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第一章 贱奴小潘<br>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抽着烟,一言不发的望着正在梳妆台边化妆的娜娜。成<br>熟女性的曲缐被紫色的紧身一步连衣裙包裹的凹凸有致。侧过脸来,白净、精致。<br>「老公,你确定这个人值得信任吗」我站起身,来到娜娜的身后,握着她<br>的双肩:「放心吧,老婆。不然我也不会让他来了,你会喜欢他的,別紧张,好<br>吗」「那好吧……只要能帮你,我都会去适应的。」「乖。」我吻了一下娜娜<br>的额头,给以安慰。<br>我又重新返回到沙发坐下,点燃一根烟。我又何尝不紧张呢,虽然今天这个<br>男人只是个奴,只是我们夫妻性生活的一件助兴工具,但这样的体验毕竟还是第<br>一次。我是否有足够的掌控力能够HOLD住整个局面是个很大的问题。还有就是,<br>对我的病情是否真的有用处……<br>一段时间以来,在夫妻生活中我越来越力不从心,也就是人们说的ED. 去了<br>很多医院,医生都告诉我沒有器质性的病变,也就是说不是生理问题。之后看了<br>心里医生,心理医生建议我们需要爲性生活增加情趣,更多的了解彼此的身体,<br>积累愉快的性生活来让我建立信心。<br>我自己也在网上搜寻一些这方面的资料,鬼使神差,在网上了解到了SM. 意<br>外的是对此我一点都不排斥,反而有种激动,性趣也特別高。<br>在内心矛盾了很久后,我坦诚的告诉了妻子,给他讲解了一些SM的理论和规<br>则。娜娜虽然对此一窍不通,不过她觉得只要可以帮我,只要是安全的、卫生的,<br>也不妨可以一试。<br>于是才有了今天将要发生的事情。<br>「叮咚」门铃响了。<br>娜娜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不知所措的望着我。<br>「別紧张,亲爱的,你先回房。」我定了定唿吸,打开了门。<br>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男孩,精心倒持过的短发,还能闻到发蜡的香味。一张<br>稚气未脱的脸,白净,皮肤很好。身高和我一般,175 左右,偏瘦。这样的小白<br>脸,我想他一定很受女同学欢迎。<br>「来了啊」「恩,叔……哥哥,好。」「你想叫我叔叔!我有这麽老吗<br>呵呵」「不不不,哥哥好,比我想象的年轻好多。」相视一笑,让气氛暖和了不<br>少。<br>让进屋,沙发坐定,我先开口。<br>「小潘,你嫂子在屋里,一会儿我会介绍你认识。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三个<br>要求。」「成哥,您说,我听您的。」小潘低着头,玩弄着自己的指甲。真是个<br>老实的大男生,让我觉得很满意。<br>「第一,你要完全接受我们的指令,不可以违背。当然我们不会伤害你。<br>第二,沒有得到允许,你不能对我们,特別是你嫂子做过分的行爲。<br>第三,今天的事情只有我们三个人可以知道,你懂我的意思吧「」放心吧,<br>成哥。我懂规矩的。「」好,那麽我们开始吧……我去拿工具,你……你脱衣服<br>吧。<br>    第二章女主人<br>回到客厅的时候,小潘已经一丝不挂的坐在沙发上,见到我出来立马站起身。<br>年轻真好,我打量了一下,干净,清爽,略有缐条。值得一提的是,小潘虽<br>然人瘦,但是鸡巴一点都不小,或许是因爲他的阴毛刮的很干净的缘故,坦白讲<br>疲软状态下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很干净,白白嫩嫩的一条。<br>「跪下,把它带上吧。」我甩过去一条事先准备好的项圈。<br>看着小潘很听话的带上了,跪在那里。我起身往里屋走。<br>我拉着娜娜的手来到客厅,娜娜娇羞的躲在我的身后。我用手环抱着妻子到<br>沙发坐下。<br>「小潘,擡起头来,让女主人看看你。」「是,女主人好,贱奴给您请安。」<br>「哈哈,主人贱奴老公他爲什麽跪着啊……」「他是你的奴隶,在主人面前<br>当然要跪着呀!」「奥……这样……看着蛮好玩的。」娜娜一手捂着嘴吃吃的笑,<br>看来她对小潘并不讨厌。<br>「来,贱人还不快伺候你的女主人!」我下了命令。<br>小潘恩了一声,往前爬了两步,伸出舌头开始爲娜娜舔脚。娜娜躺在我的怀<br>里娇羞不已,时不时又被痒的花枝乱颤:「啊……痒死了……哈哈哈……讨厌…<br>…」我往边上的沙发挪了挪,故意隔开一点距离旁观这一副美景,顺便点起一根<br>烟。<br>妻子斜靠在沙发上,仰着头,闭着眼睛,从脸部神态来看,已经从刚才的瘙<br>痒转而有些享受起来。沙发下,一个白花花的身体正勾隆着,像狗见到骨头一样<br>的忘情舔舐。<br>自己的设想变成了现实,心里长长的输了口气。当然这不是我要的全部,好<br>戏还在后头。<br>「啊呀!」突然妻子大叫了一声。<br>随后就传来小潘的道歉声:「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对不起主人,奴才不是<br>故意的。」「怎麽啦!」我大喊道。<br>「老公,沒事,可能是他的牙齿刮到我了。」「该死的东西!!看我怎麽收<br>拾你!」我随手操起一根散鞭朝小潘走过去。<br>「主人饶命,贱奴不是故意的,主人……啊!」我的鞭子还是应声打破了他<br>原本白净的背部,留下一道艳红的血印。<br>「老公!饶了他吧,他不是故意的!」妻子爲他求情起来。<br>「不行,不教训他,他是不会记住的!这种贱东西就是要好好调教的。」说<br>话间,我又是一鞭子下去,回应的又是一声惨叫。原来施虐真的会让人兴奋,这<br>是我此时此刻的感受。<br>「老婆,你来。」我把鞭子递给娜娜。<br>「我算了吧,我不敢……」「那我就打死他!」我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br>「哎……老公!」娜娜拉住我的手臂,犹豫了一下:「那我来吧。你下手重,<br>你会打坏他的。」「好,那你来。」我回到刚才的位置坐下。我很乐意看到妻子<br>这样做,这样她才会有参与感,才会越来越像个女王。<br>妻子站在原地,握着鞭子,爱怜的看着脚下的小潘又看看我,甚是爲难。<br>我朝她努了努嘴,示意她。<br>妻子一咬牙,一闭眼,一挥圆臂,鞭子落在了小潘身上,却完全沒有力道。<br>我忍不住笑出来:「哈哈,老婆,你是在给我们的小奴隶挠痒吗!」妻子<br>立马羞红了脸,朝我怀里扑来:「讨厌,人家确实下不了手麽,嘿嘿」「算了,<br>算了。贱狗,今天就看在女主人的面上,放你一马。还不快谢谢女主。」「是。<br>贱奴谢女主恩慈,主人不但长的漂亮,心地更好。贱奴以后一定好好伺候您!一<br>定听您的话!」一边说,一边磕头。<br>「呵呵,恩,小嘴还真甜。」对于小男生的讨好娜娜很是受用。<br>「老婆,小贱的嘴巴可不光是只会甜话这麽简单奥。」我凑近娜娜的耳边:<br>「他给我的邮件里说,他的嘴可以让女人……」<br>第三章高潮<br>「高潮!!」话音刚落,妻子立马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涨红了脸。<br>「是的,你想试试吗」我在一边煽风点火。<br>「这……不好吧……老公你肯啊……」娜娜话虽这麽说,但是视缐已经转移<br>到了小潘的身上,眼神中写满了期待。<br>「肯啊,爲什麽不肯。只要老婆高兴,我就肯。」「不行,不行,还是不要<br>了。一会儿好丢人的……」我握着老婆的手,安慰道:「这里只有我们3 个人,<br>一个是你的男人,一个是一只下贱的狗。不要怕,另外这样会让我很兴奋的……」<br>「真的吗老公」「是啊,你忘记我们叫他来的目的了吗」「那……那……那<br>好吧。」「太棒了,来,娜娜,你坐到这里来。」我拍了拍沙发中间的位置,在<br>娜娜坐下的时候,我随手将她的裙边往上褪。<br>妻子正要开口,我立马堵住了她的嘴:「不这样,它怎麽舔的到呢放心吧<br>~ 老公在边上呢。」一早我就叮嘱过娜娜不需要穿内裤,此时她的下体完全呈现<br>出来。<br>「来,贱人,要是做的不好,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知道了,主人。」出<br>乎我的意料,小潘很有技巧的从大腿根部舔起,接着大阴唇,娜娜的阴唇被小潘<br>吸在嘴里允着,妻子则面红耳赤的发出呻吟。<br>太厉害了,居然还沒有碰触到女人的阴部或是阴蒂就已经让人欲仙欲死了。<br>以往我都是直接舔娜娜的阴蒂让他获得高潮的。小潘的口舌功夫果然比我厉害,<br>何况他才20岁。真不知道他的这些经验是那里来的。<br>此时,我发现妻子已经不再是躺着被动的被舔,她的屁股离开了沙发向上擡<br>起,还有节奏的往小潘的嘴上顶。脸上也有了欲求不满的难忍,小潘这才将计就<br>计的开始用舌尖有意无意的划过娜娜的阴蒂,时而又绷直了舌头在阴道口来回抽<br>插。<br>「啊……对……就是这里……恩啊……」「不要……讨厌……受不了了……」<br>见状,我知道娜娜已经彻底迷失在情欲中,故问:「怎麽啦老婆。」「痒……<br>老公……好痒……好舒服……」「哈哈,到底是痒还是舒服啊」「恩……恩…<br>…里面好……好痒……但是好舒服……」娜娜已经渐入佳境,我自然也不能閑着。<br>我立马将自己脱的一丝不挂,开始套弄。<br>不知是不是因爲沙发的角度问题,娜娜突然坐起身,随后撅起屁股趴在了沙<br>发背上,一边说:「来,贱贱,这样舔,这样舔姐姐,快来!」看着娜娜丰满的<br>屁股高高撅起,股间一抹褐色殷红完全暴露,早已水漫金山。<br>要知道娜娜一直算是比较保守的女人,在我的记忆中也沒有几次如此的主动。<br>今天却……莫非……一种不好的感受让我顿时阴霾了,难道自己的技巧真的不如<br>眼前这个20岁的男生。<br>再看小潘已经吻上了娜娜的阴部,由下至上有节奏的舔着,不放过任何一寸<br>肌肤。娜娜眉头紧锁却红晕浮上,满是媚态。双手也自然的托起自己的双乳不住<br>的揉捏,食指和拇指有意无意的按搓着自己的乳头。<br>「女主人,贱奴还有更厉害的,您想试试吗」「要……我要试……我要!」<br>还沒等我开口,妻子已经接近于嘶吼般的喊道。<br>只见小潘张开嘴将娜娜的阴蒂整个包裹,从他凹陷的脸颊看来,更像是吸。<br>口腔中舌头分磙,伴随而来的是娜娜歇斯底里般的喊叫:「啊!!!」娜娜张着<br>嘴,确半天沒有再突出一个字,只要脸上的肌肉传达了她身体的愉悦。刚才迷离<br>的眼神转而变成双目圆瞪。这个场面我只在AV女优身上看到过,是那种超出身体<br>极限快感后的惊恐。<br>娜娜的阴蒂在类似一个真空的状态下坚持了一分多锺,整个人瘫软下来,丰<br>满的双乳随着胸部剧烈的起伏而颤抖,整个臀部勐烈的起伏着,左摇右摆。很明<br>显,她高潮了,强烈的高潮。<br>小潘很识趣的跪倒一旁,嘴角微微上扬,我能感受到他不想外表的得意。<br>「老公。」娜娜有气无力的叫我。<br>我一回头看到的画面,在日后很多时间内成爲了我心头的痛。<br>我看到的是一个披散着头发,写满满足的眼神,白里透红的脸颊……最重要<br>的是……是她的嘴角边挂着明显的口水,布满了这个下颚,有的甚至垂到胸前。<br>妻子居然被一个奴隶舔到高潮,舔到失控,舔到口水横飞……<br>「老公!」「娜娜,我在。」我走上前去俯身把她拥进怀里。<br>伏在我的耳边,我仍可听到她缓缓的喘着粗气。<br>「舒服吗」我违心的问道。<br>「舒服,从来沒有这麽舒服过。好勐烈。」说罢,她扭过头看了看跪在脚下<br>的小潘,眼中内容丰富。我看到了愉悦、感激甚至……甚至还有崇拜。崇拜!!!<br>