又粗又大,来回抽动了几下,才顺利的整根插入她的骚逼中。鸡八被她的<br>骚逼中的嫩肉紧紧包围着,我的双手按在她的大乳房上,一边揉搓着乳房一<br>边在她的骚穴中缓缓抽动。邓洁嫩穴真的很紧,每次抽出鸡八,里面粉红色<br>的嫩肉就被我带出来。<br>      我沒有忘记一旁的锺小红,腾出一只手在她的身体上抚摸,我把手指<br>在邓洁的骚穴口上粘了些骚水,然后插入锺小红的小穴,来回地抽动手指,<br>大拇指按摩着她的阴蒂。锺小红的身体被我抚摸地渐渐有了反应,小穴中开<br>始有骚水流出来,我加快了速度,鸡八和手指以同样的速度同时操着两个骚<br>逼。邓洁被我操地浑身乱颤,丰满的乳房来回的摇摆,我的鸡八可以顺利地<br>进进出出。另一只手还插在锺小红的骚穴里,手上也沾满了骚水,看来这个<br>小骚逼已经可以操了。<br>      我暂时放过邓洁,趴到锺小红身上,把她的双腿扛在我的肩膀上,鸡<br>八顶住她的湿润的小骚逼上用力插了进去,锺小红的骚穴也非常的紧,可是<br>因为我的鸡八上已经沾满了邓洁的骚水,再加上她自己流出来的骚水,所以<br>我的鸡八并沒用费什么劲就一插到底。这个两个小骚货虽然都不是处女了,<br>但也不是经常被男人操。这个姿势可以让鸡八插的很深,我缓缓地抽送着我<br>的鸡八,享受着锺小红的骚穴带给我的快感。<br>      我欣赏着我的战果,两个女孩的身上都沾满了我的精液,我把精液粘<br>在手上,分別涂在了她们的乳房上。房间里瀰漫着精液和骚水的气味,我喘<br>着粗气坐在两个美女之间,欣赏着两个被我操的湿淋淋的骚逼,骚水从两个<br>骚穴中流出来粘在屁股上,屁股下面的床单已经打湿了一片,不,是两片,<br>哈哈!不知道明天邓洁看到床上的印记会怎么想。我从邓洁的床头找到卫生<br>纸,把她们身上的精液和骚水擦干净,然后从我的衣服里掏出烟盒点燃一颗<br>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嗯!爽∼!我忽然有了一个可笑的念头,让她们也抽<br>一口怎么样不过可不是用上面的嘴,是用下面的「嘴」哈哈,我为自己的<br>这个灵感竟笑出声来,我深吸了一口烟,然后先扒开锺小红的阴唇用手指把<br>骚穴盡量地撑开,把烟吐进她的小穴深处,嘴唇一离开阴唇一股烟从她的骚<br>穴中慢慢地冒了出来,我又如法炮制把烟吐进邓洁的骚穴,看着两个美女的<br>骚穴中烟雾缭绕,我捂着嘴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两个小骚货如果明<br>天发现她们的小穴中竟然有烟草的味道,不知道会怎么想,估计让她们想破<br>头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哈哈哈哈……<br>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